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兴玩具近期股价暴涨 卖壳案疑点陆续浮现

群兴玩具近期股价暴涨,表面原因是公司要易主,且接盘方背后的实控人王叁寿似乎还颇有来头,此君是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九次方)的创始人。但近期公司在回复监管层关注函时,透露出王叁寿在财务上的窘境。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要以高利率借款筹措部分接盘资金外,王叁寿日前还密集质押了所持核心资产的股权。麻烦的是,由于核心资产股东间存在法律纠纷,王叁寿旗下部分资金或许仍处于冻结状态。以王叁寿个人名义取得的2亿元借款如何偿还?核心资产“九次方”的股东矛盾是否会影响上市公司资产注入?群兴玩具的卖壳方案充满疑点及不确定性。

部分财产遭冻结王叁寿财力存疑

为了受让群兴玩具20%股份,王叁寿旗下三公司(成都星河、深圳星河以及北京九连环)需要筹措7亿元现金,其资金来源包括受让主体的实缴注册资本、王叁寿拟处置的对外投资企业股权资金,以及王叁寿通过质押所持的九次方公司不少于8%股份取得的借款。

接盘方部分财产被冻结
接盘方部分财产被冻结

具体看,受让主体由王叁寿本人实缴的注册资本合计2.8亿元;自然人葛坚和武汉三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实缴出资额共计1亿元;王叁寿拟卖出的自有公司股权价值1.2亿元;借款金额2亿元。

记者调查发现,王叁寿旗下的部分资产曾在前不久遭到冻结。2018年10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法院决定“查封、扣押或者冻结王叁寿、北京富凯世纪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西藏恩次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西藏数据之王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西藏数据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名下价值1.3亿元的财产”。

经查询,上述财产保全的被申请人,均与王叁寿创立的九次方有关联,其中西藏数据源、西藏数据之王和西藏恩次方分别为九次方的第五、第十和第十一名股东。更具戏剧性的是,申请人新余鼎峰大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是九次方的股东之一,根据安妮股份2018年7月披露,新余鼎峰大通持有九次方3%股份。

不过,根据相关法规,若申请人在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后三十日内不依法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本院将依法解除保全。截至目前,王叁寿上述财产或许仍处于冻结状态。不仅如此,天眼查数据显示,王叁寿于11月22日至26日期间分5笔质押了九次方股权,累计质押股份超过1500万股,资金紧张程度不言而喻。

交易细节及信披存疑点

除了接盘资金问题,王叁寿确定受让控制权的时间点也让人浮想联翩。群兴玩具股价曾在今年10月持续下行,并于今年10月19日跌至上市以来的最低点2.85元,触底后,公司股价突然以一波连续涨停迅速回到每股4元的价格。而根据群兴玩具日前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所言,10月19日正是双方接洽的第一天,但上市公司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并未提及上述事项。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本次交易出资方之一的葛坚,其身份也存在疑点。经查,王叁寿和葛坚曾在2018年7月举办的名为“第三届全球吉商大会”的活动中同台,公开信息显示,葛坚彼时头衔包括“振兴吉林战略联盟主席,北京吉林企业商会会长以及中基控股集团董事长”,但记者试图查询中基控股集团资料时发现,搜索结果中的“浙江中基控股集团”,“中国基础设施投资控股集团”等公司均与葛坚无关。

值得一提的是,群兴玩具还有不少令人捉摸不透的操作。例如2018年8月,群兴玩具曾公告称因控股股东群兴投资资金周转需要,拟向公司曾经的发起人股东林桂升以每股3.88元的价格转让10%股权。但自从披露后的两个月内,该转让事项再无下文,直到本次股权转让协议披露后的11月6日,群兴玩具才公告终止与林桂升的股权转让。

又如2018年6月,未持有群兴玩具任何股份的董事长纪晓文开始频繁买入公司股份。6月15日至25日期间,纪晓文六次买入公司股票,累计成交82.05万股。纪晓文曾表示,增持是基于对公司业务升级转型、第二主业拓展的信心和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认可。经粗略计算,纪晓文的买入成本在每股3.9元左右。据悉,纪晓文六个月的不减持承诺将于12月到期,截至27日收盘,公司股价为9.02元。

除了洽谈时间点与股价反弹时点如此巧合外,王叁寿最终选择在股价大涨后敲定受让价格,其动机也值得玩味。按照股权转让协议当天(11月2日)群兴玩具4.31元/股的收盘价计算,群兴玩具彼时整体市值为25.39亿元。在当下15亿元市值以下“壳公司”比比皆是的境况下,为何王叁寿独爱群兴玩具?这背后还有哪些不为外人所知的情况?截至27日收盘,沪深两市共有63家公司市值不高于15亿元(剔除创业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