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新发规模创年内新低 行业转型仍待探索

金融业严监管效应显现。Wind数据显示,5月信托业新发行产品数量和规模进一步下滑,双双创下年内新低。业内人士认为,4月上中旬,银监会半个月内连续出台7个监管文件,要求消除多层嵌套和去通道化以及限制监管套利行为。

信托新发规模年内新低
信托新发规模年内新低

短期内,信托业通道业务、房地产信托业务等传统融资类业务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新发规模创年内新低

Wind数据显示,5月信托产品新发行合计372只,规模652.7亿元,平均预计年化收益率6.35%,新发行数量与规模均创下年内新低。其中,3月和4月新发行产品数量分别为747只和562只,新发行产品规模分别为1495.7亿元和791.2亿元。这意味着,4月份和5月份信托新发行数量与规模接连下滑。

业内人士认为,4月份银监会出台7个监管文件后,越来越多信托公司提高风控标准,应对严格的监管检查,新发行产品的数量自然受到限制。

按照资金运用方式划分,5月证券投资类信托新发行120只产品,合计规模109.7亿元,环比下降45.12%;贷款类信托新发行41只,合计规模60.15亿元,环比下降39.4%;债权投资类信托新发行6只,合计规模4.9亿元,环比下降75%。

信托业首当其冲的是通道业务。系列监管文件中明确提出,要消除多层嵌套、去通道化、限制监管套利。其中,银监会46号文中对“三套利”作了颇为细致的规定,例如“通过借助信托等通道方,设立定向资管计划等模式,规避资本充足指标”等。中融信托研究部认为,可以预计信托的通道业务会出现明显回落,或将对未来信托业增资形成一定制约。

系列监管文件还对传统信托融资类业务也有影响。例如,6号文中明确指出“重点关注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量较大、占比较高的信托公司”。因此,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长会有所受限。

按投资领域划分,5月房地产信托新发行产品数量14只,合计规模35.2亿元,规模环比有所增长,但较3月房地产信托规模55.8亿元减少36.92%;基础设施信托新发行产品规模合计仅5000万元,较3月和4月的亿元级规模大幅减少。

行业转型仍待探索

中融信托研究部认为,新的监管要求将使信托业通道业务承压,或对未来信托业的增长形成一定的制约,但长期来看,这种“强监管”有利于信托向本源回归,信托公司也可以此为契机,提升主动管理能力。

实际上,5月份除了新产品发行数量和规模下滑,信托产品成立的数据也出现下滑。用益信托数据显示,5月新成立信托产品523只,规模合计1108.4亿元,环比下降6.6%。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认为,4月以来信托新发行产品出现下滑,与信托业遇到困境有关。信托投融资面临一定限制,整个信托业仍然在深度转型中。

中融信托研究部认为,此次监管打破了资管行业过去的业务模式,包括通道模式、嵌套模式以及同业模式等,继而对行业内不同产品结构的机构收入和规模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西北地区一位信托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尽管去年年底召开的信托业年会上,银监会有关领导提出了信托业八大业务分类,为信托业发展转型指出了方向,但是今年以来监管层连续下发多个监管文件,要求公司自查和整改,又使得公司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审视转型的方向。

“不少公司忙自查和接受银监局现场检查,在严监管环境下,选择观望,暂停了不少新项目,今年5个月都过去了,做的业务量同比少很多。下一步需要监管或者行业探讨转型的明确方向,给行业明确信号哪些业务可以开展,哪些可以重点开展。”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表示,“下半年公司得加紧干,否则年初制定的利润目标难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