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药业借款纠纷引出违规担保 长城系股份被司法冻结

天目药业未竟的卖壳约定,将长城系“三驾马车”拖下水。近日,长城系旗下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同步披露,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起因是天目药业“私定终身”引发的借款纠纷。1月14日下午,长城影视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沈国军掌舵的之江新实业已与长城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为后者及旗下子公司纾困。

1月11日,长城影视披露,因与横琴三元勤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横琴三元”)存在合同及资金纠纷,长城集团所持公司的1.7亿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截至目前,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影视37.12%的股份。同日,长城动漫也披露,受前述相同的合同纠纷的影响,长城集团所持上市公司全部21%的股份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

长城系急搬救兵
长城系急搬救兵

长城影视1月12日披露的起诉状显示,2018年9月20日,长城集团与横琴三元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并在此基础上签订了《借款协议书》,约定横琴三元向长城集团提供3.5亿元融资贷款,同时,长城集团向横琴三元提供了长城影视的《担保函》。横琴三元根据协议约定向长城集团提供3.5亿元借款后,双方对核心条款的履行发生争议,横琴三元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长城集团归还本金3.5亿元及利息、违约金,同时要求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及长城影视对长城集团所涉及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长城集团与横琴三元的纠纷,还牵扯到长城系旗下另一家公司天目药业。2018年9月,长城集团与天目药业二股东汇隆华泽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后者将给予长城集团13.5亿元资金支持,以此交换长城集团持有的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而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又指定资金通道方横琴三元出面,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时与长城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等系列协议,约定横琴三元向长城集团提供6亿元借款,并由合伙企业受让长城集团持有的天目药业27.25%股份,并改选天目药业董事会。

2018年9月至10月,横琴三元陆续借款给长城集团3.5亿元,但之后双方对核心条款发生分歧,最终不欢而散对簿公堂。这一涉嫌信息披露违规的卖壳事件,也令长城系的资金危机凸显。

对于长城影视卷入的担保事项,公司独董出具意见表示,长城集团向横琴三元提供的长城影视的《担保函》的事项,属于公司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提供对外担保情形,但未经公司内部相关审核流程,也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等法定流程审议通过,未公告,且公司未就该担保事项进行追认,根据相关规定,该担保事项应经过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方可生效。“鉴于该担保事项未履行任何审议程序,我们认为担保无效”。

长城影视指出,横琴三元明知上述担保事项未履行公司相关法定程序,且未经公司追认的情况下,仍然借款给长城集团。因此公司认定本次担保无效,公司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按流程,担保函上应有长城影视的公章。此前的违规担保案例,要么是‘萝卜章’,要么是有人私自挪用公章。”市场人士表示,无论如何,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涉嫌违规担保。

长城影视董事长赵锐均系赵锐勇之弟,不久前发布过减持预告。1月7日,公司披露,因拟偿还个人债务,董事长赵锐均计划在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20万股股份。

有意思的是,长城影视官方微信昨日下午推文称,1月13日,之江新实业与长城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之江新实业将引入多项资金为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纾困,合作方向包括双方联手围绕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进行资产管理及经营管理,之江新实业还谋划以战略投资人身份与长城集团进行深层次股权合作。

资料显示,之江新实业是由浙商总会牵头,联合优秀民企、国企及外企共同设立的大型实业资源共享平台公司,注册资本达500亿元,法人代表为银泰系掌门沈国军。且看,高质押率的长城系能否纾解困局、化险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