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之祸 宁波余姚昔日首富谷秀龙跑路

作为宁波余姚曾经的首富谷秀龙,近期被曝在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后跑路留下20多亿元贷款债务“坑了”近30家银行,其中不乏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和地方银行。由于贷款无法偿还,企业抵押物也难以快速变现,该企业与多家银行的官司持续至今。

余姚首富谷秀龙跑路
余姚首富谷秀龙跑路

据记者了解,谷秀龙的跑路是当前房地产行业风险的典型案例。此前,谷秀龙名下有多家企业,业务经营范围涵盖了钢厂、酒店、贸易和房地产开发。由于宁波余姚的房地产行情不景气,而商业银行贷款不足,谷秀龙地产项目资金出现缺口,被迫求助于民间高利贷。经历了一年多的艰难维系,资金窟窿越来越大,最终跑路留下巨额债务。

昔日首富

谈及“首富”,往往风光无限。然而宁波余姚曾经的首富谷秀龙如今却落得跑路的结局。近日,网络爆料“宁波谷秀龙欠款9位数跑路,堪比本地版蔡成功”,并称30多家银行牵涉其中,累计近25亿元。

记者了解到,谷秀龙跑路事发已一年多时间,至今在当地影响颇大。银行与他名下企业的追债官司频频,尽管部分企业贷款当时拥有足额抵押,但是“变现”很难,且如今处置损失不菲。

据了解,谷秀龙出生上世纪60年代,靠做金属公司起家,先后在宁波、天津等地开钢厂、建材公司和搞房地产开发。2007年,他回老家宁波余姚市成立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建项目中塑大厦五星级酒店、龙鼎公司红星美凯龙家具城等。

“许多余姚的标志性建筑都是他的资产,曾经确为当地首富。”余姚当地银行人士称,谷秀龙的困难源于红星美凯龙商圈项目,行业不景气导致了资金链断裂。

据该人士介绍,余姚红星美凯龙商圈项目是当时的一个重点地产项目工程,包含了商城加周边的商业、住宅。谷秀龙原计划通过住宅的销售带动整个商圈建设,但是中途房地产在当地陷入低谷,销售形势不佳,部分银行贷款也没有到位,企业资金链紧绷。

“民间借贷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位知情人士称,由于资金短缺,谷秀龙对外一直在筹集资金。鉴于他在当地的影响力非常大,不少周边老百姓,甚至公务员都以集资方式将钱放在谷秀龙的公司。可能后来的跑路也源于民间借贷的逼债。

据了解,谷秀龙在天津开钢厂时曾结识一位吴女士,两人因供货关系一直合作比较愉快。2015年9月,谷秀龙向吴女士借款1.5亿元,至今也未归还。

“谷秀龙已经移民加拿大了,债务的处置只能靠法院。但是,这种债务处置时间长且变现难,房地产行业的波动也大,银行只可能尽量降低损失。”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此外,30多家银行的官司一直延续至今,多数银行均有所损失。

银行追债

2017年3月22日,浙江余姚市人民法院披露的民事一审判决书中,余姚市中塑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谷秀龙被追偿余姚市巨邦化工借款连带责任本息398万元,但是两家公司涉及的四名被告早已下落不明。

事实上,谷秀龙跑路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而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下半年,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地方银行在内的近30家银行均对谷秀龙及其控制公司追债,已知最大一笔债务为某国有银行2.7亿元,最小的债务一笔也在近千万元,总体债务规模高达数十亿元。

记者了解到,由谷秀龙实际控制的产业和公司的贷款主体较多,一家银行可能涉及到多笔贷款,而一家旗下公司则有多家银行债务,同时谷秀龙和控制公司尚且对外有较多的债务担保,他的跑路直接引起了当地银行系统的地震。

相关资料显示,余姚市大桥物资有限公司、余姚市超力钢材有限公司、余姚市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余姚市成龙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余姚市龙鼎商业广场、余姚市中塑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余姚市中塑石浦大酒店等均为谷秀龙贷款企业。

余姚市相关银行人士称,谷秀龙跑路之后,旗下资产纷纷被银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但是部分银行债务却已经没有实际财产执行。

“谷秀龙刚刚出事时,并没有跑路。当地政府也希望能够挽救该企业,两次在市里面开协调会。但是,后来窟窿太大了,跑路后账户的剩余资金和财产也少了一些,部分银行是错过了申请财产保全的最好时机。”上述余姚市相关银行人士认为,谷秀龙因为涉及到民间借贷,可能一些资金和财产也偿债了民间高利贷。

该人士向记者透露,作为曾经余姚市的首富,谷秀龙用旗下不同公司在当地一家银行贷款规模很容易就过亿。“他跑路之后,银行贷款怎么也有几十亿元,就看抵押有多少了。”

记者联系余姚市中塑石浦大酒店(谷秀龙原旗下产业),内部工作人称“酒店可能已不在谷秀龙旗下,股东已经换了”。

地产之祸

谷秀龙的跑路在余姚已经成为地产风险事件的一个典型。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房价一直上涨的同时,宁波余姚这类二三线城市的地产却大不相同,房价和市场的不景气直接引发了风险,对于银行业的打击也较为沉重。

“房价下跌或者卖不出去,企业都会出现问题。”一家股份银行信贷部人士认为,如今房地产开放商的债务杠杆太高,过度融资现象也非常严重。

他认为,宁波余姚市比较奇特,当地的房地产情况极度糟糕,与周边城市形成鲜明对比。“余姚的一套别墅,可能与宁波市区的一套百平的普通房子价格差不多。最近有一个世茂牟山湖项目别墅一次性降价40%,可能这也只是开始。”

记者还了解到,余姚市区新建商品房价格在10000元/平方米左右,一些本土企业开发的别墅价格略高,但是基本有价无市。“供应量远远大于需求,商品房降价的情况非常多,自两三年前就是这样,也就有了谷秀龙的事情。”上述余姚市相关银行人士称。

比较有意思的是,如今余姚市的楼市也在艰难时刻,价格和市场与谷秀龙跑路时相当,甚至略有不如,这不仅加大了银行处置抵押物的难度,损失也会相应更大。

记者了解到,谷秀龙从首富到跑路,归根于余姚市龙鼎商业圈的项目,融资一断,风险就突显出来了。实际上,银监会一直在严查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并颁布了不少的政策和措施。然而,这类多产业性质的集团企业,能够通过很多渠道来向银行拿到资金。

近日,银监会在召开的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明确提出了合理控制房地产融资业务增速,有效防范集中度风险,严禁银行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并将房地产风险列入了控制的十大风险中。

“在二三线城市,商业银行都流行‘垒大户’的做法,对于房地产风险的控制也实施了名单制,仅仅向龙头企业提供资金信贷。这种做法虽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风险,有种银行抱团取暖的意味,但是一旦风险爆发损失也不会小。”上述余姚市相关银行人士认为,余姚房地产的事情也为国内银行业敲了警钟,房地产的起落是可能直接引发系统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