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保壳初现成效 西部牧业三季报净利润大增

10月23日晚间,西部牧业(300106.SZ)发布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净利润大增,实现扭亏。然而就在一天前,西部牧业还发布两则高管辞职公告,原因与此前3位辞职高管一致,均为“工作调动”。

西部牧业保壳初现成效
西部牧业保壳初现成效

至此,仅10月份一个月,西部牧业就有5位高管离职。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此番“离职潮”源起于2018年2月该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双双离职。

对此,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这与此前西部牧业业绩多年持续下降不无关系,西部牧业希望通过更换管理层改变原有销售模式等问题,促使业绩增长,同时,该公司因持续的业绩亏损面临退市大考,更换管理层亦有提振信心,全力“保壳”的意味。

断臂保壳初现成效

西部牧业三季报显示,2018年年初至报告期末,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33亿元,同比下降0.71%,净利润为2298.16万元,同比增长128.60%。西部牧业将净利润增长归结于收到此前转让持股公司的股权转让款,以及各养殖公司欠西部牧业款项。

据了解,西部牧业在7月份出售了公司持有的系列全资及联营的奶牛、肉牛养殖公司股权,两次股权出售事宜的转让价格分别较该部分股权账面价值高出3117.90万元和2886.80万元左右。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畜牧业是重资产的模式,如果说整个行业相对低迷,产品不是非常畅销,它将变成是很大的“重包袱”。所以,将畜牧业资产进行剥离,对于西部牧业来说既可以整合资源,又可以获得资金。

除此之外,西部牧业在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约为3800万元左右,对净利润产生积极的影响。

事实上,在业内看来,西部牧业忍痛割腕将持股的畜牧业企业出售,是为“保壳”。此前,西部牧业在公告中指出,由于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若公司2018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深圳证券交易所将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为避免退市,改善公司经营管理状况,西部牧业表示,将剥离亏损源,优化公司财务结构,降低财务负担,进一步增强企业竞争力。同时,将通过强化各子公司目标管理责任,聘请职业经理人进行专业化管理来改善经营状况。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由于西部牧业处于创业板,并没有ST以及*ST的阶段,如果今年继续亏损将会直接退市,如果西部牧业将扭亏寄托于主营业务发力很难办到,所以出售资产来获取现金,是最快也是最便捷的扭亏方式。

该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西部牧业是石河子市乃至新疆自治区一个重点的上市食品企业,一定会得到新疆包括兵团的大力支持,所以,保壳问题应该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有消息称,西部牧业子公司西牧乳业近期更换了总经理,由原西牧乳业奶粉全国总代理史曙光担任。史曙光表示,其上任后从生产管理、营销策略、品牌建设三个方面对企业发展进行了调整,婴幼儿奶粉的出货量大幅提升,目前企业整体运行进入良性状态,调整已取得初步成效。

业绩难题大考

虽然从数字上来看,西部牧业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减亏,第三季度实现扭亏,但是其扭亏原因并不是因为主营业务发力。并且,记者查阅该公司往年年报发现,西部牧业2010年上市,业绩增长至2011年后便出现下滑。直到2014年业绩开始出现增长,但是2015年后又开始下滑,甚至跌入持续亏损的泥淖。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西部牧业营业收入为7.71亿元,同比增长70.86%,净利润为2248.94万元,同比下降17.25%。从业务上来看,西部牧业种畜销售收入3.48亿元,同比增长2705.10%;乳制品销售2.51亿元,同比增长17.37%。同时,在2014年,西部牧业是新疆省唯一获得国家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企业。

只不过好景不长,自2015年开始,西部牧业虽然营业收入出现小幅增长,但是净利润却在大幅下降。数据显示,西部牧业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00亿元,6.65亿元,6.9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11.28万元,-5221.47万元,-3.67亿元。

记者致电西部牧业相关工作人员询问相关情况,但是对方拒绝作出任何回应。乳业专家宋亮向记者表示,西部牧业业绩出现下滑主要有三点原因,首先终端市场定位不清晰、产品竞争力不强;其次西部牧业以养殖为主,但是近几年养殖全行业都处于亏损的状态;最后运营成本以及费用较高,所以如果产品销售差,就会导致毛利低,自然就会形成亏损。

营销专家路胜贞也认为,西部牧业主要还是由于利润偏低,不利于消化巨大的养殖成本。同时,大批的进口奶源的替代,降低了蒙牛、旺旺、娃哈哈等对西部牧业原奶的依赖性,规模效益无法实现。加上西部牧业在成品奶市场的品牌力没有打造出来,导致产品影响力有限,尤其在婴幼儿奶粉市场,缺乏市场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西部牧业为拓展业务,在2012年完成与花园乳业战略并购重组工作,并于2015年以9046.35万元收购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石河子伊利乳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

但是重金收购和资源的重组并未给西牧乳业带来良好的市场表现。记者查询数据发现,西牧乳业2015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970.13万元,-4236.16万元,-1.52亿元。以至于西部牧业在公告中直接表示,业绩下滑与西牧乳业经济效益的不断下滑有关。

记者致电西牧乳业总经理史曙光,询问西牧乳业亏损的原因,史曙光直说:“内部管理导致成本虚高。”宋亮认为,西牧乳业业绩出现下滑与奶粉销售不佳有一定关系。但是,目前西牧乳业在做体制上的改革,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把懂乳业、懂销售的专业人士引进来担任总监和总经理,比如西牧乳业新上任的总经理史曙光。

高管换血未着根本

其实,管理层的集体换血,也与业绩脱不了关系。10月22日,西部牧业接连发布两则人事公告称,其公司总畜牧师陈红莉因工作调动,辞去公司总畜牧师及下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同时,西部牧业董事、副总经理王建华也因工作调动,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只是辞职后仍在公司担任董事职务。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仅在10月份一个月,西部牧业就已经有5位高管辞职。此前,在10月10日,西部牧业发布8条公告中,6条与人事变动有关。其中,副总经理姜梅、财务总监张予惠、副总经理陈建防均因“工作调动”原因离职。

事实上,西部牧业2018年的“离职潮”是从董事长、总经理引起的。2018年2月2日,西部牧业发布公告表示,因工作调动,徐义民申请辞去西部牧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及下属泉牲牧业、西牧乳业、花园乳业、浙江一恒牧业等10家子公司的董事长职务。陈光谱申请辞去董事职务、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二人将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公司的任何职务。

宋亮向记者表示,高管辞职首先是因为业绩问题,其次过去整个市场做的比较差,以及质量曾频繁出现问题,所以管理层要承担责任。朱丹蓬也认为,西部牧业高管离职是公司根据整体的运营情况以及经营理念,认为到了该换血的节点,同时这也与西部牧业整个公司中长期的调整优化有关。

据了解,在徐义民与陈光谱辞职后,董事长由秦江接任,总经理职位暂无人选。资料显示,秦江于1987年至1998年在石河子供电公司工作,历任技术员、技术负责人、副主任等职;1998年至2007年在新疆天富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历任安监部经理、副总工程师等;2007年至2013年任石河子天富农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2013年至2015年5月任新疆天富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6月,任新疆天富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18年2月25日,任西部牧业董事长。

从上述资料可以了解到,秦江在接手西部牧业之前完全没有畜牧业、乳业相关工作经验,且目前还没有总经理对其辅佐。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董事长一职需要制定的是公司未来的整体发展走向,具体的业务还是需要总经理来进行规划,所以西部牧业如果想更快的从根源和主营业务上解决业绩问题的话,目前急需招揽一位懂得乳业、畜牧业的总经理来出谋划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