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车险二次费改落地 费率系数体现区域化差异

始于2015年的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正在向纵深推进,“二次费改”已经落地。9日保监会下发《关于商业车险费率调整及管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6月8日起,扩大财险公司定价自主权,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

商业车险二次费改落地
商业车险二次费改落地

同时,“二次费改”依旧打出“让利消费者”的口号,好车主保费最低折扣可降到3.8折。

费率系数下调体现区域化差异

车险费改实施近一年来,全国车险保费收入为6834.55亿元,同比增长10.25%(营改增口径还原后为14.68%)。同时,在行业车险承保扭亏为盈的背景下,车主也直接享受到改革带来的“红利”。

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日益凸显,费用率高企、保险条款单一等问题。为了巩固既有成绩,加强对车险市场的事中事后监管,引导财险公司推出更多惠民服务,“二次费改”起航。

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主任刘峰表示,“二次费改”扩大了财险公司的自主定价权,即在全国范围内扩大自主费率调整系数的下浮空间,并在费用率特别高的地区进一步扩大其下浮空间。

据了解,目前影响车险保费的因子有基准保费和费率调整系数。其中,费率调整系数包括由无赔款优待系数、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等。第一次费改时,保险监管部门给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浮动空间,即全国范围内自主核保、渠道系数浮动区间分别为0.85-1.15,深圳地区为0.75-1.25。

“二次费改”进一步深化了改革,自主渠道系数下限下调到0.70-0.75,自主核保系数下调到0.70-0.85。

具体来看,分为四种方案:一是“双70”,即在深圳,上述两个系数均可在0.70-1.25范围内使用;二是“75、80”,即在河南,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分别可在0.75-1.15、0.80-1.15范围内使用;三是“双75”,即在天津、河北、福建等8个地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均可在0.75-1.15范围内使用;四是“单75”,即在北京、山西、内蒙古等26个地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分别在0.85-1.15、0.75-1.15范围内使用。

“从短期看,要进一步扩大保险公司定价自主权,扩大自主费率调整系数的下浮空间,不同地区实行差异化的浮动系数,体现地域间的费率差异;从中长期看,要推动保险公司产品和服务创新。”刘峰指出。

好车主享受优惠可到3.8折

车险费改后,保费实现车型定价、挂钩出险次数,并引入交通违法费率调整系数,因此记录良好的车主能够获得更优惠的车险价格,反之,车险保费则会相应提升。

一次费改后,车险保费由基准保费和费率调整系数相乘而来。其中,费率调整系数包括由无赔款优待系数、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相乘而来。与此同行,保费还加入“从人”因素,即建立历史出险次数与费率相挂钩的费率浮动机制,引入交通违法费率调整系数。

刘峰解释,商车费改前车险保费折扣最低为七折,一轮改革后“七折令”取消,低风险车主最低折扣在4.3折左右。本轮深化商车改革以后,预计最低折扣可下降到3.8折左右,消费者有更大的受惠空间。

事实上,在第一轮费改中,车主保费便有所下降。数据显示,去年车均保费较改革前下降5.3%。大部分地区驾驶习惯良好的低风险车主享受商业车险最低折扣率已由改革前的0.7下调到0.4335。

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郭金龙向上证报记者表示,费率改革是保险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而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便是消费者。一方面,费率浮动系数分地区下调;另一方面,遵守交通规则、未出险,消费者受惠更大。另外,费改可通过经济手段降低社会风险,如通过保费降低的折扣来引导消费者减少出险频率,从而降低机动车道路风险。

刘峰也透露,车险费改后,保险业在促进道路交通安全和提升汽车安全性、易维修性方面的作用将凸显,在汽车产业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

险企应对策略各有侧重

“深化商车费改后,未来车险市场从三个方向变化,一是规模增长向有效增长转变。二是由单一市场价格竞争向价格与风险相匹配转变。三是由示范条款向产品多元体系转变。”人保财险副总裁华山表示。

那么,面对已经到来的“二次费改”,险企做了哪些准备,并将如何应对呢?

太平洋产险相关负责人指出,二次费改后,预计车险单均保费将进一步下降,消费者获利好,同时促使保险公司进一步提升定价能力、运营效率、理赔服务能力等各项核心能力。

一是在品质管控上方面,公司将进一步强化风险选择,提升车险定价能力。二是在资源配置方面,继续向核心渠道、重点客户、重点区域倾斜,提升投入产出比。三是在理赔管控方面,继续优化关键环节管理、加强理赔反欺诈、工具升级等方面推进车险理赔减损,改善综合赔付率,提升服务时效和理赔质量。四是业务发展方面,积极抓住市场增长点,加快应用新技术工具,围绕“车+服务”打造互联网生态圈,提升新客户的获取能力。

安盛天平财险董事长胡务表示,商车改革为中小公司提供了发展机会,可以通过产品细分、客群区域细分等来获得竞争优势。商车费改后,中小公司要回到核心竞争力上,未来出路是做专、做细、做精,产品端更专业、专注细分市场、做精产品服务或定价。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车险市场存在的恶性竞争、虚列费用、数据造假、违规赠礼,以及与不具备相应资质的机构开展合作的问题,刘峰9日透露,保监会已建立车险理赔基础指标监测和通报机制,按照标本兼治、疏堵结合、多管齐下、综合施策的原则,进一步积极稳妥深化改革,促进车险市场持续稳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