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双马终止重组 保留原有水泥主业

终止重组成为最优选择

与*ST华菱类似,主动终止重组转型的案例再现A股市场。在停牌运作大半年并已推出重大资产出售方案的情况下,四川双马日前决定终止本次重组进而保留原有水泥主业,这对上市公司而言似乎又重回原点。不过,在IDG资本合伙人林栋梁入主之下,四川双马未来将如何通过产业运作实现转型发展,仍值得期待。

四川双马终止重组
四川双马终止重组

停牌逾七个月的四川双马今日公告称,自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项以来,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积极推进本次重大资产出售工作。鉴于当前市场环境和政策发生变化,公司预计难以在较短时间内继续推进本次资产出售事项。经审慎研究,从保护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及公司利益的角度出发,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出售。公司同步筹划的资产收购计划也一并终止。

根据四川双马今年6月下旬披露的资产出售方案,公司拟向拉豪四川出售直接或间接拥有与水泥业务相关的、或基于水泥业务的运营而产生的所有资产及权利,整体交易对价为28亿元。

“四川双马终止本次资产出售是出于多方面考虑,其中所指的市场环境变化应该是指公司现有水泥主业的基本面向好。”一位长期关注四川双马的市场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随着传统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一些省份出台了包括“错峰生产”在内的多项限产措施,水泥行业景气度出现了明显回升,供需关系得到改善,水泥销售价格和销售量也同步增长。从四川双马2017年半年报来看,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003万元,同比大增214.68%。在此背景下,四川双马选择终止出售水泥资产也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在行业景气度持续回升的背景下终止资产出售,此前已有类似案例。如*ST华菱早前曾决定将钢铁资产置出,保留、做大节能发电资产,同时拟注入金融资产。然而,随着钢铁行业经营状况整体趋好,加之拟置入金融资产今年出现亏损,*ST华菱最终选择终止本次转型重组,重新聚焦钢铁主业。而*ST华菱复牌后股价的连番上涨也从侧面显示出投资者对该项决策的认可。

本次终止资产出售,也是四川双马顺应监管政策、规避审核不确定性而做出的理性选择。

回看该笔交易初衷,在和谐恒源早前已支付现金对价获得控股权的背景下,上市公司拟置出水泥资产重新回笼现金,为日后转型发展铺路。不过,四川双马将全部水泥资产置换为大笔现金的行为却碰到一个监管问题。

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应当有利于增强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可能导致重组后主要资产为现金或者无具体经营业务的情形。虽然上述原则性规定主要是禁止重组最终完成后出现无实际业务的纯现金公司,且此次重组一定是为增强上市公司未来盈利能力进行的铺垫,但对于上市公司阶段性重组出现的暂时情形,在目前从严监管的环境下很难获得认可。

尽管四川双马此前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采取受让股权并增资的方式收购了北京国奥越野46.40%股权,但监管部门对相关情形还是予以了关注,在深交所前期向四川双马下发的问询函中,便要求公司说明本次资产出售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是否存在刻意避免成为“现金公司”的可能。

此外,在今年3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发言人还曾指出,上市公司在很短时间内不仅变更了实际控制人,还对原主业作了重大调整,在控制权稳定、持续经营能力等方面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比典型的重组上市更复杂多变,需要从严监管。回看四川双马,在林栋梁入主后,其他业务尚未对上市公司形成有效支撑的背景下出售水泥主业资产,难免会引发监管关注。

亿元增持彰显经营信心

尽管四川双马本次资产出售“无果而终”,但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谐恒源却以增持的方式表达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四川双马今日公告还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和谐恒源拟以不高于30元/股的价格在今后两个月内累计增持不低于1亿元上市公司股份。

“和谐恒源及其一致行动人天津赛克环此前为获上市公司控股权已花费了数十亿元,此番再度推出亿元增持计划,显然不是想仅仅做好现有水泥主业,而从四川双马此前的一系列运作也可以看出,公司一直有着战略转型的考量。”有分析人士指出。

的确,尽管水泥仍为四川双马主业,但在控股股东易主和谐恒源之后,公司对外运作显著加快,尤其是在对外投资领域。

细心的投资者还不难发现,在IDG资本合伙人林栋梁入主后,四川双马管理层中已出现了多位具有IDG背景的人物。除林栋梁外,公司董事长谢建平于2004年加入IDG资本,担任副总裁职务;公司监事会主席郄岩此前也有过在IDG资本的任职经历,而公司董事杨士佳也具有着一定的股权投资背景。

依托多位具有IDG资本背景的管理团队,并以投资设立的合伙企业为平台,在保证未来水泥主业稳定运营的同时,其未来会否借助上述人员、平台优势实现进一步的转型发展,颇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