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业绩 上市公司“炒股”风险暴露

每逢市场大幅波动,上市公司的“炒股”风险便集中暴露。今日,雅戈尔公告宣布公司业绩“仆而复起”。不论是此前预告的去年业绩同比下滑90%,还是如今预告一季度业绩同比劲增687.95%,雅戈尔净利润跌宕起伏的核心诱因,都是公司到底以何种方式核算所持有的中信股份股票。

上市公司业绩险翻船
上市公司业绩险翻船

由较可能触发减计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调整为相对稳定的“长期股权投资”,雅戈尔借此基本完成“排雷”,即避免了中信股份今后的股价下滑对公司业绩的潜在影响。

相比之下,上海莱士一季报的巨亏预告更难转圜。该公司采取更激进的会计处理方式,将所持股票列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持股市值波动)均计入当期损益。

从“踩雷”到“排雷”

与雅戈尔此前的处理方式相同,对于证券投资中兴通讯顺丰控股、京汉股份、机器人等多数上市公司选择将之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权益),不会影响当期业绩。待资产出售时,再回转计入当期损益。

“交易性金融资产一般指为了交易赚取差价而短期持有的金融资产,相对更加激进。实务中,多数公司会将证券投资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避免因市场波动导致业绩大起大落。”一位注册会计师对记者表示。

不过,市场风云莫测。如果所持标的股票波动剧烈且持续下跌,仍可能吞噬上市公司业绩。对投资板块颇为倚重的雅戈尔就碰上了这类情况。该公司持有中信股份(港股)、宁波银行浦发银行金正大、联创电子、创业软件等股票,去年三季报期末合计市值约289.5亿元,当时均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2017年3月至当年末,公司出售浦发银行、广博股份等金融资产,产生投资收益3.56亿元,净利润2.67亿元。

但雅戈尔的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3.55亿元,同比下降90.3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达30.13亿元,同比增长25.93%。主要原因是,公司当期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准备,影响金额达33.08亿元。

资料显示,雅戈尔于2015年通过新股认购和二级市场买入的方式投资中信股份,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截至2017年末,公司持有中信股份14.545亿股,投资成本203.65亿港元,合人民币约170亿元;期末账面值164亿港元(股票市值),合人民币137亿元。公司称,鉴于中信股份公允价值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公司认定其已发生减值,拟以2017年末账面值与投资成本之间的差额确认减值损失33.08亿元。

类似的,陕国投A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核算的2只股票苏宁环球和华邦健康系2015年末参与的定向增发投资。12个月锁定期结束后,2只股票持续下跌,截至2017年末浮亏比例分别达56.8%和40%。该公司因此也对两只股票公允价值低于初始投资成本的部分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3.4亿元,减少当年净利润2.57亿元。

不过,就在今天,雅戈尔又公告预计今年一季度业绩增加约86.8亿元,同比增长687.95%。原因是公司自今年3月29日起将对中信股份的会计核算方法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并以权益法确认损益。由此,公司所持中信股份对应的净资产可辨认公允价值与账面价值的差额93.02亿元(中信股份股价目前为破净状态),将计入今年一季度的营业外收入,增加当期净利润。而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一季度业绩预计减少6.216亿元,同比降49.27%。鉴于中信股份2015年至2017年业绩较为稳定,每股收益都在1.5港元上下,雅戈尔未来应可享有较为稳定的投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