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达集团二次拍卖股权:打八折仍未有人报名竞拍

首次流拍后,长城动漫第三大股东四川圣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达集团”)的股份,将被再次拍卖。11月5日晚间,长城动漫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获悉,圣达集团所持公司1000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06%)。

股权
股权

将于2018年11月21日10时至2018年11月22日10时在乐山市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第二次公开拍卖,起拍价为3850万元。相比首次拍卖,此次的标价几乎打了八折。

必须强调,长城动漫11月6日收盘价4.09元/股,当日跌幅1.45%,与二级市场的价格相比,二次拍卖的价格仍然很有优势。不过,记者注意到,截止到当日发稿前,仍未有人参与竞拍。至于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是否会参与拍卖,记者于11月6日致电长城动漫公开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打八折二次拍卖

据了解,此次拍卖涉及的1000万股股份为圣达集团发行企业债而质押给天津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以下简称“天津银行成都分行”)的股份。

根据乐山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17日出具的《执行裁定书》,乐山市人民法院在执行天津银行成都分行与圣达集团、陈永洪、陈国、陈学容、赵淑群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一案中,于2017年5月8日向上述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履行四项义务。

而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3日将冻结的长城动漫1000万股股份移送至乐山市人民法院,并裁定拍卖被执行人圣达集团持有的长城动漫1000万股股份。

记者翻阅拍卖平台信息显示,长城动漫1000万股份曾于今年10月份进行过首次拍卖,当时的起拍价为4810万元,当时有41人设置提醒,2630人围观,但并未有人真正出手参与竞拍,因此这场拍卖最终流拍。

而二次拍卖的信息显示,上述股权市场价为4810万元,起拍价为3850万元,比上一次便宜了960万元,相当于打了八折。记者注意到,截至11月6日,已经有5人设置提醒,尚未有人报名参与竞投。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长城动漫的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对于上述拍卖有优先购买权,如若长城集团未参与竞买,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换句话说,在第一次拍卖时,长城集团已经作出放弃竞买的动作。

实控人100%股权质押引担忧

资料显示,截至11月5日,圣达集团持有长城动漫1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06%,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2014年7月20日,圣达集团曾与长城动漫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在《股权转让协议》签署之日至圣达集团股权转让手续办理完毕的期间内,圣达集团委托长城集团管理其所持有的1000万股股权。在托管期间内,长城集团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全权行使圣达集团该项股权的股东权利,并履行圣达集团该项股权的股东义务。圣达集团、长城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构成一致行动关系。

如果此次拍卖完成后,长城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由原先的8191.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07%)减少至7191.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01%),公司控股股东仍为长城集团。

长城动漫表示,由于圣达集团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圣达集团所持公司股份全权委托长城集团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和义务,故本次司法拍卖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决策和日常运营产生负面影响。

此外,记者注意到,下半年以来,长城集团与赵锐勇频繁补充质押。截止到10月23日,长城集团持股6861.97万股,其中已质押6165.93万股,占比89.86%。而赵锐勇持股为330万股,已质押330万股,占比100%。

长城影视表示,长城集团资信状况良好,具备资金偿还能力,所持有的股份暂无平仓风险。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长城集团及赵锐勇先生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补充质押、提前还款等措施应对上述风险。

高质押率仍然引起担忧,一位长城影视的股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控制人股权100%质押的情况并不多见,如果股价下跌,也就没有再质押的空间。“我肯定会担心风险问题,如果不是‘套’在里面,(我)早跑了”,他说。

利润断崖式下跌

“套”住,通常是股民意味着高点买入,股价下滑后的表述。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长城动漫市值缩水50.6%。该公司总市值仅剩13.4亿元。

从业绩方面来看,公司的表现也不理想。根据长城动漫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03.47万元,同比下滑51.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62.1万元,同比下滑156.5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5403.55万元,同比下滑389.12%。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91.66万元。

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20.32万元,同比下滑66.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01.04万元,同比下滑339.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1332万元,同比下滑774.46%。

对于营业收入的下滑,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管理层通过提高内部激励、提升内控管理等方式维护现有子公司的可持续稳定发展,但受到国家宏观政策影响,子公司新游戏无法上线,代理和运营游戏数量同比减少;同时,原游戏生命周期陆续到期,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受到较大影响。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下滑,主要系收到政府补助减少所致。

实际上,长城动漫的前身为“四川圣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原本是主营生产销售焦炭系列产品的传统行业,2014年跨界并购浪潮中,转型成为涵盖动漫设计、制作、动漫游戏、创意旅游和玩具销售等动漫业务的文化类企业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文旅板块被低估,主要是动漫内容变现方面普及度不够。随着社会发展,动漫文旅在国内仍然具有很大的探索市场,尤其是长城动漫主营中的衍生品项目,正在逐渐成熟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