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发票弊端重重遭质疑 廉价开放模式值期待

电子发票自上世纪90年代初诞生以来,历经二十余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各主要国家完善经济社会治理、促进经济良性发展的重要政策内容。然而,全面推广电子发票的社会效益,虽然巨大且显而易见,但电子发票推广的模式与路径选择,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能偏离“简政放权、利惠民生”的宗旨。一旦电子发票的模式路径出偏差,不但会拖“供给侧改革”战略的后腿,还将直接带来严重的社会后果。

电子发票遭质疑

“防伪税控增值税发票系统升级版电子发票”在相关试点省市已经落地推行满4个月。从试点情况来看,该套系统所选择的电子发票模式,无论在社会舆论层面,还是在纳税人使用层面,都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与反思。

就中国当前的现实条件而言,只有选择真正具备“互联网+”要素、成本低廉、安全有保障且在使用及维护上都非常便利的电子发票系统,才有可能规避或明或暗的各种弊端,从而释放出电子发票所蕴含的巨大政策红利。

推广电子发票,能化解纸质发票和开票专用设备带来的巨额社会成本,并以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技术,优化重塑各行业、企业内部全流程信息化运营管理,加速传统产业与电子商务的深度融合,进而促使企业的运营成效和竞争力获得显著提升。电子发票自上世纪90年代初诞生以来,历经二十余年的发展,到目前已成为世界范围内各主要国家完善经济社会治理、促进经济良性发展的重要政策内容。此前,《中国电子发票蓝皮书》也曾强调:电子发票具备无纸化、便利性、经济性的特点,不但在税政机关从“以票控税”向“信息管税”的转型中,能发挥重要作用,并在防控发票类违法犯罪、节能减排等方面,也有巨大的现实意义。除此之外,电子发票更是简政放权、减轻纳税人负担、节约巨额社会成本、释放经济活力、推动我国供给侧改革进程的一项重大政策举措。

然而,全面推广电子发票的社会效益,虽然巨大且显而易见,但电子发票推广的模式与路径选择,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能偏离“简政放权、利惠民生”的宗旨。一旦电子发票的模式路径出偏差,不但会拖“供给侧改革”战略的后腿,还将直接带来严重的社会后果。就中国当前的现实条件而言,只有选择真正具备“互联网+”要素、成本低廉、安全有保障、且在使用及维护上都非常便利的电子发票系统,才有可能突破当前经济发展与社会治理领域的相关瓶颈,规避或明或暗的各种弊端,从而释放出电子发票所蕴含的巨大政策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