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纪传媒生产经营存在问题 将戴上“ST”的帽子

有因必有果,在生产、经营等方面问题重重的印纪传媒行将戴上“ST”的帽子。印纪传媒今日所发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银行账户已冻结资金占货币资金余额的90.42%,且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债务违约、业务大幅下滑及业务人员流失等状况,已构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基于此,公司股票将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自4月8日起公司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印纪”,日涨跌幅限制变为5%。

ST公司
ST公司

印纪传媒此番被“ST”并不出乎外界意料。尤其是在监管部门的追问下,印纪传媒惨淡的经营状况暴露无遗。

根据印纪传媒今日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截至目前公司未清偿的到期债务多达20余笔,包括4亿元短融券等等。印纪传媒坦言,公司未清偿到期债务本金或到期债务利息合计已达5.26亿元,已导致公司信用评级下调,对公司融资、商业信用等方面均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而公司整体资金安排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紧张,还款困难。

资金链的持续紧绷也带来了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据披露,资金紧张造成的负面影响已使印纪传媒2018年人员流失率超过80%,进而无法给客户继续提供业务支持,公司也不得不暂缓影视业务和IP衍生业务对外投资等回款周期不稳定的业务,相关投资大幅下滑。根据印纪传媒前期披露的2018年业绩快报,因收入下滑及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公司2018年净利润亏损超过20亿元。

印纪传媒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资金困难,初步形成了三大措施:一是催收应收账款以恢复公司现金流;二是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续贷;三是寻求其他可以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的方式。

尽管印纪传媒自称“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性的方案”,但面对着债务高企、资金紧张、人员流失等诸多不利状况,公司未来能否走出经营泥潭,还是未知数。

印纪传媒深陷困局背后,是公司本身乱象丛生。上证报此前曾以《借壳上市不足4年印纪传媒深陷泥潭》深入报道过该公司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迹象是,公司实控人肖文革在公司业绩下滑的背景下,2次减持印纪传媒的股份,累计套现24亿元。

2018年9月,印纪传媒独董举报公司涉嫌违规。深交所就此发函,要求印纪传媒就公司独立董事范红、郭全中、张然反映公司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进行说明,并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公司对外提供担保(不含对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提供的担保)情况,各项担保是否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