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3个月遭“沽空” 天合化工被港交所除牌

上市3个月即遭沽空、保荐机构被罚巨款、为复牌被骗1.44亿元……停牌5年后,天合化工盼来的不是复牌,而是强制退市。

天合化工退市
天合化工退市

6月11日,天合化工被正式除牌,成为今年以来第13家被港交所除牌的上市公司。

“被除牌的公司往往都涉及严重的财务造假。”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港交所在2018年实施了除牌及上市规则改革,主要针对长期停牌公司给予18个月的缓冲期。根据上市规则第6.10A条,港交所可刊发除牌通告,列明补救期限,如果公司在期限内未处理相关问题,港交所可取消其上市地位或立即除牌。

上市3个月遭“沽空”

1992年,天合化工的前身义县精细化工总厂建立。2007年,天合化工集团成立。2014年6月,天合化工登陆港交所。天眼查显示,天合化工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润滑油添加剂和特种氟化物两大系列200余种精细化工产品。

上市伊始,天合化工股价曾一路走高,短短2个月即从1.8港元最高涨至2.54港元,涨幅高达41%。但好景不长,1个月后沽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Analytics)发布了一份长达67页的沽空报告,直指天合化工存在夸大盈利能力、税务数据存疑、两套账簿、防指纹剂产品不实等问题,并将其目标价降为0元。

受此影响,天合化工于2014年9月2日起停牌。当时,天合化工在澄清公告中称:“该报告是一个包含虚假信息、捏造本公司董事长签名及明目张胆的不实言论的组合,本公司相信其目的在于破坏本公司声誉及操控股份价格。”

尽管1个月后天合化工得以复牌,但复牌当日公司股价暴跌近40%,巨额市值蒸发。

为复牌被骗1.44亿元

2015年3月,天合化工因无法按时提交2014年业绩报告再次停牌。

2015年11月,港交所向公司提出复牌条件,包括公布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尚未公布的财务业绩等。此后,由于无法获得港交所准许,天合化工2015至2018年的年报和中期业绩一直未能按时公布,停牌至今。

停牌期间,天合化工并未聚焦公司被指的问题,反而动起歪心思,折腾了一出被骗闹剧。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显示,2015年4月至2016年期间,黄莉琳、付普良、杨有民等人以帮助天合化工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等理由,累计从天合化工骗取了1.44亿元人民币。直至2017年9月,天合化工才发觉受骗,委托关联公司报案。

2017年5月,香港证监会指令港交所暂停该公司的股份买卖,并开展调查。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若天合化工未能于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复牌,港交所可将公司除牌。经咨询香港证监会后,港交所同意暂缓至2019年10月31日。

但是,天合化工仍未能履行港交所提出的所有复牌条件。2019年12月,上市委员会决定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取消公司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2020年1月,公司寻求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上市委员会的裁决;5月29日,上市复核委员会维持“取消上市”决定;6月9日晚,天合化工予以公告。

“一般而言,停牌的原因包括不能维持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公众持股量不足、因重大失当行为而未能刊发财务业绩或内幕消息、财务报表附有无法表示意见及否定意见等,其中,后两条涉及财务失真或造假,影响严重。”颜招骏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3月,香港证监会在调查后,对天合化工IPO时的3家保荐人处以巨额罚款。其中,瑞银因3家公司(其中包括天合化工)的上市保荐问题,领到了3.75亿港元的巨额罚单,并被吊销牌照1年;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则分别被罚2.24亿港元和1.28亿港元。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被港交所除牌的上市公司已达13家,包括瑞金矿业、铭源医疗、中国动物保健品、鼎和矿业、麦达斯控股、镍资源国际、德普科技、北斗嘉药业、浩沙国际、一化控股、大贺传媒、奇峰国际,以及天合化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