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5月地方债发行1.35万亿 成本上升招标利率提高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不少省份债券招标上限为同期国债收益率上浮15%,但黑龙江、福建、内蒙古、广西等省份已将上限提至30%。截至5月31日,全国地方政府债券今年发行规模约1.35万亿,相较于全年预计5万亿左右发行计划而言,发行进度较慢。其中,新增债券为1380亿元,占比约10%;剩下置换债券规模为1.2万亿元,占比达90%。

成本上升招标利率提高
成本上升招标利率提高

随着整体资金成本的上涨,地方债发行成本也在上升。部分省份地方债发行利率,在稳步上涨的同期国债收益率基础上,上浮比例超20%。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不少省份债券招标上限为同期国债收益率上浮15%,但黑龙江、福建、内蒙古、广西等省份已将上限提至30%。

去年上海在上交所试点发行地方债,今年已经有河北、山东、内蒙古在上交所发地方债规模约961亿元,三省招标利率上限也不断放开,从15%到25%,内蒙古提高到30%。

有参与承销的券商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上交所发行地方债的市场化程度在提高,最早部分额度需要券商自行消化,内蒙古地方债承销中卖给投资者的规模有40亿元。内蒙古招标利率上限放开到30%,提高了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发行成本上升

今年前5个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为1.35万亿元。占绝大多数的置换债券中,通过定向置换的额度达到6240亿元,占比约52%,相较前几年定向置换比重进一步提高。2017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为1.63万亿,前5个月仅发行1380亿元新增债券。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对记者表示,与2016年同期相比,今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和进度是明显偏低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今年虽然新增地方政府债额度从2016年的1.18万亿增加至1.63万亿,但置换债券额度从5万亿降至3万亿左右,总发行额度的减少,使得今年前几个月发行规模和进度慢于去年同期。二是金融去杠杆之下,资金面收紧,各类型债券的发行难度和成本都在上升,也影响了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进度。

今年以来,市场资金成本在稳步上升。如3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月底的2.9%左右,稳步攀升至5月底的3.6%左右。

地方债发行利率,与同期国债收益率的差距也在不断拉大。3月份公开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相较同期国债收益率,中标利率上浮比例多数不超过10%。进入4月份,公开发行地方债的中标利率上浮超过10%,其中,辽宁4月18日公开发行的一批地方债,中标利率相较同期国债收益率上浮了约15%。进入5月份,有更多公开招标的地方债,其中标利率相较同期国债收益率上浮超15%,部分突破20%。

5月5日,黑龙江公开发行的一批地方债,招标利率上限提至同期国债收益率的30%。其中,黑龙江5年期专项债券中标利率为4.16%,相较同期国债收益率上浮了22%。

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资金成本不断上升,这使得定向置换变成一笔划算的买卖——定向置换相较同期公开发行利率要高,但市场整体利率的稳步上升,使得定向置换债券利率相较晚几天公开发行债券的利率要低。

如5月8日,新疆定向置换的3年期地方债利率为3.85%,比当天新疆公开发行利率3.80%稍高一些。但一周之后的5月15日,青岛公开发行的3年期地方债利率达到3.99%——早前新疆定向置换成本,比青岛公开发行利率要低。

在发行成本整体上扬进程中,部分省份仍能紧贴同期国债收益率,地区发行成本差异似有凸显。如4月14日,浙江公开发行的一批地方债中,有两只与同期国债收益率平均值持平,以招标利率下限成交。5月9日,北京公开发行的两只地方债中,也是紧贴招标利率下限,仅上浮1BP.

提高招标利率上限

利差扩大背景下,有更多的省份将招标利率上限放开到30%。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有广西、福建、内蒙古、黑龙江在其招标发行规则文件中明确规定,招标下限为同期国债收益率平均值,而上限为平均值上浮30%。部分已经公开招标发行规则的省份,如广东、浙江、上海、江苏、陕西、山西、海南等,其招标上限仍为平均值上浮15%。

5月23日,广西公开发行的一批地方债,其招标区间上限也提到30%。不过,当天发行的四只广西地方债,最终中标利率在同期国债收益率基础上上浮了17%左右。

今年地方债发行的一大亮点,在于有更多省份选择去交易所发行债券。5月初,上交所组织券商动员大会,鼓励券商承销地方债并到交易所发行地方债。5月9日、5月19日、5月22日,河北、山东、内蒙古在上交所发行了总计961亿元债券。

李奇霖表示,提高地方政府债券流动性,定价更加市场化,这是监管层动员券商机构承销地方债的目的。目前地方政府债券的主要投资人是商业银行,面临收益率低、转手率低等问题,商业银行参与配置的积极性也在降低。动员券商的积极性,主要看中的是券商的做市商、经纪商身份,初期可能需要券商加大投资力度,后续随着地方政府债流动性的增强,在二级市场逐步退出。

三省公开招投标区间上限不断打开。河北给出招标利率区间上限为上浮15%,山东提高到25%,内蒙古则提高到30%。从发行结果来看,三省中标利率利差不断扩大,相较同期国债收益率大致上浮5%、15%、20%,距离招标上限仍有一定空间。

这被认为是地方债发行更趋市场化的一个标志。上述参与地方债承销的券商机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河北、山东、内蒙古三省,越往后市场化程度越高,内蒙古招标利率上限达到30%,这对投资人吸引力大得多。

此外,三省在上交所发行地方债,也获得更多投资群体。5月22日,内蒙古发行总计211.5亿元地方债,4家券商承销机构中标42.2亿元,占比为20%,这一比例比山东要高。

上述券商承销机构人士表示,以前地方债银行作为主承销商,大部分由银行自行购买,且多持有到期,相互转让意愿不强。券商承销地方债,自己能消化一部分,但更多要发动其他投资者来购买。券商参与其中的积极意义,在于让地方债为更多投资者所熟悉并参与进来,改善地方债的流动性,进而吸引更多投资人。

今年还有3万亿多地方债待发行。李奇霖表示,在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交易所发行地方政府债面临一定的难度,还有成本上升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增强二级市场的流动性,降低投资者承担的流动性风险,切实提高各类型投资者的参与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