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重组市场吹来政策暖风 点燃并购重组题材的热度

近期,并购重组市场吹来阵阵政策暖风。一系列积极信号,点燃了二级市场并购重组题材的热度。近期接连登场的三单借壳案例,更让人感知到了并购市场的盎然春意。

在11月20日上海证券报社主办的“2018上证股权投资论坛”上,创投界大佬围绕“政策再松绑,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柳暗花明?”的主题各抒己见,感测解析政策风向,畅言并购市场前景。

政策松绑利好并购重组

“10天内出了3单重组上市,之前10个月加起来只有7单。这不是偶然的事件!”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在开场白中表示。邵俊所说的“10天内3单”,是指11月5日到15日期间,A股市场出现了3单重组上市(俗称“借壳”)的案例。其中,共达电声拟作价34亿元吸收合并万魔声学100%股权;圣阳股份拟收购新能同心100%股权,作价12.33亿元;霞客环保拟收购协鑫智慧能源90%股份,三宗交易均构成重组上市。

并购市场的盎然春意
并购市场的盎然春意

邵俊认为,沉寂多时的重组上市出现升温,和证监会一系列政策施行是密切相关的。回顾市场,近期监管层不断给A股市场注入“强心剂”,接连发布实施新的举措,打出了一系列推动并购重组的政策“组合拳”。

比如,推出“小额快速”并购重组审核机制,将IPO被否企业筹划重组上市的间隔期从3年缩短为6个月,支持上市公司在并购重组中定向发行可转债作为支付工具等。另外,修订规则鼓励支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配合停复牌制度,减少简化并购重组预案披露要求。种种迹象显示,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监管环境已经发生“松动”,给沉寂多时的并购重组市场吹来了暖风。

“很兴奋。希望这些支持并购重组的新政可以点燃新一轮并购浪潮。”硅谷天堂总裁鲍钺说,从2015年年底以来,A股市场并购重组跌入低谷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二级市场不够活跃;二是一级和二级市场价格出现倒挂,增加了并购重组达成的难度;三是IPO高频推进,减少了企业被并购的需求。

在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郭文看来,并购市场波动的原因,一是市场的活跃程度下降,二是近年来相关监管政策确实收紧了。“我认为,相关政策还在酝酿的过程中,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松绑’政策。”郭文说,投资机构和企业需要适应监管变化做好准备。

“并购松绑是个重大利好!如果市场对政策没有稳定预期,就会导致市场专业化的步伐打不开。”天图投资CEO冯卫东称。

并购应回归价值投资本源

数往知来。在新一轮并购重组浪潮来临之际,创投大佬对过去几年并购市场的过热势头也进行了深刻反思。“前几年的并购留下了一些过度趋利或者说逐利的问题。”硅谷天堂总裁鲍钺说,在资本市场中,逐利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可以是并购行为的一个目标,但不能作为主要目标。

在鲍钺看来,并购投资不能忘记初心,在硅谷天堂帮助上市公司做并购的过程中,他会经常问上市公司做并购的初心是什么。鲍钺认为,企业做并购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技术升级需求,第二是拓展市场空间,第三是寻求更多的资源。

“并购其实是一个嫁接的过程。苹果和桃可以嫁接,因为它们是同一科目的。但苹果和西瓜嫁接,不可能结出好果子,因为它们不是同一科的。”鲍钺说,跨界并购就像把不同属科的水果进行嫁接一样,很难结出一个优秀品种,“因此,并购不是买进来进行简单的财务并表。真正的并购要得到‘1+1>2’的结果,即围绕技术、资源和品牌的整合,提升上市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鲍钺称,跨界并购整合,失败的概率很高,原因在于嫁接(代指并购)一定是有排异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又是跨界并购,那么排异风险会很大。

“前些年很多并购失败的原因是忘记了初心,更多的是在赶时髦、赶热点,最后就是一地鸡毛。”鲍钺进一步称,11月16日证监会发布《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旨在揭示商誉后续计量环节的有关会计监管风险,强化商誉减值的会计监管,表明证监会已经开始把并购市场原来一些不好的现象进行拨乱反正,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并购,不等于并表。”对于鲍钺的观点,邵俊表示高度认同,“苹果和梨嫁接,结出来的苹果梨可能比苹果和梨更好吃,但苹果和西瓜嫁接什么都结不出来。”郭文也表示,并购到最后还是看投资价值,投机或短期炒股价的并购都走不远。“对那些真正想做长做远的机构来讲,真正要做的是投资,而不是投机。”

在郭文看来,从监管角度看,上市公司在整个监管过程当中已经比较市场化了。但还要清醒认知的是,我国的资本市场发展时间仍然较短,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中国做投资,要利用好中国资本市场的规则,研究好中国特色。”郭文表示,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者,不能光埋怨市场,而要在这个时候“与狼共舞”。

华西股份董事长汤维清认为,通过过去两三年来的政策变化,反而让大家更清楚了并购的真正本质。他希望,在这轮政策东风吹来之后,并购要回归自己的本源。

存量经济时代并购价值提升

在本次圆桌对话上,汤维清的身份比较特殊。“我是双重身份。”汤维清执掌的华西股份,在做优做强传统化纤产业的基础上,近两年来积极进行战略转型,进入金融投资与服务领域,先后成立了以“并购+创投”为主要业务的一村资本,证券类资产管理平台一村投资和另类资产管理平台一村资产。“我们选择了并购投资作为公司未来一个重要的核心业务。”

在汤维清看来,中国的经济和产业发展在从0到1、从1到10再到10000的过程中,大家已经充分认识到并购作为企业发展的重要手段,整个资本市场包括投资人等在内的方方面面的元素,都进入了新的阶段,已经处在一个浪潮和趋势过程之中。

“华西股份在自身产业里面也有并购需求。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我也在考虑华西股份未来到底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产业方向,寻找什么样的产业并购方,寻找什么样的标的,通过什么样的交易手段,来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目标。”汤维清说。

他希望,整个行业能真正围绕产业升级和企业发展,从共同成长、共同发展的角度,来培育一个相对良性的并购产业发展新趋势,而不是政策东风吹来后,还去做一些偏投机的事情。

前润母基金董事长向阳表示,当下已具备了一系列的政策东风或者是机遇,从事并购领域的专业机构,需要做好准备,充分利用这样的机遇。“当你把准备工作做到位,这一系列的政策因素将会成为下一次大发展的起点。”

邵俊认为,从总体来讲,中国经济已经从过去的增量经济时代慢慢进入了存量经济时代,增量经济时代更多的特征是IPO和高速发展,而存量经济时代更多的是要提高效率。

“在存量经济时代,并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业态或工具。”邵俊最后说,从需求角度讲,2018年,中国应该真正进入了并购元年,2013年只是一个序幕。他同时期待,接下来新的并购浪潮不是昙花一现,而是能有一个持续稳定的发展,并能真正帮助中国经济实现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