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亮剑”斩断违法生态链 “零容忍”一查到底

为实现上市目的,重组标的九好集团虚增收入和利润,有组织地系统性财务造假且手段隐秘,并以各种非常规手段对抗调查;上市公司鞍重股份为了卖“壳”,对重组标的的财务信息不做核实;相关中介机构出具专业意见为造假行为背书……近日,这条在重大重组过程中出现的“违法生态链”,被证监会“亮剑”斩断。

证监会斩断违法生态链

针对这起证监会调查的首例平台类公司涉嫌财务造假案,记者近日采访了相关办案调查人员,还原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细节。

一方面,重组标的公司九好集团从事后勤服务中介平台业务,其商业模式决定了调查组在供应商方面的取证工作量巨大,且对抗性极强,办案人员免不了与之斗智斗勇,轮番“过招”;另一方面,九好集团对资金流转进行了多重规避,造假资金链多且杂,如何抽丝剥茧通过账面资料和400多个银行账户信息来认定则是本案的重要关键点。

此外,中介机构“看门人”独立性缺失、诸多供应商诚信和法律意识薄弱等问题也在本案中集中凸显。监管人士表示,对于本案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的行为,证监会将深挖严查,发现违法坚决予以查处,不配合调查的机构和人员也将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监管“亮剑”斩断违法生态链

据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10日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介绍,近期,证监会查处了浙江九好办公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好集团)与上市公司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重股份)联手进行的“忽悠式”重组案件。

据悉,成立于2010年的九好集团主要从事后勤服务中介平台业务,为后勤服务供应商和客户提供居间撮合,并向供应商收取介绍业务成交金额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调查发现,2013年至2015年,九好集团为实现重组上市目的,有组织、有预谋地进行了大规模、系统性财务造假,通过虚构业务、虚设客户、虚签合同、虚减成本、虚构存款等手段达到虚增收入、利润的目的。

具体而言,九好集团在2013年至2015年涉嫌虚增营业收入,金额达2.65亿,其中,这三年虚增的营业收入金额占其披露的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93%、27.65%、38.49%,相应的三年虚增利润是2.55亿元,占其披露的利润总额比例的53.37%。而2014、2015年虚增的比例达到59.56%和59.43%;此外,调查还发现,九好集团虚增2015年贸易收入57万余元,虚构银行存款3亿元。

鞍重股份2016年4月23日公告了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披露了重组对象九好集团最近三年主要的财务数据,因这些数据涉及九好集团提供的虚假信息,证监会认定,九好集团及鞍重股份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目前,证监会已经向当事人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拟对九好集团、鞍重股份及主要责任人员在《证券法》规定的范围内顶格处罚,对本案违法主体罚款合计439万元;同时对九好集团造假行为主要责任人员郭丛军、宋荣生、陈恒文等人拟采取终身市场禁入以及5至10年不等的证券市场禁入。

层层隐蔽的造假手段浮出水面

据调查组人员介绍,该案最开始的线索来源于群众举报,直指鞍重股份的重组标的九好集团涉嫌财务造假。在“即时关注、即时分析、即时反馈”这一工作要求指导下,监管部门第一时间对群众举报线索进行核实,并对该事项进行立案调查。

证监会稽查执法人员总结说,这起性质十分恶劣的“忽悠式重组”案件有五个特点:

一是市场影响大。重组信息披露后,鞍重股份股价连续多个交易日涨停,涨幅超过200%。

二是造假涉及面广。九好集团2015年的供应商共计1300多家,仅查实涉及虚假交易的供应商就达200多家,分布于全国多个省市。

三是造假领域新。九好集团被媒体称为“国内第一个后勤托管平台”,主要从事居间撮合并收取服务费。前述人员指出:“与传统行业的企业相比,九好集团没有生产环节,没法从实物流中获取客观的证据,只能依赖于通过走访客户和供应商来确认其业务的真实性。”

四是造假隐蔽性高。为隐藏虚构业务,九好集团在银行账户之间设置“防火墙”,对与供应商之间的资金循环进行多重规避;采用多道转账等手法,在资金划转路径上进行了多重隔断,隐藏资金真实来源、去向。“九好集团和供应商之间的资金循环并未严格形成完整闭环,这在客观上增加了我们的调查难度。”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五是造假专业性强。以往案例中虚增银行存款一般采用伪造存单、虚构账号等手法;而在该案中,为了掩盖财务造假形成的资金窟窿,九好集团通过过桥借款、以定期存单质押开具承兑汇票等金融手段结构化地虚增存款,造假手法专业性更强。

而除了前述特点给调查组带来取证工作量大等困难以外,九好集团还采取了各种非常规方式对抗监管调查,让调查工作“难上加难”。

“调查过程中,九好集团采取删除电脑记录、隐匿业务资料、更换办公电脑等方式对抗调查,并通过各种渠道诬告、陷害调查人员,质疑我会执法公正性,试图迫使终止调查。”调查组人员向记者说道。

不仅如此,九好集团提供的1200家供应商联系方式中,错号、空号263家,查无此人或长期无人接听的210家,可以联系上的供应商中有92名相关人员不配合调查、直接挂断电话、百般推诿、不愿告知具体地址等。

据调查组人员介绍,配合造假的供应商大多与九好集团关系密切或存在利益关联,普遍抗拒调查,部分供应商采用报警、威胁、谩骂等方式驱赶调查人员,甚至出现个别供应商负责人抢夺证据、袭击执法人员的暴力抗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