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资金赎回苗头出现 机构乐观看待抛压

委外拐点观察

4月18日,一位债券交易员透露,此次某国有大行赎回的债券基金中主要以面值在1以上的债券基金为主。委外的监管变化正在袭来。4月18日,有市场传闻称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于近日大举赎回委外近千亿元,这一消息很快在业内引发讨论。

委外资金赎回苗头出现
委外资金赎回苗头出现

4月19日,包括银行渠道、公募基金在内的多位机构人士向记者指出,某国有大行确实正在着手赎回部分委外资金,不仅包括公募、专户,还有券商资管,其中仅从某家基金公司处赎回的委外规模就达到近百亿元,不过对于“近千亿”这个数额无从查证。

事实上,最近几个交易日债市确实有大额卖盘出现,而个别基金净值的异常飙涨背后也指向机构资金的撤离。

4月19日,多位受访的机构人士指出,近期监管层对银行下发的多份监管指导文件,均指向银行同业业务,这对委外业务的影响将持续发挥效力。而随着银行赎回委外动作的开展,将对债券市场带来一定压力。

委外赎回苗头出现

4月19日,北京一位固收人士预估,“大银行一般与排名前十几二十的基金公司都有合作,加起来赎回近千亿元是有可能的,从最近几个交易日来看债市均有大额卖盘出现。但这种赎回肯定不会是近千亿的卖盘直接抛出来,因为即使银行有意向赎回也不可能做到一刀切,赎回的节奏必然是相对缓慢的,市场没有那么大的买盘来承接。”

上述固收人士表示,“其实不仅仅是国有大行,由于MPA考核以及银监会近期对银行监管的趋严,做委外的银行在目前这个阶段可能都会有赎回的想法,只不过有的已经付诸实践有的还在考虑,它能不能拿回钱,或者以什么样的方式拿回钱都还是未知数。”

从个别基金近期异常的净值表现,亦能探寻疑似机构资金的撤离的蛛丝马迹。以鹏华弘达混合A为例,该基金成立于去年8月,4月18日鹏华弘达A的单日净值涨幅高达98.10%,而据其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其机构投资者持有份额占比为100%,单日净值出现如此大变动极有可能是机构资金赎回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业绩表现较优的债券基金成为银行赎回重点对象,4月19日,一位债券交易员透露,此次某国有大行赎回的债券基金中主要以面值在1以上的债券基金为主。

对于近期市场上出现的委外赎回苗头,4月19日,九泰基金绝对收益事业部总经理张勇认为,应该正常看待。“往后还会有委外资金赎回,因为这是一个申购开放基金的正常行为,不用看得那么严重,银行也得靠赎回才能收回成本及投资收益。委外与之前的分级基金一样,某种程度而言也是牛市产品,因为银行也是冲着获得超额回报这个目标来的,结果遇到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债券的熊市,收益都不够它的理财成本,在这样的背景下银行赎回也是理所当然。”

实际上,银行委外资金的机动性也为其赎回创造了条件。4月19日,华南一位债券基金经理指出,“大行委外基本是单一投资者,它与机构签订的合同可能是一年或两年,如果按合同办事就会到期再结束,但如果中间银行有压力,它抽走其中大部分是可能的。对银行来说它的钱其实也没法给机构承诺一定会存续到哪个时间,一旦银行资金紧张随时会抽走,很多银行都这样。”

4月19日,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赵晨(化名)也向记者表示,“很多委外合同不设期限,银行也不说具体的合作期限,所以银行的赎回很具机动性,但一般银行不会全部赎光,而是会留有一定的底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