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预示春暖 2019年有哪些方向值得投?

科创板的横空出世,让“沉寂”许久的创投圈为之兴奋。11月20日,在“2018上证股权投资论坛”上,围绕“创投如何与新经济共舞”这一主题,来自上海联创、高特佳投资、IDG、深创投等六位创投界精英展开了热烈讨论。

希望真正支持科创企业成长

作为圆桌对话的主持人,达晨财智董事长刘昼向嘉宾们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设立科创板,试行注册制,第一感受是什么?上海联创投资总裁周水文率先回应:“首先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特别是提到了注册制。”在周水文看来,虽然目前政策还未细化,但从试点注册制这一点来讲,肯定会有一个正面的影响。

创投家企盼新经济花开
创投家企盼新经济花开

“意义非常重大。”高特佳投资集团董事长蔡达建接过话筒后直言,“希望通过科创板以及试点注册制,真正走出一条资本市场改革之路,实现真正的突破。”

深创投副总裁刘波希望科创板“有一个最低的门槛,同时也设立高门槛”,并且能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打出科创板的特色,真正支持科创企业的成长,为实体经济注入活力。蚂蚁金服企业发展部总经理朱超认为,科创板的成立,能够给体系里面的优质生态公司,提供更好的机会,把他们的成长分享给中国的投资人。

谈到对创业型企业的看法,朱超感触颇深:“目前一些创业型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相关的创业公司,较大的比例采用境外结构,这种公司有很多问题,往往会因为多轮融资,没有国内监管体系下认定的实际控制人,短期盈利能力可能不足,但却有很强的未来。”朱超认为,科创板要能接受这样的公司,接受看到未来的公司,如果用这种标准来衡量,可以带来非常好的变化。

在圆桌现场,刘昼问朱超:“很多互联网企业,是很期待上科创板的。如果是蚂蚁金服,会怎么做?”面对突然“发难”,朱超淡定应对:“可以假设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但这并不能代表蚂蚁金服。坦白地说,我也问过很多朋友,包括一些圈内人士,假设我是一家国内成长过程中的创业公司,我对登陆科创板是非常有兴趣的。”

科创板的门槛应该高一些

科创板的推出,特别是注册制的提出,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显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在此背景下,注册制如何应用到科创板中,以及科创板如何定位?IDG资本合伙人王啸表示,对于注册制,应该把基础设施地基打好,而不是红利释放后,几百家企业就蜂拥而至,或者说仅仅几个巨头闪亮登场而已。

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杜永波的观点与王啸不谋而合。杜永波认为,一个好的资本市场的职能,就是要有区别质量好坏的功能,能够给好的企业在关键发展节点上提供支持,而不是给一些落后企业提供支持。

杜永波表示,注册制更多的是从发行的角度讲,应该建立一整套全系列面向市场化的机制,不管是上市,包括上市之后增发、并购、乃至退出,都是和国际规则接轨的一整套体系,否则改革只改一半,剩下的没有改,起到的作用也会比较有限。

对于杜永波的观点,刘昼表示赞同。他说,目前我国底层技术比较脆弱,是科创板推出的大背景之一。基于此,他顺势抛出另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公司上科创板更加适合一点?

杜永波首先“接招”。“相对有需求的可能还是中型企业为主。”杜永波称,整体上看,现在特别大型的企业,无论在主板还是新三板已经被接纳了。而太小的企业、不是太专业的投资人参与在里面投资,未见得是合适的。反而是中型的企业有一定的成长空间,同时也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在刘波看来,科创板的门槛应该要高一些,即“真正科技一流的、国际领先的、做出自己东西的企业。”刘波认为,不管是人工智能、芯片、生物医药类企业,都特别需要科创板的支持。

蔡达建表示,科创板提供了选择多样性,这对生物科技类公司肯定是一个好的方向。不过,“初创型企业不太合科创板,这对注册制挑战太大。”

2019年哪些行业值得投?

2018年即将进入尾声,2019年有哪些方向值得投?与会嘉宾也各抒己见。周水文直言,医疗健康、文化娱乐、先进制造是其聚焦的三个主要领域。

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方向得到了蔡达建的认同:“我们会在医疗健康领域深耕细作。这个行业抗周期、可持续增长,而且有很多细分领域,随着医改和药改的深入,互联网医疗等细分领域将表现出非常好的潜力。”和其他机构不同,高特佳可能还会跨阶段并购,甚至是早期的天使(投资)都有可能覆盖。

互联网领域占了很多“赛道”的IDG正在探索新的调整。王啸表示,在经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要向很多思维习惯告别,才能发现新的模式。

他在论坛上分享了IDG布局的三个维度:一是从解决社会主要矛盾、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角度入手。哪些是公平充分的领域,哪些是不公平不充分的领域。教育、医疗、养老住房、安全生态环境等等,都是重点布局的。二是要投资一些有并购潜力,既可以实现内生增长,又有外延扩张的,包括产业集中度的提升、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整合以及新旧经济结合等等。三是赋能,提高管理效率。

与会嘉宾还对科创板的未来寄予了很高的期待。王啸认为,以前创业创新企业对于去纳斯达克还是去香港上市有一些纠结,现在多了科创板这个选项,就可以不用纠结了。“希望科创板是一个起点,通过这个起点,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杜永波说。

蔡达建、朱超等与会人士则更希望科创板真正“落到实处”。蔡达建认为,科创板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可以做各种尝试和试验,但是要往前进,要试出一条成功之路,并推广到其他的板块。

按照刘波所想,未来科创板是一个专业板——由专业投资者和专业机构参与,同时支持早期项目,真正支持技术一流的创业企业。此外,高科技性也是必不可缺的要素。

周水文希望未来科创板是一个交易活跃的市场,有适当的交易制度的安排,具有一定的活跃度;同时,又是一个稳定的市场,不要大起大落,不要片面追求高股价。此外,他还希望届时真正优质的企业能够有高效的登陆科创板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