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期货市场全线大跌 黑色系全线走软

周四商品期货市场全线大跌,国内商品期货夜盘收盘,铁矿石收跌5.71%,焦煤、焦炭分别收跌3.31%、2.69%。螺纹钢、热轧卷板分别收跌2.36%、3.02%,沥青、橡胶分别收跌1.65%、3.86%。此外,金、银目前分别跌1.2%、2.1%;有色板块铜、镍跌幅居前,目前分别跌1.2%、2.4%。

周四期货市场全线大跌
周四期货市场全线大跌

在产能提振、库存攀升的同时,中国4月PMI数据显示近期终端需求不及预期,企业未来生产经营将趋于保守,加上美联储6月加息预期影响,市场判断大宗商品因此遭遇打压。周三,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收报1034点,较前一交易日跌39点或3.63%,连续11个交易日下跌,显示全球大宗商品需求出现疲软趋势。

尽管近期美国经济数据的疲软表现,令美联储在此次议息会议前身处“逆境”,但美联储会后声明却依然强势地展露了鹰派的基调。受此影响,美联储6月加息概率可谓直线飙升,美元受提振走强,大宗商品普遍受打压。

援引分析人士称,钢价反弹无力拖累了煤焦价格大幅下挫。在供应压力逐渐加大,叠加需求回落的背景下,预计5月份双焦期货将延续偏空走势。据悉,中国神华、中煤能源两大煤企日前率先下调煤价。分析认为,在政策的引导下,未来煤炭供给将呈现不断宽松的趋势,煤价将进入下跌通道。

铁矿石方面,最新一期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量报1.3195亿吨,结束三连跌,且连续七周库存量站稳1.3亿吨关口。

大宗商品普跌

目前彭博大宗商品指数已经跌至了五个月新低,几乎完全抹去了特朗普去年11月赢得大选后的所有涨幅。在所有商品分类中,工业金属和油价可谓在近期领跌。

先来看“大宗商品之王”原油。美国WTI原油本周一度大跌逼近了3月下旬所创出的年内低点47.06美元。随着市场对OPEC减产效果的忧虑重燃,目前美国WTI油价已经从4月中旬的近每桶54美元回落超过10%。

工业金属方面,铜价隔夜的暴跌也触目惊心。受LME库存大涨影响,在周一升至1个月新高后,铜期货价格周三重挫3.6%跌至三周低位。市场对铜的需求表现疲软,本周现货铜与三个月期铜之间的折扣升至28%。LevmetUKLtd分析师LeonWestgate表示,更大的库存以及铜价曲线的变化与此前市场的预期相悖。市场此前预计,今年铜市将进入供不应求的状态。此外,工业金属中隔夜暴跌的还远不止期铜。LME期镍周三亦大跌3.3%逼近九个月低位。

相比于上述品种的大跌,近期亦显著走软的黄金白银等贵金属资产,如今反倒变得小巫见大巫。金价周三跌至一个月低位,因美元走坚,此前美联储一如预期维持利率不变,加之市场对法国极右翼总统候选人意外获胜的预期减弱。白银期货2001年以来最长的连跌走势则进一步延续,投资者愈发担心一系列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预示需求下降。

大宗商品低迷原因

从资产配置角度来看,分析人士指出,国内钢铁板块金融资产中长期内仍由国内因素主导。

黑色系投资方面,新纪元期货矿钢分析师石磊指出,黑色系的本轮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对长达五年单边下跌市的技术修复,但绝没有脱离宏观面和基本面的支撑。不仅黑色系,整个商品市场几乎都是在2015年底开启上涨,而钢铁去产能这个炒作题材进一步助推了黑色商品价格的上扬。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平稳,资金逐步“脱虚向实”,黑色产业链行业利润渐渐修复。而下游房地产投资先扬后抑、基建投资持续加码以及钢材出口回暖,使得长期处于库存低位的螺纹钢和双焦表现强劲。

石磊表示,黑色商品价格确实受到资金推动有些“虚高”,2017年一季度以来上涨动能衰减,黑色系纷纷下挫跌幅不浅,房地产市场出现新一轮严厉的调控,钢材出口下滑、铁矿石库存创新高等利空题材频现。不过,对于其未来行情仍然持相对乐观的态度,应该不会再创新低,市场倾向于宽幅震荡,理由是宏观经济很难再次探底、去产能仍在深化、一二线房地产受阻被三四线市场所弥补、基建投资稳定。

针对钢铁股的投资逻辑,长江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在过去的投资框架中,业绩是决定公司价值和股价的核心因素。就钢铁而言,重资产的特点使得利润对收入更为敏感,因此钢价一直是基本面分析的主导变量。然而2014年以来,钢铁股价不仅与持续下跌的钢价背离,也开始与恶化的盈利出现背离。如果说股价上涨更多是因为中长期的预期改变。股价上涨背后,行业估值修复幅度一度显著超越了基本面所能承受的程度。

长江证券认为,从预期来看,钢铁本轮上涨更多是改革的大背景赋予了基本面相对较差的钢铁公司转型重组的期权价值,因此主业相对更差、转型概率更高的钢铁公司在本轮上涨中表现得更快更好。与基本面无关但题材概念有利提升估值弹性的低估值、低市值钢铁股仍是增量资金的首选,眼前可配置的标的包括“一带一路”、京津冀相关概念、长江中游城市群概念、国企改革、细分领域龙头、转型经济新兴代表以及具有重组预期个股。

具体来看,业内人士还指出,钢铁投资路线主要有五条:一是弹性大的华菱、安钢等;二是受益去产能的公司;三是军工特钢,诸如抚顺钢铁、西宁特钢;四是市值小有重组潜质、连续两年出现亏损、面临退市可能且未来有中央企业和地方企业重组预期的公司;五是单纯看业绩,业绩好的龙头公司,如板材龙头宝钢股份、大冶特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