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股权质押已至顶 电影小镇难赚钱

对于已掌管华谊兄弟(300027.SZ)24年的王氏兄弟而言,现在似乎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资本市场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令这个中国最著名的电影制造商“王权”易手。

华谊兄弟股权质押至顶
华谊兄弟股权质押至顶

10月20日,上市公司关于“部分股东股权质押”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拟减持股票”的两则公告,让“阴阳合同”事件后一直处于舆论浪尖的两位掌门人再度难看,而无论是实控人还是上市公司本身,其紧张的资金状况也暴露无疑。

公告显示,截至该日末,王忠军累计持有该公司6.15亿股中,已有5.78亿股被质押,股权质押比例达到93.98%;王忠磊累计持有该公司1.72亿股中,已有1.68亿股被质押,比例达97.67%。

同时当日的另一则公告显示,为保障公司控制权不发生变更,王忠磊拟通过信托计划减持其持有的375万股。若从上述股权质押情况来看,王忠磊持有的股份原本仅剩476万股未被质押,但此次拟减持将使其股权质押比例近乎升至顶格。

数据表明,王忠磊此次减持的股票数量,已占其手中未被质押股票的近八成。大股东减持向来会对公司股价产生负面影响,在华谊兄弟股价深度下跌的敏感时刻——毕竟其52周内蒸发了59%——其减持获取资金的行为,被市场人士解读为“质押股票面临爆仓风险”。

过去两年间,王氏兄弟将手中股票反复质押,所获取的资金均用于股权项目投资。通过股票质押、信托、抵押贷款等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华谊兄弟的业务范围从曾经单一的影视制作,延伸至游戏、酒店、餐饮房地产、旅游、投资管理等。

实际上,在近两年影视类上市公司IPO趋严、增发融资渠道趋紧的情况下,大股东通过股权质押获取资金是常规动作,但华谊兄弟的两位王,显然已将这一手法运用得炉火纯青。

记者查阅华谊兄弟公告后发现,王忠军与王忠磊仅在2018年股权质押次数已分别达63次与26次,在2017年股权质押次数分别为65次和23次。不妨做个比照,同在2018年,光线传媒(300251.SZ)股东的股权质押次数只为王忠军的一半。随着华谊兄弟股价持续下跌,曾被二人熟练运用的手段正在反噬,高比例的质押带来的爆仓风险亦使得公司控制权易手风险逐步攀升。

主业危机

作为最早进入影视行业的民营资本,凭借连续多年发片量和票房领先的成绩,华谊兄弟一直稳坐民营影视企业头把交椅。2014年以前华谊兄弟参与出品发行的电影票房不俗,《建党伟业》、《画皮》分别跻身当年票房第五名和第二名。特别是《西游降魔传》,更以12.47亿元的票房登顶当年电影票房榜。

然而司庆二十年亦是一道分水岭,华谊兄弟影视业务至此明显走入下坡通道,不仅民营电影公司票房总冠军的位置被光线传媒夺走,随后三年间更是没有一部发行电影能跻身年度票房前十,市场占有率也由此跌出前三名。

华谊兄弟利润总额自2016年起已连续三年出现负增长。而最新的三季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为3.28亿元,同比下降45.38%。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为5109.6万元,同比下降70%。

自三年前创下890亿元市值巅峰后,华谊兄弟目前在市值上不仅被光线传媒超越,还落后于万达电影(002739.SH)、中国电影(600977.SH)、华策影视(300133.SZ)。截至2018年10月26日收盘,华谊兄弟总市值为124.1亿元,较万达电影的608.75亿元落后79.7%,较光线传媒的201.25亿元落后38.4%,较华策影视的184.37亿元落后32.9%,较高峰时点更回落86%。

为了保障电影发行票房,华谊兄弟选择与明星和导演深度绑定,在2015年更以10.5亿元的代价收购导演冯小刚控股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股权。而后者在收购前两个月才成立以及不足两万元净资产的财务状况,一度让华谊兄弟面临利益输送的市场质疑。

冯小刚一定程度上确实是票房保障,其导演的《非诚勿扰》、《唐山大地震》均拿下当年票房冠军,而《集结号》、《私人定制》也拿下票房第二名和第四名的好成绩。在被“卖入”华谊兄弟后,冯小刚导演的《芳华》又以14.11亿元的票房拿下当年票房排行第八名。

不过,冯小刚也会失灵,其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最终票房仅排名当年第三十位。虽然华谊兄弟与万达院线在《我不是潘金莲》排片上的博弈,或多或少影响了其票房收入,但也证明了华谊兄弟与导演捆绑的策略存在风险。

面对电影业务的不确定性,早在2013年末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上,王忠军和王忠磊就确立了“去单一电影化”,转向实景娱乐业进军的思路。之后的几年间,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业务从无到有开始增长,但不足3亿元的年营收并没能成为公司的第二个增长引擎。

