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周信钢连环爆违规交易 证监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周信钢,他是曾经的“香水大王”,是投资者眼中的“牛散”代表,但也是频频违规的炒股大户。近日,北京证监局的一纸行政处罚决定,坐实了周信钢对新元科技的违规交易事实。结合监管部门前期所认定的证据事实及所暴露出的周信钢“马甲账户”,记者发现周在早前交易其他个股时似也存在违规的情形。

“围猎”恒通科技涉嫌违规

针对周信钢违法交易新元科技一事,北京证监局2月18日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周信钢实际控制“周信钢”“李某”“周某”“云南国际信托-汇赢通294号”“四川信托-睿进5号”等账户交易新元科技。在此期间,周信钢超比例持股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还构成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股票行为。

周信钢未履行信披义务
周信钢未履行信披义务

为了逃避处罚,周信钢曾辩称其与睿进5号不是一致行动人,也没有实际控制睿进5号账户。但是,北京证监局列出了四大证据,证实周信钢实际控制睿进5号账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基于上述监管认定,再看周信钢关联账户组早前对恒通科技的交易持股情况,原本看似合规的投资则变成“另一番景象”。翻查恒通科技过往财报可知,周信钢家族是在2015年四季度大举建仓恒通科技并在2015年末入围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彼时睿进5号是恒通科技第一大流通股股东。

步入2016年,周信钢及其女周晨在一季度大举加仓恒通科技,截至2016年3月末分别持有恒通科技2.09%、1.50%股权,睿进5号另持有1.22%股权,三者持股相加未到举牌线。

同样是在当年3月末,“南京雷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雷奥2期”也通过持续买入持有恒通科技0.78%股权。南京雷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雷奥”)并不是“外人”,该公司由周信钢及其妻女共同持股控制。如此,若算上雷奥2期持股,那么周信钢阵营在2016年一季度末合计持有恒通科技5.59%股权,早已越过了举牌红线。然而,记者查阅恒通科技2016年一季度公告,并未发现周信钢主动披露的任何举牌信息。

需要强调的一个细节是,周信钢及其掌控的南京雷奥2016年7月还曾因违规举牌康跃科技而遭监管处罚。彼时,因雷奥3期买入康跃科技股份,导致周信钢阵营整体持股比例越过举牌线。周信钢事后辩称南京雷奥由中国银河资管全权负责基金外包服务,由于内部信息未能与周信钢及时沟通,才发生违规举牌事件,以期就此免责。但是,监管部门最终仍认定南京雷奥是周信钢一致行动人,未予采纳其申辩意见,进而作出了处罚。

与违规举牌新元科技的时点一致,周信钢阵营对恒通科技的上述交易也主要发生在2016年。那么,根据上述监管认定,南京雷奥旗下的雷奥2期理应纳入周信钢一致行动人范畴,同时鉴于睿进5号也已被监管部门认定为周信钢控制,故周信钢、周晨等关联账户在2016年一季度对恒通科技的投资行为,涉嫌再度构成“超比例持股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违规操作。

记者另注意到,周信钢在2016年一季度后还曾减持了恒通科技部分持股,若其前述行为被认定为违规举牌未报,那么其后续减持操作则是“错上加错”。

举牌康跃科技违规时点或更早

除交易恒通科技存违规嫌疑外,周信钢阵营早前对康跃科技的违规举牌也值得深究。根据山东证监局2018年5月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周信钢控制并操作其本人及其妻女的共计7个证券账户交易康跃科技股票,至2016年7月25日已合计持有康跃科技4.9909%股权。随后,雷奥3期在7月26日买入40.97万股,导致周信钢阵营合计所持康跃科技股权比例达到5.2367%,但其突破举牌线后却未及时报告并通知康跃科技并予公告。

由上可知,上述监管处罚仅涉及周信钢和其妻女以及雷奥3期的持股情况。但是,事实上,由周信钢控制的睿进5号在其违规举牌前也曾持有康跃科技股份。康跃科技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当年6月末,周信钢和其妻子李欣分别持有康跃科技1.89%、1.25%股权,睿进5号持有0.77%股权(128.82万股)。但是,到了2016年三季度末,睿进5号已减持退出十大流通股东序列。

回看康跃科技,公司在2016年3月份便停牌筹划资产重组,直至7月18日方复牌交易,并连续两日无量涨停。而据周信钢违规举牌的权益报告书显示,截至当年7月25日,周信钢个人持股比例已增至3.67%,显示出周信钢在股票复牌后又快速大规模买入了康跃科技股份。

基于上述背景,由于监管部门认定周信钢和其妻女截至7月25日已持有康跃科技4.9909%股权,那么,同属周信钢控制的睿进5号如果在7月20日至25日短短数个交易日内未实施清仓式减持,无需雷奥3期“助攻”,周信钢阵营在此之前便已构成了违规超比例持股。

“由于周信钢复牌后还大举买入,且当时还未发生违规举牌行为,那么在短短数日内周信钢控制的睿进5号立即清仓,周信钢再快速买回,这并不符合常理。而如果期间同时买入又卖出,可能涉嫌对倒等情形,这同样为监管部门所不允许。”有市场人士进一步分析称,如果睿进5号是在7月26日后抛售康跃科技股份的,那么,周信钢阵营便在违规超比例举牌未报告的同时,又触发了短线交易,进而“双重违规”。

基于此,周信钢昔日对恒通科技、康跃科技的投资交易究竟是否进一步构成违法违规行为,有待监管部门查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