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体制转向全口径流量管理 按揭贷款大概率受限

金融机构每年都要争抢的一季度“开门红”,今年的情况或许与以往不同。在宏观经济“L型”走势、不良资产继续承压、银行息差减少的背景下,银行对公贷款近年来不断萎缩。而2016年以来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却猛增,部分银行新增贷款的一半来源于此。

按揭贷款大概率受限
按揭贷款大概率受限

自2016年10月,全国多个城市推行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占银行新增信贷半壁江山的按揭贷款瞬间“冰冻”。在此情况下,2017年银行信贷资产如何配置,新增信贷投向何方,成为摆在各家银行行长面前的难题。

记者调研多家商业银行,了解其信贷投放计划。有股份行将信贷投放重点转向消费信贷和小微企业贷款,并继续寻找按揭贷款的结构性机会。而持有高成本负债端资金的中小银行,不得不谨慎对待2017年信贷投放,以避免资金成本和信贷利率出现倒挂。

信贷体制转向全口径流量管理

“我们的信贷体制是经济上行期时期制定的,现在经济处于下行期,有些体制需做出调整和改变。”一位国有大行高管指出。他所在的银行,2016年净利息收益率2.18%,比上一年下降了3BP。每降1BP,对应减少20亿元的利润,利差收窄压力大。与此同时,银行负债端成本上升(定期存款上浮1.3%,活期也有上升);贷款资产收益率下降。

因此,该行对贷款从以前的增量管理,即每年增加8000到1万亿的信贷,转向实行全口径的流量管理,特别是抓好定价管理,包括存款定价、贷款定价等。“国内银行利率定价较为薄弱,需要大大加强。另外,要提高资金运作收益,进一步稳定资产收益。”上述高管人士称。

他表示,贷款主要风险集中在钢铁、煤矿等行业。其中,生产领域情况较好一些,但贸易(钢贸、煤贸)领域风险非常大,因此贷款政策做了相应调整,该压缩的继续压缩。对过剩产能按照国家要求,有保有压,总体来看,央企的贷款情况较好,地方企业相对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