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重组发力方向明确 锁定钢铁煤炭等四领域

央企重组发力的方向越来越明确。3月9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一场发布会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围绕凝聚力量、结构调整,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方面,不重组肯定是不行的。

央企重组发力方向明确
央企重组发力方向明确

发布会并未透露新一轮央企重组的名单。但按照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的说法,“今后,我们仍然要坚持成熟一户、重组一户的原则”。

“从发布会上能看出,重组的4个行业是非常明确的,这些行业都是去产能的重点领域,产业集中度还需要进一步提高,这也体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张喜武表示,对中央企业的重组,我们不是搞行政的“拉郎配”,也不是搞简单的“归大堆”,更不是搞新的垄断,也不会出现一哄而起、大规模的“重组潮”。

央企业重组,根本目的是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同时不断地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重组锁定四大领域

央企在煤炭领域的重组,已初露端倪。近日,*ST新集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控股股东发生变更,公司名称拟由“国投新集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煤新集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划转后,中煤集团已成为*ST新集控股股东,国投公司不再持有*ST新集股份。

这被市场寄希望于作为煤炭央企改革第一股的*ST新集,顺利重组,将拉开央企煤炭重组的序幕。

事实上,重组的准备工作早已开始。一个迹象就是,去年7月中国国新、诚通集团、中煤集团、神华集团出资组建的中央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即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源公司”)成立运行。

而国源公司的主要任务是配合落实中央企业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推动优化整合涉煤中央企业煤炭资源,促进涉煤中央企业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结构调整和改革脱困。

另一家煤炭行业的龙头企业——神华集团,正在牵头做煤炭行业兼并重组方案。在去年年底的一场论坛上,中国神华董秘黄清说:“国家对于煤炭行业是非常重视的,煤炭行业神华一家独大,如果说整合基本就是神华牵头来做行业整合。”

“为此,国务院专门确定神华作为国有资本的试点之一,神华排在第一家,我们正在做方案,等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方案获批之后,在明年就会实施这个方案。”黄清称。

而钢铁领域重组也已有大动作。去年6月,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重组,3个月后,双方正式公布合并方案。宝钢集团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将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武钢集团将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据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马国强介绍,从体量和规模来说,宝武集团已经是全球产量规模第二大,“叫它航母也不为过。”

如今,宝武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占全国钢铁产量大概7%—8%,产能占有比例不到10%。更重要的是,宝钢和武钢重组之后,就可以从更广的范围,统筹考虑产能布局,大大地减少了重复建设和重复投资,重组后压减过剩的钢铁产能近千万吨。

“从实践情况来看,近三年来,中央企业的重组取得了阶段性的效果。”张喜武在发布会上说。

张喜武表示,从方向上看,坚持服务国家战略,更好地完成了央企所承担的使命责任;从布局上看,坚决落实化解产能过剩等产业结构调整的这一要求;从效果上看,优化了资源配置,促进了转型升级,提高了效率和效益。

李锦预测,分布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4个行业央企集团有十多家,在这些领域重组的央企已经爆发出活力,今年还会继续发力。

加大重组后融合力度

至于重组方式,张喜武表示,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适应行业产业发展要求,以市场为导向,采取各种有效的方式来推进中央企业的重组。比如,可以像南车、北车那样强强联合,也可以像中电投和国家核电那样优势互补。

“一种是横向的重组,一种是纵向的重组。前者可以实现强强联合,后者则是产业链补充的组合。”李锦称。

据了解,央企强强联合的思路主要是针对龙头企业进行整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家品牌”。而纵向的产业链整合,是按照产业链的相关性将某个行业上下游企业重组整合,延伸产业链,将外部交易内部化,降低企业中间成本。

重组效果已显现。中国远洋海运集团,重组前2013年到2015年两个企业平均每年利润之和是57亿元,重组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2016年就实现了160亿元利润,这种利润是在去年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创新低的情况下取得的,达到了重组之后“1+1大于2”的效果。

除了上述两种重组方式外,整体划入也是一种重要的方式。比如,像招商局和中国外运长航那样吸收整体并入式的方式进行重组整合,还有中冶集团整体划入五矿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央企重组不仅做“减法”,还在做“加法”。近年来,中央企业间共同设立基金、联合投资、交叉持股等资本合作日益加强,还采取像中国铁塔、中国航发新设的股权多元化、专业化的公司来进行重组。

“这四种重组方式以前国资委也提过,但这次不同的是,目前的侧重点是深度融合。”李锦注意到。

张喜武提出,要加大重组后融合力度。他说,两个企业重组不容易,但是重组后想融合好、达到预期目的,实实在在地讲更难。很多重组后失败的案例警示我们,重组只是第一步,重组后要加大融合的力度。

央企重组不仅要资本合、资源合、组织合,而且更要做到理念合、战略合、管理合,防止貌合心不合。

“也就是在物理变化的基础上加快化学反应,切实激发企业内生活力,不断地提高企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做大做强产业集群,真正地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集团。”张喜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