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沪A股小幅上涨 两大因素导致量能不振

周二,深沪A股均小幅上涨,但两市成交量却萎缩至3000亿下方,当日市场上证50权重股贵州茅台、格力电器、中国平安等尾盘拉升,使得两市红盘报收。指数上行的后面是成交量的急剧萎缩,这种情况须谨慎为上。

深沪A股小幅上涨
深沪A股小幅上涨

同时,我们研究发现,为缓解流动性,周二央行信息显示:2017年6月6日人民银行开展MLF操作4980亿元,无逆回购操作。从A股市场交投来看,深沪A股全天成交仅2946.02亿元;相对于周一的3219.63亿元继续减少。研究认为,作为资金市特征的A股股票市场,量能不振的原因是什么,此需要投资者认真观察。和信研究认为,导致目前A股市场量能不振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首先,货币市场资金成本上升。研究发现,进入6月,货币市场显示的资金成本抬升迹象明显,至6月5日收盘,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市场上,隔夜加权利率已上行至2.8395%,较5月27日上行了逾30BP。

跟踪研究发现,5月份以来资金面压力一直不减,在6月份监管压力、6月末MPA考核以及缴准等季节性因素影响下,跨季资金需求较大,由此5月末资金利率下行主要集中于短端的隔夜和7天品种,3个月同业存单利率则仍在持续上行。进入6月份,资金压力逐渐转移至短端,而银行融出减少导致短端资金利率大幅上行。

此外,今年以来,随着资金利率的逐步攀升,债券发行利率也逐步提高。3年期公司债“17金一03”5月25日完成发行,票面利率达到9.3%,成为今年以来第三只发行利率超过9%的信用债。

因此从资金利率变化来看,成本抬升背景下,对于股票市场的影响也不断体现出来,进而导致市场交投不佳。

其次,存量博弈中对股市政策的敏感。很显然,A股市场今年以来呈现典型的存量博弈特征,而从目前来看,存量博弈的量能不断减少,显示市场参与交易的大部分投资者要么高位套牢,要么是投资风险意识提升,这种背景下,其对于股市政策的敏感较高,投资趋于谨慎与性的偏好上升。

近个时期以来,围绕证券市场的相关政策变化较快,比如IPO发行的速度变化、股市减持政策、可转债、资管通道变化、创投基金减持年限变化等,这些因素的变化对于股票市场而言,其很难短中期界定一个正负效应。近一年半来,IPO已经形成了数百家规模的上场,二级市场所形成的较高PE估值累积体,流通筹码市值的急剧放大沉淀,对于市场而言,消化恐怕没有一定的周期很难。

比如我们来研究近期减持限制制度,从发展与当前情况来看,有其必要性,有的与美国市场相关政策对比,但两者却又是不同的。经历过1929年的金融危机,美国于1933年的《144号条例》对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5%的大股东、公司高管、董事等关联方以及从关联方获取证券者的减持行为作出了详细规定,要求上述人士在卖出限制性证券时必须遵守慢走和披露程序。

如果你从公司关联方获得了限制性证券,并想向公众出售限制性或有控制权的证券,就需要同时符合《144号条例》列出的五个条件:1,卖出前必须持有这些限制性证券一年,锁定期开始于购买这些证券并足额付清时,且仅适用于限制性证券。

2,在抛售前必须公布证券发行方的最新信息。这就意味着发行方必须编写定期财务报表,进行提前报备。相较于我国的先减持后报备,美国的做法无疑能减少市场的抛压。

3,一年锁定期满后,每三个月可以出售的股份数额不能超过同类已发行股份的1%或四周内平均周交易量(美国三大交易所交易)的较大者。对于柜台交易的股票,包括在OTC场外市场和粉单市场交易的只能按1%的数额出售。

4,此类出售必须在各方面都看作是常规的交易行为。不能做广告,经纪人不能收取高于正常水平的佣金,以防止利益输送。最后,美国证监会(SEC)特别突出对高级管理层、董事等内部交易的监管,要求此类人员每三个月的总交易额大于5万美元或交易量大于5000股,须向证监会提交书面申请。

由于中国的情况与百年发展的美国市场有其不同,国情有别、市场交易机制等有别等,因此减持政策的变化效果如何,其发展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影响。

总体来看,资金成本的抬升及股票市场政策的演变可能是导致目前市场交投的两大主要原因,同时,市场存量本身博弈的演变、投资弱周期阶段、大阶段技术压制、国际评级机构的负面评级等也是导致投资者交易行为的重要因素。研究认为,上证50在今年出现相对强势,但如果量能持续不振,其股价的回落也存在较大概率。

毕竟存量博弈的变化轨迹来看,显示由两个月前沪深日成交总和的5500亿,变为目前的3000亿左右的量能,显示市场沉淀筹码或套牢筹码增加。对于目前量能萎缩,市场存在两种可能,即地量地价与品种反弹,因此从市场操作来看,如果没有持续量能跟上,则仍应采取谨慎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