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银隆扩张产能 筹谋登陆资本市场

钛酸锂电池与磷酸铁锂、三元电池相比究竟孰优孰劣?从电池最重要的指标安全性考虑,钛酸锂一枝独秀。由于钛酸锂电池在高温、低温环境中均可以达到安全使用,也体现出其耐宽温(尤其耐低温)的重要优势。钛酸锂还有一个优势是快速充放电能力强,充电倍率高。

珠海银隆扩张产能
珠海银隆扩张产能

业内人士认为,钛酸锂的这些技术特点契合了新能源公交车、大型储能装备的需求。据记者多方求证获悉,珠海银隆正在扩张产能,并筹谋通过IPO方式登陆资本市场。

钛酸锂电池龙头珠海银隆集团最近动作频频。5月3日,该集团旗下广通汽车生产基地项目在兰州新区开工建设;5月9日,该集团南京产业园项目正式开建;另据悉,银隆在安徽合肥的产能布局亦初步敲定。如此密集扩产背后,是该公司正筹谋IPO。

这似乎是一场豪赌。在磷酸铁锂已经占据行业领先地位的情况下,能量密度低、材料成本高的钛酸锂产业发展难道能后来居上?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真的能支撑银隆登陆资本市场吗?近期上证报记者展开了实地调查。

钛酸锂老大全面扩产

银隆虽诞生于珠海,却将全产业链基地放在了河北武安市。

还未进公司大门,远远望去记者就已经被银隆在当地的产业规模所震撼。宽广的厂区、整齐的规划、颇具科技感的门楼,与武安这座小城的传统产业有些格格不入。要知道,毗邻邯郸和安阳的武安,钢铁、建材等高污染行业是纳税大户。

而现在,在武安新能源产业园里,已经见不到成排的烟囱、密集的工人、成堆的物料,取而代之的是绿地、新能源大巴以及偶尔见到的三两个作业者。目前,产业园拥有包括钛酸锂材料、电池、储能、新能源汽车四大产业,成为银隆旗下最重要的生产基地。

马书良是珠海银隆旗下的北方奥钛总经理,该公司负责整个银隆集团钛酸锂材料供应,钛酸锂电池的核心技术正是对这种材料的开发应用。

谈及钛酸锂电池的能量密度较低这一劣势,马书良明确告诉上证报记者,银隆纳米级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已经提高50%,成本也在降低,未来会是与磷酸铁锂、三元电池三分天下的格局。

“我们的电池已经做到第四代了,在能量密度提高50%的基础上,还要提高,比如通过改进钛酸锂材料、对电解液和正极材料以及负极材料最佳技术的配比,都可以提高能量密度。我们还可以在钛酸锂中添加石墨烯,进一步提高能量密度。现在负极材料成本已经降低一半,三元正极材料我们研究院也在自主研发,这些都可以大幅降低成本。”马书良表示。

记者了解到,河北银隆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扩产。在3000吨的钛酸锂材料生产车间,记者看到巨大的搅拌机正在作业。通过一根根管道,钛酸锂最终以粉末形式被工人们打包封装,全程没有任何粉尘污染和刺鼻气味。加上三期7000吨产能,银隆整个钛酸锂材料的产能已经达到一万吨。

马书良称,北方奥钛的钛酸锂基本供应银隆自用,由于电池产能扩大,对材料的需求猛增,而材料的扩产也会带动电池的扩产。北方奥钛即将上马两万吨钛酸锂材料,终极产能目标则要达到3-4万吨。目前,产业园已经开辟出110亩钛酸锂材料用地,另有160亩土地用于三元材料的建设,2017年底即可供应三元材料。

在电池产能方面,产业园已经拥有五大钛酸锂电池生产车间,年产能2.7亿安时,未来将上马年产14.62亿安时锂电池生产线项目,并最终做到100亿安时产能。

此外,银隆旗下的广通汽车邯郸分公司年产3000辆纯电动公交客车项目也在去年投产,未来其将实现年产3.2万辆各类纯电动专用车的生产能力;而储能模组产能在未来也将实现年产200MWh的规模。

行业老二“引而待发”

相比珠海银隆的密集扩产,位居钛酸锂行业产能第二名的四川兴能集团则是有条件扩产。

兴能集团下属的材料、电池、充电运营公司均设在四川省剑阁县。集团旗下的新材料公司营销总监代洋杰给记者当起了向导:“这上边原来都是山,我们全部给它推平了用来建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见远处的挖掘机正在作业,显然还有项目在建设。

记者了解到,兴能新材料是国内仅次于银隆的钛酸锂材料生产企业,2013年3000吨材料生产线已经达产。但受限于市场需求,2016年材料产量不到一千吨,生产线没有完全释放,不过增长速度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