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重钢披星戴帽 净亏近47亿或成钢企“亏损王”

净亏近47亿4月起披星戴帽

因连续两年亏损,*ST重钢5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披星戴帽”。梳理上市公司财报(预告)发现,近47亿元的净亏额,使得*ST重钢极可能成为2016年上市钢企中的“亏损王”。*ST重钢董秘对记者表示,“目前,相关重组工作正在推进中,结果如何不便预测。”

*ST重钢披星戴帽
*ST重钢披星戴帽

对大多数钢企而言,2016年景气度尚佳,于2015年底跌至1600元/吨附近低点的螺纹钢价,在2016年得到修复性反弹。据找钢指数APP统计,去年12月,上海地区螺纹钢价一度升破3500元高点,全年涨幅超过100%。

在钢价持续上涨带动下,钢铁企业利润大幅回升。工信部3月初发布的钢铁行业运行情况通报中,“2016年钢铁全行业实现扭亏为盈。重点统计钢企实现销售收入2.8万亿元;累计盈利303.78亿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据此前记者统计,36家主要钢铁上市公司中,有33家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29家预计净利为正,盈利企业数占比近9成;其中有18家扭亏为盈。甚至连2015年亏损大户“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合并后已退市)也实现扭亏,预计2016年净利4.06亿元;鞍钢股份(000898.SZ)预计净利16.10亿,比2015年同期亏损45.93亿的业绩大幅改善。

然而,*ST重钢3月31日晚发布的财报却与上述情况形成尴尬对比。

财报显示,在去产能及大宗市场复苏背景下,*ST重钢(601005.SH)全年营收44.15亿元,亏损46.86亿元。与此同时,资产负债率同比增加11.71个百分点至100.2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亿元,资不抵债。

记者梳理财报或预告发现,发布成绩单的上市钢企中,仅有华菱钢铁(预亏8亿至13亿)、山东钢铁(预亏5.3亿至6.9亿)和*ST重钢三家亏损,其中*ST重钢的巨亏近47亿,虽较去年减亏13亿,但成为2016年度上市钢企“亏损王”仍是大概率事件。

*ST重钢已在亏损边缘挣扎多年。自2011年钢铁行业下行以来,*ST重钢的业绩就呈下降趋势。2011年出现亏损,2012年、2014年分别在年度末幸运扭亏,勉强避开“戴帽”风险。而2015年,重庆钢铁亏损近60亿元。

在4月1日的公告中,*ST重钢称“因公司2015年度、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利均为负值,且2016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4月5日,在沪市开盘之际,上市公司股票简称正式由“重庆钢铁”变更为“*ST重钢”。

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向春向表示,*ST重钢连续亏损的主因,首先是近几年市场下行,国有钢企背负的人员、债务包袱沉重;其次,债务导致的现金流紧张,又影响到正常生产经营及高炉利用率,间接导致产量下降。此外,重庆相对沿海钢企地域偏远,也导致原、燃料采购和钢材运输成本高出许多。

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还指出,在此前债务高企的背景下,重钢进行了环保搬迁,这也加大了企业的财务成本。“从产量数据也能看出,重钢去年粗钢产量才235.5万吨,按产能600万吨估算,实际利用率仅38%。”

对于2017年主营业绩能否好转,徐向春表示,今年全国钢铁行业继续实施的去产能及基建等下游需求增长,有望给钢企带来更好的市场环境和利润。对ST*重钢而言这是一个利好的外在条件,而能否扭亏,关键还在企业自身的降本增效及改革方面的作为。

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在年初一次会议上指出,2016年重庆钢铁未能扭亏,连续两年亏损将遭“ST”处理,“如果2017年再亏损,将被迫暂停上市。2017年是重钢扭亏脱困的关键之年,重钢必须要迈过控亏扭亏这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