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信瑞丰朱彦:把“能力圈”内的事做到极致

如果从进入金融行业起计算,北信瑞丰总经理朱彦绝对算得上是位“老人”,已奋斗了近30年,其中基金业承载了他8个春秋。

迎接挑战寻找最重要的人
迎接挑战寻找最重要的人

北信瑞丰基金已经4岁。作为掌舵人,朱彦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沉重,但愈难愈强的朱彦对公司未来充满信心。

朱彦说:“人生如攀登雪山,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持之以恒地向目标进发。”挑战过雪山的人都知道,过快的攀登速度会让身体失去节奏,经过缓冲后再出发才能走得更远。

管理公司也如此。喜欢运动的朱彦认为,公司也有阶段性的“能力圈”。他从不要求员工做不可能做到的事,但能做的事必须做到极致。北信瑞丰成立以来,始终坚持踏实稳健的风格,固收业绩有目共睹,而推行事业部制等举措更令公司充满活力。

迎接挑战

2014年3月,第二家“90后”基金公司北信瑞丰在北京悄然成立。从零起步到如今母子公司合计管理资产超过600亿元,这家新锐公司已逐渐驶入发展的快车道。

作为大资管行业的标杆,基金业具有“高起点、高标准、严要求”的特点,拥有众多顶级专业人才,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这也正是当时吸引朱彦从熟悉的信托、券商行业转向公募的一大原因。

朱彦告诉记者:“基金行业信息量太大了,挤时间看相关专业书籍的习惯我至今保留着。”他对近期正在阅读的《原则》深有感触:“正如书中所谈,人无完人,难免遭遇阻碍,但赋予反思后反而会成为前行的助推器。这恰恰就是北信瑞丰成长之路的最佳注脚。”

2017年减持新规出台后,公司定增业务面临一系列困难。作为北信瑞丰的核心业务之一,定向增发业务近年来已逐渐形成特色。2017年公司仍中标44个一年期定增项目,总获配金额达166.15亿元,同比增长14.48%,与定增市场的整体回落形成鲜明对比。从数据上看,公司中标股票平均折价率为13.1%,平均增长率为5.3%。其中,折价率最高的达41%,增长率最高的达99.1%。

减持新规带来的资产变现问题给投资者带来一些困扰和担忧,有些客户迫切希望基金公司答疑解惑。针对这种现象,公司成立了专项小组,前中后台条线联动,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研究解决方案,安抚客户。在此过程中,公司员工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作为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必须恪守“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承诺,以专业的态度服务投资者。

朱彦强调,保持公司良好的品牌形象、建立与渠道深层次的信任关系是公募基金公司业务发展的关键。

寻找“最重要”的人

在人才管理上,除了学历、履历等硬性条件,朱彦还要考虑性格因素。他说:“中国的餐桌文化会说话。有次出差一起吃饭,一些投研人员特别安静,语调舒缓,条理清晰。与此相反的是,优秀的销售人员却擅长活跃气氛,常常‘口吐莲花’,这令我印象很深。”

朱彦十分重视员工的自控能力,包括身材管理、时间管理等方面。朱彦说:“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身材都管理不好,我们还能指望他有足够的自我约束力和纪律性吗?”除了自控能力,朱彦还不止一次提到,基金行业压力大,必须要有个好身体。

在朱彦“健康体魄”的倡导下,每周四都有员工自发参与公司紫竹院跑步活动,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朱彦翻出手机中的北信瑞丰七彩活动微信群,给记者看最新的聊天记录,彩色的跑步路线图、表情包及欢声笑语扑面而来,运动无形中还拉近了同事间的距离。

“公司曾两次组团参加北京善行者活动。路线是从居庸关长城出发,在十三陵转个圈,有时还要爬莽山。第二次参与时,我们在407个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全北京第二名。”他自豪地说。

除了和谐的公司文化,中小基金公司能否长久地吸引并留住优秀人才至关重要。北信瑞丰基金自成立之初便采取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上下级沟通顺畅。

梧桐花开,凤凰自来。北信瑞丰基金子公司成功实施股权激励,成立时35%股权由合伙人持有。2017年母公司向证监会申报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并获受理。朱彦表示,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将优秀人才吸纳为股东,有利于将管理层与公司发展深度绑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