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畅谈货币政策:量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

2017年3月26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货币政策的‘度’”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货币政策在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之后,目前全球已经到达了这次周期的尾部,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不再是宽松的政策。不过他也指出,因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在不同国家以不同的速度进行,因此货币政策也不是完全协调一致的。

量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
量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

周小川说,在中国,过去为了应对全球经济危机,中国的货币政策是适度扩张的货币政策,但是在2010年年底的时候,中国已经回到谨慎的货币政策。他指出,全球经济的复苏会经过很多曲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因此货币政策也需要逐渐改变,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他认为,这个方向需要看到货币政策限度,要认真去考虑什么时候如何离开货币政策宽松的周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对于再通胀的问题,周小川认为,尽管目前在一些国家已经看到再通胀,但是从全球总体情况来看,判断是否再通胀仍然为时尚早。他认为,今年已经有些国家在全球商品市场价格上扬,因此对待再通胀的现象,应该要保持审慎的态度,这跟货币政策的制定有着直接关系。

周小川还表示,在执行多年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在全球、在很多国家已经放弃了流动性。他指出,虽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已经开始紧缩,但是这仍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某些期间,我们会强调结构改革以及其他长期的发展战略,会发出信号告诉人们不要太依赖于货币政策,但是这个信号的发出是很重要的。”

不能太依赖货币政策应转向审慎了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于3月23日-26日在海南博鳌举办,主题为“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并发言。

周小川表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仍未解决,足以见到全球经济复苏是一个曲折、渐进的过程,因此,各国的货币政策也需要重新改变,“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周小川坦言,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比如对日本央行既是如此。“但我认为这个方向就是要看到货币政策的限度,要认真地去考虑什么时候离开货币宽松周期”。

周小川强调,虽然货币政策制订当局已经开始实行紧缩政策,但这一过程应是渐进的。“在某些时期,我们会强调结构改革以及其他长期的发展战略,以发出信号告诉人们不要太依赖于货币政策,这个信号的发出是很重要的”。

创造工具让货币政策促结构性改革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从长期的改革和结构政策来看,中国从很多年前已经开始长期的结构性改革,从过去特别依赖出口转为特别强调内需。

他指出,中国已经加大了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尤其是在全球金融危机刚开始的阶段。过去来说,中国太依赖于制造业,服务业相对薄弱,但在中国政府强烈豪宅增长服务业的情况下,近些年服务业已经占到中国GDP的一半以上,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从中短期关注的重点来看,周小川认为,在中国,从去年开始就在实行“三去一降一补”政策,减少库存和债务杠杆率,减少企业的运行成本,去解决一些结构上的瓶颈问题。从全球来看,各国政策之所以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再转向结构改革的原因之一,就在于金融危机刚开始的时候,许多先进国家体的债务占GDP比重非常高,在2010年之后,一些欧盟国家还出现了主权债务问题,有很多国家政策制定者认为,财政政策的手段已经穷尽。

在他看来,财政政策对结构性改革而言是很有帮助的,如果财政政策已经没有空间,结构性改革很难进行。他认为,未来人们会慢慢意识到,即便在财政上的指标不是很好,还是必须继续用财政手段和财政工具,之后会有某些国家,会再度开始强调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

他进一步阐述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鼓励各国政府使用财政政策,但是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财政政策空间,每个国家都要单独对此作出判断。对中国而言,中央政府的债务占GDP比重并不是很高,但中国是个很大的国家,需要思考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省政府也可以自己借债,进行结构性改革、基础设施投资、城市化以及发展服务业等,因此需要去调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调整猜拳实权,以及调整地方财政政策的限度。而不同的省份之间的财政指标都不同,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领域。

不过周小川指出,这未必意味着货币政策完全无法促进结构性改革。他认为,货币政策会调整总量的需求,而不是调整结构和行业。“我们可以有一些创意,去创造一些工具,鼓励或者支持某些行业。货币政策可以往前导入一些战略行业,可以帮助结构性改革。在中国,我们也希望制定一些政策鼓励农村地区的融资贷款、小企业的融资贷款,至于成效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