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揭贷款激增盛况或难再续 房贷增长模式结构待变

从2016年到2017年的这一轮楼市大潮使得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这一板块成为银行信贷投放的亮点。截止到今年3月30日,共计有13家A股上市银行陆续发布了年报业绩,其中大部分银行2016年的按揭贷款较2015年规模大幅度提高。

房贷增长模式结构待变
房贷增长模式结构待变

年报统计显示,13家上市银行按揭贷款总额12万亿元,同比增长33%。已经公布年报的上市银行中,除了江阴银行按揭贷款同比下滑31%之外,其他A股上市银行增幅超过50%,其中,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及交通银行均保持了三成左右的增长幅度,13家按揭贷款平均增幅46%。

不过,迅猛增长的按揭贷款在2017年调控密集加码的形势下陡生变数。日前,央行下发《做好信贷政策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将住房信贷政策作为调控房地产一揽子政策组成部分。随着全国各地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密集出台,在房贷首付比例、贷款利率房贷额度和审批时间等各方面银行都已经做出调整。

激增盛况或难再续

在去年去库存、货币流动宽松、低利率以及资产荒的背景下,一二线房价出现非理性推升,火爆的房地产市场给了银行个人住房贷款业绩带来大幅的增长空间。

截至3月30日,已经发布年报的银行分别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江苏银行、江阴银行、常熟银行以及无锡银行,共13家A股上市银行。年报数据显示,除了江阴银行个人房贷业绩同比下滑31%之外,其他A股上市银行则呈现出平均52%的增幅。

其中,民生银行2016年住房贷款达到2952亿元,较2015年的1140亿元增长了158.8%,是目前公布年报的A股上市银行中房贷增幅最大的银行。工商银行则以7000亿元的增长量傲居第一。

随着去年国庆节和今年3月份全国各地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密集出台,在首套房贷首付比例、利率、房贷额度和审批时间等各方面都已经收紧。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虽然现在个人住房贷款的需求还比较旺盛,但伴随着未来更多地方的限购措施的出台以及时间的推移,预计一季度以后购房需求会逐渐回落。总体来说,为了抑制投资和投机这种交易需求,整个房贷比去年要明显收缩,这个情况恐怕是出现概率比较大的。”

央行3月份下发的《意见》要求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加强对商业银行窗口指导,督促其优化信贷结构,合理控制房贷比和增速。

从银行供给端来说,随着央行去杠杆的推进,银行的资金成本未来将逐步上升。“在银行的各项资产当中,个人住房按揭利率相对比较低,实际上并不算一个收益特别好的资产。随着资金成本的上升,意味着银行更愿意把资产配置到收益更高的领域当中去,所以从银行的角度来讲,主观上投放的房地产市场的意愿也在下降。”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引起房贷需求的减少,资金成本的上升而导致银行供给的减少,两相配合,2016年住房按揭在新增贷款中的高占比和大幅增长状态恐在2017年难以复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3月10日曾表示,今年房贷还会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发展,但确实要适当平衡。

对于按揭贷款未来回落的情况,连平则认为今年可能有较为明显的回落,但不大可能出现急剧大幅度的回落。“回落到什么样的程度,还要看相关政策出台之后对市场需求带来的影响。虽然房贷过快的增长确实有潜在的危险和不合理的问题,但居民杠杆率不是很高,对按揭的承受能力还是有的。”连平认为。

同时,连平呼吁对于房贷的调整应该注重需求端的区别对待。除了继续严格管理投资、投机性质的购房行为,他认为,同时应支持自住型需求,满足首次置业和改善型置业的合理杠杆要求。

房贷增长模式结构待变

配合着房地产调控,占大头的个人房贷业绩大概率会出现调整,未来银行个贷业务如何应对?曾刚预计之前个人贷款按揭是占了绝对比重的,今年其他消费金融,占比可能会有所上升。

“汽车消费贷款和其他类的消费贷款,在过去几年中增长是非常快的。而整个个人业务对很多银行来讲也是板块布局中的重点发展业务。在房地产按揭受到限制的情况下,那么其他类型的消费支出占个人贷款的比重预计会有所上升。”曾刚表示。

在业务量级上,连平则认为个人信贷在中国发展比较好的也就是按揭贷款,而个人消费类包括汽车贷款在内的业务,都有发展,但还是一些小品种,整体需求比较有限,也有一些风险,与按揭贷款相比数量上差距太大了。

从银行整体信贷结构来看,有望向企业方面偏倚的客观需求。

房贷之所以在去年放得多,主要是企业端的有效需求太少了。风险权重方面,个人住房按揭比一般企业贷款要低,在没有什么好选择的情况下,一些资金成本比较低的银行尤其是大银行,会愿意把很多的资金配置到住房按揭业务上面去。”曾刚告诉记者。

面对日趋增大的业绩压力,未来房贷业务将会如何调整?连平认为今年可能会出现“跷跷板”的效应。“从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整个经济的运行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投资的需求还在进一步的上升。工商企业在今年以及未来的时间,对信贷的需求会有一定的增长,这样的话,银行可以在房贷这方面投入的份额部分转到工商企业上。”

从国家统计公布的2017年1~2月国民经济数据来看,1~2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平均上涨7.3%,1~2月份民间投资增长6.7%,后者比去年全年3.2%提高了3.5个百分点。3月中旬,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从今年1~2月份主要指标情况来看,实体经济的活力在增强,效益在好转,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下,市场环境趋向好转,供求关系有积极改善。

面对新形势的变化,曾刚认为这次房贷的调整对银行的收益来说不是坏事。“银行本身也是处于由于资金成本上升而需要作出调整的情况。随着企业贷款的增多,银行可能会把更多的资源配置放到企业信贷需求上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