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值退市”股中弘退首度上涨 游资博傻机构趁机清仓

此前连续跌停“面值退市”股中弘退(000979)首度上涨,盘中还一度涨停.中弘退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从此前龙虎榜情况来看,中弘在二级市场上的炒作均来自游资的击鼓传花,江浙、深圳等地区游资魅影闪现于中弘退龙虎榜,而机构席位绝大多数均为卖出。

股市
股市

有分析认为,此前的退市股长航油运恢复上市的经历难以复制,炒作中弘是博傻游戏。

退市中弘上演“心电图”走势

中弘退上演“心电图”走势,退市整理期首次触及涨停。“面值退市”第一股中弘退昨日上演“心电图”走势,截至发稿,股价涨停,股价报0.29元,成交超7000万元。

中弘股份11月16日进入退市整理期,经历30个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截至11月29日收盘,中弘退始终是没有摆脱跌停的命运,报收0.26元,连续11个跌停板,又一次刷新了A股第一低价股的纪录。而在中弘退之前,A股史上股价最低的股票是国新健康(000503)的前身海虹控股,这只股票曾在22年前一度创下0.4元的低价。

中弘退29日晚间发布关于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第三次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起始日为2018年11月16日,退市整理期为三十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8年12月27日,退市整理期间,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不计入退市整理期。

和第一次相比,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增加约7.8亿元。此前的11月16日,中弘股份于退市整理期交易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显示,当时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80.5亿元。第二次增加到85.9亿元。这次增至88.3亿元。

哪些游资在击鼓传花?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11月26日中弘退打开跌停板时有逾1.2亿元的主力资金净流入。根据深交所披露的龙虎榜交易信息,买入的均为券商营业部游资,其中,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淄博临淄大道证券营业部表现最为活跃,每天上榜,26日买入404万元,27日买入286万元,28日买入267万元,29日买入326万元。

中弘退昨日收涨7.69%,成交额超7200万元,换手率超3%。盘后数据显示,周四占据买入榜前两名的华泰证券杭州求是路和中泰证券淄博临淄大道证券营业部当日合计卖出近400万元。

从此前龙虎榜情况来看,江浙、深圳等地区游资魅影闪现于中弘退龙虎榜,而机构席位绝大多数均为卖出。其中,中信证券杭州延安路证券营业部、2014年6月5日终止上市至今,已超过4年。长航油运的经历可以复制吗?很难!

首先,公司重新上市主要依靠经营战略调整、债务重组等手段,未易主,即并非通过绩差公司惯用的资产重组“改头换面”、“更名改姓”,这一点诸多退市公司难以效仿。

其次,细数长油当年退市原因,一是周期导致运价大幅下降,二是自身规模扩张过快。虽然退市了,却并未动摇其行业龙头地位。

中弘退在退市之后,想要重新上市并不容易,必须满足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较低者为计算依据)等指标,这对于目前深陷债务危机的中弘退而言,是短期内很难实现的事情。

如果像中弘退这样的公司,就算有人愿意接盘,且新东家搞定了债主,也愿意等待多年,但是在增发这一环节,显然会很尴尬。因为假设中弘退的正股价格为0.26元/股,未来还会更低,但增发价不能低于1元,毕竟股票的面值就是1元,如果按照高于1元增发,新东家会觉得吃亏。况且公司在退市整理期也不会筹划或者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