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玩转“人工智能” 阅片仅需10秒

走进爱尔眼科眼健康中心,在挂号、建立眼健康档案后,医生会花10来分钟带你走一道完整的眼科检查程序,而其中最关键也是最后一项检查则由人工智能(AI)介入。以往医生诊断一张眼底照片大概花费3至10分钟,而人工智能10秒钟即可完成。

爱尔眼科玩转人工智能
爱尔眼科玩转人工智能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对“黑科技”颇感兴趣。他向记者透露,他们正与合作伙伴留意一项可穿戴视觉导盲系统项目,该系统可以帮助盲人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人工智能等“黑科技”并非为玩而玩,显然,爱尔眼科有它的商业算盘。记者走访了解到,人工智能等“黑科技”将至少用于爱尔眼科的连锁医院、眼健康服务两大核心体系。

人工智能阅片仅需10秒

如同大多数人所记忆的,眼科检查的第一项仍是“视力表”检查,记者左、右眼视力分别为1.0、1.0。第二项检查则是仪器检查,为电脑验光仪。而第三项眼压检查颇令记者意外。该项检查的原理是:非接触式眼压计通过向被检眼喷射压缩空气,然后由红外光探测角膜受空气压力变形的程度,经由微处理器转换成眼压值。

相关数据在仪器上立马显现,通过爱尔眼科“目邻”APP或公众号,记者的互联网账户能在几秒钟之内获得所有数据。不走运的是,由于眼疲劳,记者右眼数值23.7mmHg,左眼数值27.5mmHg,而正常人眼压维持在10~21mmHg,诊疗报告建议“完善视野、24小时眼压等检查,排查青光眼”。

第四项检查为裂隙灯,简单来说,就是给眼睛正面表层(即“眼前段”)拍照,可以检查眼睑、结膜、角膜、晶状体等,在社区筛查中可以帮助较早发现白内障等疾病。

爱尔眼科人工智能目前正用于眼科最后一项检查——眼底照相机环节。顾名思义,眼底照相机可以拍摄眼睛底部(即“眼后段”)图像,涵盖视网膜、黄斑、视神经、血管等。仪器拍得眼底照片后,同步互联网化,可一键交由人工智能阅片,人工智能只须10秒钟即可初步判断被检者是否存在AMD(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DR(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等眼底疾病。如果不是人工智能阅片,一个有经验的眼科医生也要为此花费3至10分钟。

学习10万张眼底照片

爱尔眼科于2016年1月展开人工智能研究,但他们有着别人所没有的底气,那就是手握大量眼科数据。而信息化、数据化是人工智能的基础,其背后是算法、数据及学习。

以近年在围棋界掀起风暴的人工智能AlphaGo为例,其训练模式之一就是尽可能多地“吃掉”人类棋手的棋谱。据报道,2015年10月AlphaGo挑战人类棋手时,其“消化”的棋谱是3000万个,但到了挑战世界棋坛16冠王李世石的时候,嚼进肚子里的棋谱已经达到1亿。

正因为此,今年5月,在对垒失败后,柯洁感叹:“AlphaGo真的下得非常好,如果AlphaGo是人,跟去年比,真的是两个人了。原先它还是接近于人,现在越来越接近上帝了。”

“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惊叹它(指‘人工智能’)的学习、跃升能力。”爱尔眼科带队负责AI项目的极视互联总经理徐鸣表示。

爱尔眼科人工智能阅片平台系统最开始从DR(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入手进行研发,2016年1月至当年8月,系统学习了5万多张眼底照片,经过学习和模型调整,准确率达到82%。

第二阶段,系统开始辨识AMD(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再深入学习了4万多张眼底照片,DR准确率达到93.3%,AMD准确率达到93.07%。而国际同类诊断系统准确率目前为八成左右。

目前,爱尔眼科已经联手英特尔共同打造人工智能眼科疾病识别解决方案。“实际上,越往上走,难度越大,从90%到93%再到95%,这其中每一步可能不仅考验算法工程师的设计与灵性,也对学习数据量要求极高。”徐鸣表示,系统会启用自动学习模块,与医生进行学习来提高准确率,并在未来逐步扩展至如青光眼等其他眼科疾病诊断。

人工智能与商业算盘

人工智能等“黑科技”对爱尔眼科有着现实作用。其一,可用来助推爱尔眼科最为根本的连锁医院网络生态。据了解,到2017年8月底,全国各地已有192家爱尔眼科医院,其中上市公司体系中有70多家。上市公司披露,今年上半年,爱尔眼科保持了上市7年来的年均30%增长态势,实现营业收入25.9亿元,同比增34.9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扣非净利3.64亿元,同比增34.30%。门诊量224.98万人次,同比增长25.90%;手术量23.25万例,同比增长24.49%。

爱尔眼科医院及其并购基金正在孵化的医院,构成一套连锁医院网络生态,成为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梯队力量。在今年4月的股东大会上,爱尔眼科表示,2017年底前后将布局200家地级市医院,到2020年,将布局1000家县级医院。“一家县级医院总会有个200万至300万元利润,加上精细管理,空间还很大。”陈邦认为。

这其中会有一个不断扩张的医院布局与逐步培养的医生数量之间的矛盾,人工智能即服务于此。按陈邦设想,中远期,它将同信息化、远程医疗体系一起,帮助爱尔眼科地级、县域医院逐步接近与中心级、省会级大医院的诊疗水平。同时,这也可以给爱尔眼科的3000名医生释放更多空间。

另一方面,陈邦希望人工智能等推动爱尔眼科眼健康“互联网+”生态的发展。

爱尔眼科医疗生态的毛利率达到46.11%。爱尔眼科的逻辑是,眼健康服务是医疗行业的土壤,同时也是一大新板块。陈邦表示,爱尔眼科在线上已经建立了含“目邻”APP、远程诊疗平台等在内的云服务平台。线下则以当地爱尔眼科医院为主体,在区、县、社区、乡村设立健康站,通过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实现从健康管理端到治疗端的全程化管理,今后还可切入眼科保险等医疗金融领域。

爱尔眼科相关人士透露,其针对线上问诊的人工智能研究也即将展开,“其实,一切的背后都是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