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第四个连续跌停 华业资本百亿应收款风控遭质疑

二股东上百亿应收账款骗局继续发酵,华业资本(600240,股吧)(600240)面临股债“双杀”——股价昨日走出第四个连续跌停;8日华业资本“15华业债”盘中一度大跌25%,当晚公告“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偿付存不确定性。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又存风险,补充质押后持股已全质押。躺枪投资者开始质疑公司收购二股东的恒韵医药形成百亿应收款时的风控,并欲索赔。

华业资本风控遭质疑
华业资本风控遭质疑

控股股东股权全质押

又是“一字”跌停,二股东巨额应收账款骗局曝出后,昨日是华业资本股价连续第三个“一字”跌停和连续第四个跌停。债市上,华业资本也是凄风苦雨,8日,华业资本公司债“15华业债”一度大跌25%,最低曾触及75元,之后被上交所临停,最终收跌2.01%,而就在8月31日其还创下111元的历史高点。

8日晚间,债市投资者又迎重击。华业资本公告本应10月13日(此日为假日,顺延至10月15日)兑付的2017年第一期短融债“17华业资本CP001”,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债券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风险。

就在昨日,华业资本公告9月28日控股股东所持的公司股份1055.50万股进行了补充质押,补充质押后华业发展持有的公司股份3.34亿股(占总股本23.44%)已全部质押。

这意味着控股股东持股悉数质押后,华业资本股价又迎来了两个跌停。加上二股东上百亿应收账款骗局还在不断发酵,令公司已出现债券兑付危机,笼罩在阴霾之中的华业资本股价前景不妙,如果控股股东的资金又出现问题,其股权质押风险不容忽视。

风控遭质疑投资者欲索赔

大众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在截至上半年底华业资本的巨额应收账款存量中,高达101.89亿元自公司二股东李仕林控制的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二股东上百亿的应收账款骗局伴随着股价连续跌停,受伤的投资者对华业资本不满之声渐起,矛头直指公司存风控等治理问题,并有索赔意愿。

昨日上午,名为“njt007”的用户在股吧里抱怨,“亏了足足13万,再两跌停我就要彻底爆仓了,炒股五年,第一次踩雷。”同日下午,名为“耐心的南希”的用户在上交所互动平台上问道,“公司成立应收账款追讨小组后工作进展如何?之前尽职调查时怎么没发现呢?二股东李仕林联系到了吗?如果追讨不回来了,有什么应对预案?”

再如名为“小雨116”的用户节前便在互动平台里质问公司,“公司在6月20号公布收购意向书中,恒韵医药也是其中的收购标的,三个月公司尽职调查在干啥?更可恶的同时还发布四份回购和增持公告,导致散户纷纷跟风买入。第一笔欠款发生在7月23号,直到最近两天才成立追债小组,这两个月公司管理层在干啥?希望公司高层对此作出合理解释并赔偿股民损失!”

投资者质疑似乎不无道理,有不愿具名的财务人士称,例如按照正常的财务逻辑,百亿级应收账款应有可与之匹配的历史销售收入,巨额应收账款如何形成和真实性在收购中应当有解释和尽职调查。而记者注意到,即便以华业资本今年中报显示,上半年销售收入前五客户中,公司9月28日公告称走访应收账款存问题的三个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中(图1),第二和第一附院分居第二、第三,销售收入分别为6420.46万元、4046.75万元(图2),与巨额应收款也难以匹配。

二股东间接留下12亿商誉

此外,记者查阅华业资本今年中报发现,制造百亿应收账款骗局、目前已失联的二股东李仕林,还通过捷尔医疗给华业资本留下了超过12亿元的商誉。中报显示,华业资本期末12.46亿元商誉中,来自收购捷尔医疗股权形成的商誉达12.22亿元(图3)。

2015年,当时名称还是华业地产的公司正是自李仕林处收购了捷尔医疗100%股权。根据当时重组方案,捷尔医疗将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药品、医疗器械、耗材等的主要供应商。华业资本今年中报中,除了曝出问题的恒韵医药应收账款,捷尔医疗也有6.79亿元的应收账款。

昨日,大众证券报记者就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风险、投资者质疑公司风控和可能索赔,以及捷尔医疗商誉、应收款等问题致电华业资本,但电话无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