华业资本才成立追偿小组 百亿债权成“罗生门”

才披露8.88亿元应收账款债权无法收回、并成立追偿小组的华业资本(600240,SH),又在27日有了新进展。目前,华业资本百亿规模的应收账款债权正演变成“罗生门”。

华业资本债权罗生门
华业资本债权罗生门

华业资本在27日晚间公告中表示,债务人否认存在相关债务,并直指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上述债务并不真实。与此同时,相关债权的转让方恒韵医药尚无合理解释,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未能取得联系。公司拟委托律师对恒韵医药及李仕林向有关机关报案

9月28日,记者前往恒韵医药办公地点后看到,公司仍在正常营运状态,但有员工告诉记者,当天公司领导都没在。对于其他信息,多位员工不愿进一步透露。

行政人员:公司领导不在

9月25日晚间,华业资本对外披露8.88亿元应收账款债权无法收回、并成立债务追偿小组,仅隔两日,债务追偿小组工作有了进展。

华业资本在27日晚间披露的公告中指出,公司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的,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

华业资本聘请的律师认为,恒韵医药存在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截至目前,恒韵医药尚无合理解释且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未能取得联系。公司拟委托律师对恒韵医药及李仕林向有关机关报案,追究其法律责任,尽全力追回公司财产,保护上市公司中小股东利益。

资料显示,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达101.89亿元,且全部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处受让获得。华业资本表示,公司测算未来三年债务到期偿还情况时,已将应收账款债权回款及所投资的优先级本金考虑在内,如果应收账款无法按期回款,公司将面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的风险。

9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申基会展国际B座26层,这一整层均为恒韵医药所在地。

在记者表明身份后,一名公司行政人员显得尤为谨慎,直接表示:“公司领导当天都不在,可能你也了解不到你想了解的东西,我们所有的东西都不清楚,我们都(只)是员工。”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因为临近节假日,公司当天员工人数也不多。当记者提出希望预约时间对公司领导进行采访时,对方则表示:“现在不方便联系领导。”

事实上,恒韵医药在该楼的25层同样有办公场所,该楼层也是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所在地,后者正是华业资本在2015年以21.5亿元从李仕林手中收购的公司。记者来到25楼,多位员工向记者表示,恒韵医药和捷尔医疗就是同一家(公司)。在记者表示想找恒韵医药前台时,公司员工则将记者指引到了一处挂着捷尔医疗牌子的前台,但彼时前台没有工作人员。

“今天公司领导都没在,只有部门领导在。”一名公司员工告诉记者,“25楼是(恒韵医药的)业务部门,26楼则是行政管理部门”。

债务人均为军队医院

按照华业资本2015年披露的《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李仕林的住所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马支路105号。2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按照上述地址来到位于沙坪坝区天马支路的兴宇花园小区,105号就是小区内的105号楼。

兴宇花园建成于2001年。记者在105号楼门口询问多位小区居民,均被告知没听说过有“李仕林”这个人。小区大门的保安则告诉记者,其也未听说过“李仕林”,而且小区已经建成多年,很多原有业主也已经把房子卖了,其经常能在小区看到一些新面孔。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应收账款债务人的三家医院,均为军队医院。华业资本也曾表示,以李仕林为核心的经营团队在重庆等区域具备近16年的医药商业从业经验,积累了大量的优质资源。

目前,李仕林还是华业资本的第二大股东,总共持有后者2.18亿股股份,按照9月28日收盘价5.46元/股,总市值达11.92亿元。但是,李仕林在2016年8月取得华业资本股份后,当月便将所有股份质押给了工银瑞信和英大信托,质押期限均为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