杠杆游戏

从轻资产的电影业务,向以主题公园为主的实景娱乐业务转型,尽管华谊兄弟以获取品牌授权收益为目的,但当涉足地产等实体经济时无疑需要更多的真金白银打底。资金从何而来?梳理华谊兄弟实景娱乐项目后了解到,华信超越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超越控股”)为其获取资金提供不小帮助。

2014年7月,华谊兄弟将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简称“华谊天津”)49%的股权,以5.39亿元对价转让给北京华信实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在一年之后,华谊兄弟又以1.2亿元的对价从后者手中买回3%股权。

前后两次交易,华谊天津股权价值从11亿元上升至40亿元。而彼时的华信实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为一家成立仅两个月的空壳PE公司,华谊兄弟此番股权转让也引发市场猜测。启信宝查阅到的工商信息显示,股权穿透后,该公司最终法人为华信超越控股。

而此后华谊兄弟先后发起的多个融资计划,均有华信超越控股参与。包括“华信风云实景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至信269号华谊兄弟世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公司旗下实景娱乐项目进行股权融资和项目融资。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华信风云实景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由风云资本在2016年11月30日发起,用于华谊天津实景娱乐项目的股权投资,并由华信超越控股到期回购,期限为两年,规模为2亿元,将在2018年11月30日到期。

中国证券业基金协会官网显示,风云资本还在2017年的12月4日和12月18日分别成立了华信风云实景二号和华信风云实景三号私募基金,期限均为两年。

此外,民生信托发行的“至信269号华谊兄弟世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则用于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下称华谊苏州)的股权投资以及信托贷款,共募资2.62亿元,由华信超越控股提供担保。

根据华信超越控股提供给某信托机构的资料显示,华信超越控股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涉及影视文化地产、上市公司并购、混合所有制改造及跨境产业整合等业务。2014年底,华信超越控股总资产109亿元,净利润3.44亿元,而2016年预计浮盈200亿元。

除了华信超越控股外,华谊兄弟还在2015年8月与中国平安签署了3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借助后者的全牌照金融资源,用于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等业务投资。华谊兄弟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该年年末,华谊天津总资产6.89亿元,华谊兄弟持股比例为54%,而华谊苏州总资产为32.19亿元,华谊兄弟持股比例为25.86%;观澜湖华谊冯小刚公司总资产25.84亿元,华谊兄弟持股比例为18.9%。

迪士尼梦碎

在最初实景娱乐业务的规划中,华谊兄弟有意通过与大型地产商或金融机构合作,在中国兴建20个左右的主题乐园,预计总投资额为2000亿元。显然,华谊兄弟是在效仿迪士尼,少量出资以公司的品牌效应入股。

记者查阅华谊天津的工商信息后了解到,在2015年到2017年内,华谊兄弟陆续与多家企业合作,参与成立了不同的实景娱乐项目建设。包括华谊兄弟(长沙)电影文化城、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旅游文化产业、凉山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华谊兄弟(济南)电影城、南京华谊电影小镇等,华谊天津持股比例在1%到35%不等,以10%居多,华谊兄弟总出资额达到3.35亿元。

华谊兄弟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该年年末,其实景娱乐板块已签约18个项目,但目前只有华谊苏州电影世界和观澜湖冯小刚电影公社开业。

虽然承诺包括华谊苏州电影世界、华谊长沙电影小镇、华谊兄弟南京电影小镇等在内多个实景娱乐项目在2018年陆续开业,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华谊苏州电影世界在今年8月开业。而苏州电影世界项目前后运作长达五年,其中还经历了三次原始股东退出的状况。

在王忠军最初的设想中,按照每个主题公园华谊兄弟10%的权益计算,兴建的20个主题公园每年将为华谊兄弟带来18亿元的品牌收入。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现有已签约的主题公园不仅大部分难产,已营业的盈利能力也不尽人意。

2017年华谊兄弟实景娱乐项目板块业务收入2.58亿元,较去年同期仅微增0.61%。最新三季报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业务收入1.55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剧降57.11%。

曾经以轻资产运营的华谊兄弟开始涉水实体资产运营后,担负的资金压力远超预期。王忠军与王忠磊2017年与2018年密集的股权质押,均以个人融资需求,拟用于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作为质押理由。

有媒体统计称,华谊苏州电影世界项目原计划募资30亿元,最终在通过信托、抵押、贷款等各个渠道融资超过了150亿元。而目前开业的观澜湖冯小刚电影公社和苏州电影世界,华谊兄弟在运营中投资的数量巨大,被外界致以“华谊兄弟涉足重资产”的评价。

华谊兄弟曾经以迪士尼为对标,仅在主题公园中出产权费的说法,在华谊苏州电影世界大量的投入前改了口,表示该项目只是一个示范项目,未来还以轻资产为主,但现阶段有重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