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从严监管股东减持事项 数据显示同比缩量明显

自减持新规实施至今,上交所对股东减持的事项一直从严监管,采取包括前端控制、严格信息披露等监管措施,股东减持总体规范。同时,近期对一些打算清仓式减持等案例进行了监管。

近期春意盎然的A股市场不时可见上市公司减持公告,被一些投资者解读为“又现减持套现潮”。但是,上证报记者梳理发现,开年以来,大股东中的产业资本实际减持并不多,甚至同比下降。虽然减持计划预披露的规模有所上升,但减持并非“猛如虎”。

减持计划预披露的规模
减持计划预披露的规模

以沪市为例,据权威统计,2019年1月1日至2月19日,沪市大股东实际减持总金额为28.52亿元,其中包括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逐月看,1月份的减持金额为21.15亿元,日均减持金额1亿元;2月份截至19日的减持金额为7.37亿元,日均减持金额为0.92亿元。这两个数字较去年1月大股东日均减持金额2.33亿元、2月大股东日均减持金额2.74亿元,均有较大幅度下降。

若选取春节以来的数据(即2月11日至19日)来看,大股东减持规模同样不大,实际减持金额为7.05亿元,日均减持金额1亿元。另一方面,从减持预披露情况来看,1月份有43家上市公司发布减持预披露公告,大股东计划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4.33亿股;董监高计划减持股份数为不超过2500万股。而2018年同期有44份减持预披露公告,大致持平。

此外,记者梳理近期减持公告发现,相关减持计划公告的统计方法需细化明确。据Wind数据统计,自2019年1月1日至今,A股上市公司披露的减持相关公告数量虽近千份,但其中包括了减持进展及结果公告等,实际上近期披露的减持计划公告并不多。

若以减持进展和结果公告统计,2019年1月1日至2月19日共披露了163份相关公告,较去年同期的108份有明显增长。事实上,自减持新规实施至今,上交所对股东减持的事项一直从严监管,采取包括前端控制、严格信息披露等监管措施,股东减持总体规范。同时,近期对一些打算清仓式减持等案例进行了监管。

比如,新疆火炬曾于1月2日晚公告称,公司部分原始股东(九鼎投资、君安湘合及自然人王安良)计划减持其IPO前取得的所有持股(均于1月3日解禁),减持比例占新疆火炬总股本的26.28%。

减持公告披露的同时,上交所的监管函也在第一时间发出,要求公司相关股东说明拟在短期内减持其所持全部股份的主要考虑,以及相关股东是否考虑了短期内完成减持计划的实际可行性,特别是协议减持方式下是否已有转让对手方及相应具体安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