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表外业务持续收缩 债券融资增长明显

央行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表外业务持续收缩。与此同时,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规模均现缩减。

表外融资全面缩减
表外融资全面缩减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年初以来各类债券发行利率逐步回落等三大因素,使得债券融资回升。

【债券融资回升表外业务全面缩水】3月份,债券融资增长明显,企业债券净融资达3344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215亿元。整个一季度,企业债券净融资达5371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877亿元。

对此,阮健弘评价说,债券市场融资功能有效恢复。据他分析,债券融资回升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年初以来各类债券发行利率逐步回落,企业发行人融资需求逐步释放;二是市场长端利率下降,机构对信用债的配置意愿有所上升;三是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原来通过非标等方式融资的企业,回归债券市场的意愿上升,部分机构配置需求也逐渐由非标资产转向债券资产

债市回暖对比鲜明的是,3月表外业务全面缩水,其中信托贷款增量也开始由正转负。从数据来看,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合计减少约2526亿元。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表外融资规模的持续大幅回落,是3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远低于过去5年同期均值的主要原因。他认为,在去通道、加强表外融资管理的背景下,融资回归表内、非标转标仍是主要趋势

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一增一减,表内融资在社融增量中的占比依然保持在高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认为,部分表外融资需求转向表内,对信贷在社融中占比提高产生了不小贡献。

【M2增速回落表外融资放缓或为主因】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M2增速为8.2%,环比和同比分别回落0.6个和1.9个百分点。

对此,阮健弘表示,3月M2增速低于2月的数值,与季节性等临时因素扰动密切相关。他强调,对M2增速的短期波动不宜过度关注。

另一方面,从季度来看,3月M2增长8.2%,比去年末高0.1个百分点,没有继续呈现逐季回落的态势。阮健弘分析,这是M2增速趋稳的表现,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协调有效推进的结果。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认为,表外融资放慢脚步可能是M2回落的重要原因。他分析称,金融机构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融出的资金,同样会反映在愿意负担更高融资成本的企业存款账户上,而被统计进M2。一季度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1.21万亿元,与表外融资收缩、部分业务到期不再续作有较强的关联性。

温彬也表示,M2增速较2月回落,除受财政存款投放显著低于去年同期影响外,还和银行表外、同业业务持续收缩,货币派生效应继续减弱有关。

与此同时,一季度信贷结构向好,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较强,监管效应持续显现。

从数据来看,一季度,企业及其他单位本外币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新增5607亿元,同比多增5873亿元;企业及其他单位本外币中长期贷款新增2.39万亿元,余额同比增长14%。较好支持了实体经济的景气回升。

在企业中长期贷款的实际投向上,截至3月末,高技术制造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速保持较高水平,高出同期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14.4个百分点。而产能过剩行业的中长期贷款规模得到控制,余额同比下降1.7%,降幅进一步扩大。

陈冀认为,信贷结构的改善也体现出楼市调控见成效。据他分析,一季度流向企业的信贷资金约为流向住户部门信贷资金1.76倍,而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住户部门因楼市而占据的信贷资源与企业平分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