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横空出世” PE摩拳擦掌备战A股并购重组

11月21日,电广传媒披露拟受让公司原部分管理人员持有的知名创投公司——达晨财智的20%股权,将持股比例增至55%。这是PE重新活跃A股市场的最新案例。据不完全统计,随着并购重组政策大松绑、科创板呼之欲出,已经有超过10家上市公司谋划将部分股权转让给投资公司或资管公司,同时另有数十家上市公司拟联合PE成立产业投资基金。

股权转让巨擘与新兵并现

近期,在多项鼓励并购重组的政策出台之后,PE开始摩拳擦掌备战A股并购重组。而科创板的“横空出世”,更进一步引燃了PE的热情。

A股市场PE动作
A股市场PE动作

21日,电广传媒披露,接控股股东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函告,公司将受让原部分管理人员合计持有的达晨财智20%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持有达晨财智股权的比例将由35%增至55%。资料显示,电广传媒是较早涉足创投领域的上市公司,公司于2000年设立达晨创投,并于2008年参与设立达晨财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许意味着沉寂多时的PE机构重新活跃于A股市场,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介入创投业务。以华西股份为例,在日前由上海证券报社主办的“2018上证股权投资论坛”上,华西股份董事长汤唯清表示,华西股份选择并购投资作为公司未来一个重要的核心业务。不过,鉴于创投业务的高风险、证券化后的独立性等问题,有业内人士对创投证券化表示担忧。

与此同时,“PE+上市公司”模式也再度走俏A股市场。据上证报资讯统计,自11月5日宣布科创板的消息仅仅两周有余,已有搜于特、光洋股份、鼎汉技术等超过10家上市公司披露了PE或资管公司受让公司股权的公告,“密度”和“速度”之大超出预期。

比如,就在科创板的消息宣布当日,搜于特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马鸿拟将其持有的股份1.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转让给深圳前海瑞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前海瑞盛”)。前海瑞盛的股东方之一是深圳东方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后者的股东是东方资产管理(中国)有限公司。

细查此类受让上市公司股权的案例,一个显著的新特点是,PE巨擘与新面孔并现。比如,光洋股份12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光洋控股的股东拟将其持有的光洋控股100%股权转让给东方富海。本次交易完成后,东方富海间接控股上市公司,持股29.61%。作为致力于投资成长性和上市潜力标的的知名PE,东方富海成立至今累计管理基金规模超过200亿元,已投资项目超过360个。

又如鼎汉技术13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顾庆伟等拟将其持有的合计10%股份转让给广州轨交基金,为公司引入战略股东。广州轨交基金作为PE新兵,成立于2017年12月,股东包括广州汇垠天粤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等。

产业基金国资PE身影频现

除了股权转让,PE还积极联手上市公司成立产业基金。据上证报资讯统计,自11月5日至今,已有华西股份、翰宇药业、中光防雷、湖南盐业等超过10家上市公司披露与PE合作成立产业基金。

典型的案例是华西股份与赢合科技共同成立产业基金“一村同盛股权投资基金”。11月6日,华西股份与赢合科技同时公告,为充分利用各方优势、实现合作共赢,华西股份全资子公司一村资本、控股孙公司前海同威,拟与深圳市引导基金、联储一村、赢合科技共同签署《深圳一村同盛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基金规模20亿元,合伙企业主要通过股权投资(认购增资或股权受让)方式向被投企业进行投资,来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并实现全体合伙人利益最大化。

稍早之前,华西股份曾与赢合科技共同设立了联储一村。公开资料显示,联储一村成立于2018年8月,基金规模10亿元,普通合伙人联储润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认缴2亿元,占比20%,有限合伙人一村资本和赢合科技分别认缴3亿元和5亿元,分别占比30%、50%。

国资PE与上市公司“捆绑”成立产业基金蔚然成风。记者梳理发现,翰宇药业、电科院、中光防雷、湖南盐业、华西股份等公司成立的产业基金均浮现国资的身影。比如翰宇药业于11月10日披露成立民投十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基金出资方之一为广州市新兴产业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的最终股东为广州市财政局。又如电科院参与设立天凯汇达股权投资基金,出资方之一东吴创新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隶属东吴证券,最终股东方为苏州市国资委。

多只产业基金显示,PE和上市公司正在回归价值投资本源,更加关注投资并购对上市公司主营的提升。比如,翰宇药业设立民投十一号股权投资基金,意在投资托匹药业,托匹药业未来将与富士药品就痛风治疗药物托匹司他在国内的注册引进、销售,以及产品供应等方面展开合作。

硅谷天堂总裁鲍钺在“2018上证股权投资论坛”上表示,企业做并购应关注三个方面:一是技术升级;二是拓展市场;三是寻求资源。并购是一个嫁接的过程,只有“同类”并购才能得到“1+1>2”的结果,跨界并购整合风险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