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市场启动现场检查 严查抢份额及数据不真实

此次车险市场现场检查的时间范围,原则上以2016年以来的车险业务为主,需要时则可向前追溯;检查对象中,各地保监局评分结果排名累计三个月进入前三位的保险公司为必查对象。

车险市场启动现场检查
车险市场启动现场检查

3月20日,记者独家获悉,保监会已于近日印发关于2017年车险市场现场检查工作的方案。自2015年6月1日至今,商业车险费率改革试点已在全国范围内全面铺开,车险市场呈现保费稳步增长、效益逐步改善、消费者普遍获益的良好态势;“高保低赔”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在保障范围扩大的同时,车均保费有所下降。

不过,虽然综合赔付率下降,但是综合费用率持续走高,综合成本率居高不下的态势仍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究其原因,拼规模、抢份额、忽视内控合规的风险隐患依然存在,而一些财险公司甚至通过调整财务、业务数据等行为掩盖真实情况。

此前,一份同业交流数据显示,2016年,车险综合赔付率58%,综合费用率41%,后者达到了历史最高值。其中,大部分保险的费用率高于平均值,更有甚者高达60%至80%。

据悉,此次车险市场现场检查的时间范围,原则上以2016年以来的车险业务为主,需要时则可向前追溯;检查对象中,各地保监局评分结果排名累计三个月进入前三位的保险公司为必查对象;上述提及的问题均为关注重点。

正因如此,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根据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精神,监管此举意在通过加强规制建设、监测预警和监管检查,促进车险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提高消费者满意度,为进一步深化商业车险改革奠定坚实基础。”

严查抢份额、数据不真实

剑指何方?记者获悉的信息显示,此次车险市场现场检查工作分为必查对象和选查对象两类主体。其中,根据保监会制定的全国车险市场检查对象评分办法,各地保监局评分结果排名累计三个月进入前三位的保险公司为必查对象。

同时,各地保监局可以根据当地具体情况,自行选择其他检查对象,有效规范当地车险市场秩序。

此外,在检查对象上,各地保监局需要重点针对部分保险公司拼规模、抢份额、忽视内控合规的风险隐患,查处评分结果排名靠前和市场反映问题较多的保险公司;在市场行为上,需要重点整治车险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等违法违规问题。

“上述信息说明,监管意在对市场争议最大的‘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后,综合成本率居高不下’的问题进行更为严格的管控。在检查对象上,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后,由于NCD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的引入,保险费率与出险次数挂钩,使得小额赔付案件减少,车险综合赔付率随之下降。不过,一些保险公司,尤其是大型保险公司,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转将赔付节省的费用投至销售环节,包括给予销售人员和中介机构的奖励,以及客户补贴等,导致综合费用率随之上升,综合成本率居高不下。”一位财险公司战略部人士说道。

此前,2016年5月31日,保监会责令大地财险、中华联合财险、华安财险、安华农险、渤海财险和安诚财险,在部分地区停止使用现行商业车险条款费率并及时修改。

某财险公司精算人士告诉记者,“市场行为中,为了营造综合成本率得以控制的现象,可通过调节准备金进一步降低综合赔付率,从而使得综合成本率随之降低。主要涉及两个中间环节数据,综合赔款中的已发生未决赔款准备金,和已赚保费中的未到期责任准备金。”

2016年10月9日,保监会通报长江财险存在准备金提取不足的问题;大地财险存在总公司本级不做业务但留存准备金问题,影响总公司及分支机构经营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扭曲对保单业务质量的判断,不利于商业车险费率改革阈值监管工作的有效实施。

此外,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车险条款费率;给予或承诺给予投保人或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拒不依法履行车险合同约定的赔偿义务的问题,都将成为车险市场现场检查重点关注的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