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清仓式减持起疑云 和科达股价低走跌停板

早年前,覃有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创办和科达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其原来工作的单位认为他是一个“背叛者”,并通过总厂下发红头文件决定对他予以“除名”,于是,他才专心创立和科达。如今,覃有倘等人的清仓式离场,是否又是对和科达的一种“背叛”呢?

和科达
和科达

违背承诺慌不择路启动清仓式减持,接盘方名不见经传,拟神秘接盘,披露“易主”信息前股价莫名逆势上涨……重重迷雾之下,11月29日开盘,和科达平开低走,半个小时后便封死跌停板。

拟清仓式减持

和科达11月29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于28日与益阳市瑞和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瑞和成”)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瑞和成拟受让上述三人持有的和科达299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9.99%,交易完成后,将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此次交易价格为6.6亿元,折合每股22.01元,较11月28日公司股票收盘价折让7%。

而就在此次协议转让之前,11月2日,覃有倘、龙小明、邹明三人亦披露了减持计划,三人拟分别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份的1.8%、1.7%、2.0%。

和科达公告并未明确此次减持计划与上述协议转让股权之间的关系,一旦与瑞和成的转让完成,覃有倘、龙小明、邹明仅分别持有和科达0.95%、0.89%、0.64%的股份。

也就是说,若上述减持计划实施完成,覃有倘、龙小明、邹明三人将彻底清仓和科达。

值得一提的是,除创始人清仓式减持之外,刚接棒的家族二代们也在加紧减持。

根据公告,与覃有倘等同步披露减持计划的,还有和科达董事长卢争驰、副董事长张圣韬。

“80后”的卢争驰、张圣韬分别是覃有倘、龙小明的女婿。今年3月,覃有倘、龙小明正式退位,卢争驰、张圣韬二人接班,成为和科达的新掌门。

在此次之前,和科达的高管们则“先知先觉”,开启减持计划。今年4月25日,和科达股东监事王瑞智、副总经理路遥披露减持计划。该减持计划一出,和科达股价应声大跌。两个交易日后,和科达便仓促停牌,宣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5月15日,和科达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东田光电100%股权,交易标的作价预计不超过3.51亿元,但此举并未止住公司股价的颓势。一个月后,6月28日,和科达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公司惨淡经营

在覃有倘等人急于清仓式减持的背后,是和科达经营业绩的每况愈下。

上市三年来,和科达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都表现堪忧。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和科达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3.50%、46.50%、60.21%。今年前三季度,和科达实现营业收入8692.21万元,同比下滑61.40%;而业绩直接体现为亏损,亏损额达2103万元,接近过去两年盈利的总和,较上年同比下滑高达415.29%。

和科达业绩如此不堪,甚至还引起了交易所方面的关注。今年6月,深交所就公司2018年年报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2018年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大幅度下滑原因,应收账款账面余额逐年上升的合理性,以及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变动趋势相反的原因等。2018年末,和科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0.14%。

如此惨淡经营的公司,基本就剩下壳资源价值了。

公告前股价逆势上涨

拟买壳的接盘方——瑞和成实力究竟如何?能否将和科达带出困境?

查阅资料看,瑞和成成立于10天前,即2019年11月18日,注册资本也正好为交易对价6.6亿元,经营范围是实业投资和公益性投资,显然是专为此次股权收购而来。

股权结构上看,自然人金文明持有瑞和成58%的股权,为实控人。若此次交易完成,金文明亦将成为和科达的新实控人。此外,隶属于益阳高新区管委会旗下的益阳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3%,自然人陈辟疆持股9%。通过天眼查查阅,益阳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去年9月,旗下仅投资了3个湖南项目。

拟接盘方的实控人金文明是何方神圣?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瑞和成的金文明旗下没有其他公司及任职情况,可谓神秘。记者另查公告发现,新三板公司广道高新的实控人及董事长也叫金文明。但记者致电求证是否同为一人时,对方予以否认。

值得监管层重视的是,在此次披露“易主”提示性公告之前,和科达的股价走出强劲趋势。进入11月以来至公告期间,在市场持续震荡和实控人减持计划的背景下,和科达股价逆势上涨近20%。

“背叛者”背叛

更为蹊跷的是,覃有倘等人的离场行为,甚至违背了三年前许下的承诺。

2016年10月25日,和科达作为国内大型的清洗设备生产商成功登陆中小板,彼时,作为一手创立和科达的创始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承诺:锁定期满后两年内,覃有倘、龙小明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本人所持股票数量的15%,邹明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本人所持股票数量的25%。

而到目前为止,三年锁定期满才刚刚过了一个月。因此,此次覃有倘等人的股权转让,尚需经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进行豁免,同时,亦需得深交所进行合规性审核等。

覃有倘等人不惜违背承诺,如此急不可耐地清仓式离场,令人唏嘘。

早年前,覃有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创办和科达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其原来工作的单位认为他是一个“背叛者”,并通过总厂下发红头文件决定对他予以“除名”,于是,他才专心创立和科达。

而现在,覃有倘等人的清仓式离场,是否又是对和科达的一种“背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