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股价行情向好 再融资时间窗口已然打开(3)

从2017年初银监会启动“三三四十”(即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检查,到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出炉,再到新年银监会发文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这些监管举措都重创了银行理财、非标等表外业务。“监管去通道、去杠杆,银行表外资产回表压力比较大,未来一段时间银行资本金确实面临一定的补充需求。”许文兵说。

另一个让银行资本承压的原因是要满足资本监管要求。根据银监会安排,到2018年底,按照《巴塞尔协议III》,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分别达到8.5%、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

通过Wind查询显示,从去年上市银行三季度数据来看,资本充足率各项指标基本提前达标,个别银行处在红线边缘,如南京银行北京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91%和7.9%。

一些上市银行坦承有补充资本需求。如浦发银行在去年的定增方案中就预计,2018年末该行将面临450亿元至610亿元的资本缺口。中信银行在其回复证监会关于发行400亿元可转债问询时,虽未明示资本缺口规模,但也表示,除要满足资本监管要求外,加权风险资产的持续增长也使得该行存在长期资本补充需求。

“整体上看,银行的资本状况可以满足现阶段的业务发展需求。”许文兵表示,虽然中国银行资产增速还保持在较快增长状态,但还没到一定要通过发行普通股的方式来融资的时候,优先股等工具还有发行空间。当然,现在银行股价上升后,融资渠道更丰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