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内外勾结 茅台电商徒有其表的“云商”

11月19日,茅台集团唯一的官方电商运营商——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茅台电商公司”)在官网发出一纸公告,宣告了茅台新一轮的人事调整:将由陈华担任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工作;撤销聂永茅台集团电商公司董事长职务,免去其党支部书记职务。

茅台
茅台

茅台集团还在其官微上表示,茅台电商公司存在违纪违规甚至违法问题,员工内外勾结、利益输送、以权谋私、关联交易、泄露商业信息等问题普遍大量存在。此外,电商公司内控机制松散,内部管理混乱,不按制度、不讲规矩、不守纪律、不维护企业利益的情况时有发生。

徒有其表的“云商”

稳坐中国白酒之王宝座的茅台酒,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物以稀为贵”。价格从未断过上调,但是消费者却基本很难以统一零售价买到茅台酒,不夸张的说,一瓶酒转手就可以多赚几百,加价1000也能卖掉。茅台还有着收藏的价值,哪怕放十年、二十年、五十年都不怕。

在很多收藏茅台的人眼里,茅台酒无异于金条,经销茅台恐怕也已成了最好最安全的业务。正是如此,茅台的销售部门才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寻租诱惑也由此产生。

2018年6月24日,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审查。谭定华被查实在2006年至2015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以及200克金条一根。

各种乱象一直交织在茅台的经销体系之中。而云商最初正是茅台应对经销乱象之举。

2006年,茅台上线B2B业务;2010年开始搭建B2C电商平台;2014年6月组建茅台集团电商公司。直到2016年6月茅台云商APP上线,定位为集B2B、B2C、O2O和P2P等营销模式于一体的“茅台集团物联网云商平台”。

云商上线后,茅台还规定:自2017年8月中旬起,茅台专卖店、特约经销商及自营公司须将30%以上未执行合同量通过云商平台销售。

但是,茅台云商平台的处境一直很尴尬。

在茅台的经销体系中,经销商是相对强势的一方。根据《财经》今天的报道,曾有消费者发帖,称曾在茅台云商平台连续十天进行需求登记,但竟无一网点接单,并质疑茅台此举等于默许经销商囤货,否则便应在云商后台自动分配订单,而不是将接单决定权交给网点

而指导价为1499元的,被标记为“热门商品”的新飞天酒,根据购买规则,此类产品采用“需求登记”的方式购买,茅台云商只负责将用户的登记需求推送给服务网点,至于是否提供服务、实际成交价多少,均由网点自行决定。

这些问题都源自茅台云商的下单流程:用户下单,茅台云商分配订单到就近的经销商,经过经销商接单,才会确认订单并通知消费者自提。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线下买不到酒,到线上依然买不到。

也就是说,一直以来,打着“电商”名号的“云商”徒有其表,茅台依赖的还是酒厂惯用的多级分销体系。

打破经销体系靠电商

基于这些问题的存在,这次的人事震荡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前提是茅台的经销体系可以得到真正的进化。

而对当下的茅台来说,“电商”依然是那个最佳的解决方案。毕竟理论上,大数据、物联网技术可以解决假货、串货、囤货的问题,也可以减少厂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中间环节。

茅台似乎已经找好了合作对象。

9月7日晚,马云去到茅台酒厂C1-09栋29库,选择了酒库里编号为0181的一坛酒,两杯下肚,马云在随后的座谈会上说:“以前我是不喝酒的,现在因为茅台爱上了喝酒,并且现在喝的唯一白酒就是茅台,越喝越高兴,越喝越舒服。”当晚,马云和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在茅台酒库联名封坛阿里巴巴集团茅台酒,双方还表达了深化阿里与茅台战略合作的意愿。

在外界看来,阿里和茅台的深度合作似乎就差一纸合同了。

随着电商进步的越来越快,“经销商”这一角色将很快成为历史,酒厂的传统经销体系面临着终结。那么茅台会成为第一家打破传统经销体系的酒商么?就且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