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价新机制显效 离岸人民币强力反弹

5月31日,作为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价机制调整后,在岸市场首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强力反弹。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升值65个基点至6.863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报6.8140,回到去年11月14日的阶段高点。受在岸市场带动,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路升值,截至发稿,最多升至6.7586,逼近去年10月21日的阶段高位,日内波动幅度超过700个基点。

离岸人民币强力反弹
离岸人民币强力反弹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告诉记者,在引入逆周期因子后,多数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兑美元应该加速升值。过去几天内地休市,昨天开市后人民币中间价上升,离岸市场因此强化了人民币的升值预期。

离岸人民币强力反弹

5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称,确实考虑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主要目的是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消息发布后,由于内地市场进入端午假期,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维持窄幅波动,但到5月31日则出现了强力反弹。

管涛指出,自有关方面证实在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加入逆周期调节因子后,昨日内地开市后人民币中间价上升,离岸市场投资者的情绪应该受到了这个因素影响,并对这一因素进行了自我强化和自我实现。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洪灏则分析指出,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本来就不是很充裕,这样的市场是比较容易放大汇率波动的。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引入逆周期因子正当其时。从政策成本看,由于当前人民币汇率运行趋稳且高估压力释放完毕,引入逆周期因子可以因势利导地实现平滑、有序的机制调整,避免对市场产生剧烈冲击。从政策收益看,经过“8·11”汇改后的漫长调整,人民币有效汇率与均衡汇率已基本吻合。此时引入逆周期因子,能够预防顺周期波动再度扩大币值错估,使有效汇率和均衡汇率的偏离维持在合理范围。此外,这一举措也将进一步推动人民币汇率回归调节中国经济内外部均衡的功能本位。

那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回稳是昙花一现,还是中长期的大势所趋呢?

对此,程实认为,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三大关键支柱已然形成,为长期走势趋稳奠定了基础。从内因看,今年初的预期管理不仅有效打破了空头的人民币贬值预期,更对此形成了长效抑制;从外因看,由于美元阶段性趋弱,人民币汇率运行环境改善,我国汇率政策已摆脱两难困局;从基本面看,“8·11”汇改至今,人民币有效汇率高估压力的释放已经阶段性完成。

华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阳则指出,起码在6月份,人民币汇率来自美元方面的压力应该不大。虽然市场对美联储6月份加息的预期不断升温,但因为欧央行可能会在6月议息会议上修改对QE的措辞,从而带动欧元走强,使得美元承压。

管涛也认为,逆周期调节因子针对的便是之前的定价机制只反映外部冲击的顺周期性。即便美国6月份加息预期走强,但如果国内经济基本面继续向好,逆周期因子就能发挥作用,对顺周期的外部冲击起到一定的抵消作用,人民币兑美元也就不必然会贬值。

人民币隔夜HIBOR暴涨

值得注意的是,昨日人民币隔夜HIBOR(香港银行同行业拆借利率)暴涨至21.07933%,较上一交易日涨1572.65个基点,为1月6日以来新高。其他期限利率则全线走低,其中7天期品种利率回落556个基点至7.85201%,14天期利率回落356个基点至6.58007%。

对此,业界普遍认为,监管层上周公布中间价定价机制会加入逆周期因子,但没有公布详细内容,使得银行业预留资金应付日后变动,是导致人民币隔夜HIBOR利率走高的一个重要因素。此外,渣打中国宏观策略师刘洁表示,评级机构穆迪调降中国和中国香港评级后有中资大行干预,买人民币沽美元后没有在市场注入流动性,估计目前个别银行急需短钱,要高息拆借资金,但整个市场仍然正常运作。

洪灏向记者表示,人民币隔夜HIBOR大涨显示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因某种原因紧缺。“昨天公布的经济数据略好于预期,再加上债券通的预期和美元的弱势,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增加。”洪灏进一步表示,由于美联储很可能将于6月加息,如果我国的利率水平不变,那么现在人民币升值可以看作是一种对抗美联储加息之后贬值预期回暖的策略。

徐阳则指出,离岸人民币市场短线流动性异常紧张,拆借成本不断上升,但相对长期的流动性暂时不值得担忧。同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趋紧,导致离岸市场空方撤退,这又会加速离岸人民币汇率的升值。

管涛认为,如果从市场的原因来讲,大家都认为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一看到这种情形,大家争相把美元的多头去掉,反向做人民币多头,也就是说人民币空头平仓,转向多头。本来这个市场上人民币的总量就比较少,这样短期内就会推高HIBOR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