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之意传递 *ST银鸽申请豁免面值退市

已触及终止上市条件的*ST银鸽通过一场透露诸多“信号”的股东大会,向投资者传递了绝地求生之意。

*ST银鸽
*ST银鸽

6月29日下午,*ST银鸽的股东大会终于在延期后正式召开。公司董事长助理、前董秘邢之恒透露,公司已于6月10日向上交所递交了申诉申请,要求豁免退市。这个申请能否获得监管层认可,将在本周尘埃落定。

6月9日,*ST银鸽以0.92元收盘,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触发面值退市红线。

6月3日,*ST银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日收到漯河发投的函告,漯河发投将择机增持公司股票,目前已增持金额尚不明确,且未告知具体增持计划。

次日,*ST银鸽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东增持相关媒体报道事项工作函的公告称,经向漯河发投核实,漯河发投已于2020年6月2日、6月3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分别增持银鸽投资股票3.1万股、20万股,涉及资金约20万元。

20万元对于“救市”或许只是杯水车薪。

此前,上证报曾在6月10日刊发的《触发面值退市*ST银鸽已难起“飞”》一文中提到,从2019年4月起,*ST银鸽的前合伙人深圳前海惠誉天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惠誉租赁”)也不断地向公众举报*ST银鸽及其大股东的违规内幕,直指公司存在巨额违规担保、贸易空转等违法违规行为。

自被惠誉租赁公开举报后,*ST银鸽的股价一路下跌。

公司董事长顾琦表示,疫情冲击及面值退市制度影响了公司的救市进程,“为此,我们也在6月10日向上交所递交了申诉申请,要求豁免退市。”顾琦说。

*ST银鸽为此给出了三个理由,其中一个理由是:公司股价受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在判断股价是否持续低于面值时应当排除明显的外在影响。

根据此前公告,公司自6月10日开市起停牌,上交所将在此后的15个交易日内召开上市委员会进行审议,并根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相应的终止上市决定。

在当天的股东大会现场,上证报注意到,有大手笔抄底的投资者,也有高价买入誓与公司“共生死”的追随者。其中,跨越1200多公里参加股东大会的老孙,持有*ST银鸽约160万股。

“2016年高价进入,如今我已赔进了半辈子的身家。”老孙坦言,他现在就想知道,下一步公司怎么办。老孙的发问也喊出了公司目前5万多股民的心声。

对于公司经营现状,邢之恒介绍,目前公司一共有4个生产基地,除了主要进行包装纸生产的基地两条生产线暂未复产,其余3个基地均已在正常运营。

“目前,公司厨房用纸以及即溶性厕纸已研发成功,下一步公司发展将分三步走。”邢之恒介绍,第一步,公司二类医用资质已经申请下来,将加码医用产品线,口罩、酒精湿巾、成人护理垫等可进一步实现批量化生产。第二步,公司计划将产能3.4万吨的卫材生产三基地搬迁到公司位于漯河市东城产业聚集区的第六基地,一方面节省开支,另一方面,占地多少亩的三基地或与相关单位进行商业地产项目开发。第三步,寻求外部的合作,通过并购的方式,实现主业的再度发展。

“公司接下来也会有重整动作,争取轻装上阵。”邢之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