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控股举牌南风股份 累计买入股票占总股5%

数月前“入主”作罢,南海控股此番强势举牌南风股份。南风股份10月14日午间公告称,南海控股在6月26日至10月11日累计买入公司股票2399.9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完成首次举牌。

股票投资
股票投资

结合与南风股份的过往“纠葛”,南海控股此次举牌并非仅有“基于对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这么简单。目前,南海控股已经接受了部分股权质押,加上二级市场举牌,其作为当地国资未来进一步“纾困”的可能性或提高。

当地国资高调举牌

从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来看,南海控股举牌南风股份并不着急,将建仓成本控制在每股4.4元至5元,6月买入226.44万股,休息1个月后,8月买入1911.71万股,9月买入241.76万股,最后在10月初买入20.06万股,就此达到举牌线。

如此“气定神闲”,南海控股什么来头?资料显示,南海控股为佛山市南海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100%持股,换言之,南海控股是佛山市南海区的国有独资公司。

由于是国资平台公司,南海控股的业务涉及多个领域,例如其下属有南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南海(烟草)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南海瀚泓污水处理系统管理有限公司、南海燃气有限公司、南海供水集团有限公司等。

其中,较为知名的是A股上市公司瀚蓝环境,南海控股是其控股股东,持有其2.36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0.75%,而瀚蓝环境的主要业务是桂城水厂和南海第二水厂,拥有多个污水处理项目的特许经营权,以及固废处理、垃圾焚烧等环保业务。

此外,南海控股间接持有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兴业控股12.23亿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71.41%。

前缘再续,双线操作

这已不是南海控股第一次出现在南风股份的公告之中。

今年1月10日,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杨泽文、杨子江、持股5%以上股东仇云龙将合计持有的1.55亿股公司股份质押给南海控股,同时将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提名和提案权、参会权、监督建议权以及除收益权和股份转让权等财产性权利之外的其他权利委托给南海控股行使。

消息披露后,南风股份股价高开低走。当日晚间,南风股份对上述消息进行了更正,强调只是合作意向协议,尚未签订最终正式方案。7月31日,南风股份宣布该协议终止。

尽管未能成行,但南海控股入主南风股份的意愿已表露无遗。

9月,南海控股再次现身,杨泽文、杨子江分别于9月26日、27日,将持有的2713.33万股、2319.26万股,将所持股份的52.05%及43.22%,质押给南海控股,用途为融资。

结合此次举牌操作来看,南海控股在7月份终止合作协议后,迅速在二级市场建仓。随着9月份接近举牌线,其接受了杨泽文、杨子江的股权质押。

在此时点回溯,1月份合作协议就是以股权质押为起点,以“易主”为核心的一揽子交易。此次,南海控股尽管终止了签署协议,但一边在二级市场建仓,一边接受股权质押,“两步走”的操作依然难以掩盖其对控制权的诉求。

后续“纾困”可期

结合南风股份近年的经营情况,南海控股此番出手,更像是当地国资对民企某种程度的“纾困”。

2018年5月19日,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杨子善失联,并披露了其个人的债务情况及对公司的影响。同年6月29日,南风股份披露,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及杨子善进行立案调查。此后问题不断发酵,南风股份遭遇诉讼,杨子善等人持股被冻结,被拍卖。公司主营业务多项指标也快速恶化。

在此情况下,南风股份所在地佛山市南海区的国资出手接受股权质押、在二级市场上举牌,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南风股份的二级市场风险。

从另一角度来,南海控股已经拥有2家上市公司,对资本市场运作颇为熟稔,一旦化解了资金问题,有望帮助南风股份脱离困境。此外,南海控股旗下仍有不少未上市的资产,假如其能够实现入主,装入新资产也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