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兴股份面临三重危机 最新股价浮亏超过18亿元

控股子公司管理失控、业绩大幅下滑面临巨额商誉减值、股价持续下挫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面临平仓风险……一系列危机,正笼罩在浔兴股份头顶。

股价
股价

2016年,王立军控制的汇泽丰,溢价120%以27.93元/股收购了施能坑家族所持浔兴股份25%股权,总对价高达25亿元。

以最新的股价计,汇泽丰所持股份对应市值仅余6.3亿元,浮亏超过18亿元。

控股子公司失控

浔兴股份拼尽全力收购的跨境电商——价之链,如今看来,像是迈进了一个深坑。

浔兴股份原是由施能坑家族创立,专业从事拉链等服装配套行业的企业,旗下SBS品牌拉链,在国内拥有较大市场占有率。

公司于2006年上市,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总体业绩保持稳中有升的态势。

自2016年控制权转让后,公司以10.1亿元对价收购价之链65%股权,走上了转型之路。

此前,价之链业绩增长迅猛。2015年和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37亿元和4.57亿元;同期净利润为882.6万元和5570.3万元。

甘情操、朱玲夫妇以及共同梦想等也对价之链2017年-2019年的业绩作出了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和2.5亿元。

然而,价之链的增势未能延续:2017年净利润9687万元,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今年上半年,公司发生重大亏损,亏损额1907.6万元。

浔兴股份(002098.SZ)对价之链的管理,几乎处于失控状态。

据公告陈述:今年5、6月间,甘情操、朱玲夫妇向公司董事长提出,要将业绩承诺由5.1亿元降至2.6亿元被拒后,便无心经营,还通过提前偿还银行贷款,制造价之链资金紧张局面,影响公司经营。

公告还称,今年9月,甘意图转移共管资金,逃避业绩补偿义务,还恶意挂失,将超过5000万共管资金转入个人账户。

在此之前,甘、朱夫妇拒绝执行公司董事会通过的《资金管理制度》,还通过各种方式迫使公司原财务总监离职,拒绝董事会新任命的财务总监入职。

目前,价之链所有公章、财务章、银行Ukey以及相关财务权限均由甘、朱控制,浔兴股份无法对价之链的资金、财务形成有效监管。

而甘情操及价之链经营团队,则在官方网站上否认浔兴股份的指控,并表明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王立军未完全履行对其本人以及价之链的合约和承诺。

今年前三季度,价之链亏损4037.7万元(未经审计)。浔兴股份表示,价之链2017年-2019年的业绩承诺已几乎无可能实现,经初步测算,2018年末可能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5亿元-7.48亿元。

浔兴股份已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要求甘情操、朱玲、共同梦想支付业绩补偿款10.1亿元。

涉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监管以及市场的变化,浔兴股份似乎未能按照新主王立军设定的道路发展。

2017年在收购价之链涉足跨境电商时,公司对此描绘了美好的前景,并认定公司此前拉链业务积累的服装行业资源,可与价之链的跨境电商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价之链目前的状况,是公司管理层此前所未能预料到的。公司后续的一系列运作,更让投资者雾里看花。

一个价之链显然无法完成浔兴股份的转型。

去年11月13日起,浔兴股份持续停牌,停牌理由从筹划对外投资变成重大资产重组,今年1月,又改为对外出售资产。

公司要将拉链业务以12亿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原控股股东浔兴集团。而让外界颇为质疑的是出售价格,而该板块的净资产就高达11.7亿元,2017年的净利润过亿元。

另一个风险是,公司目前最主要营收和利润来源仍是拉链业务,该部分资产置出之后,公司靠什么支撑?

监管层对此亦颇为重视,问询函十多个问题直指公司的多个核心问题。浔兴股份最终在今年9月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期间停牌时间长达10个月之久。

浔兴股份的内忧外患还不止于此。

10月25日,因信披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不清楚违法违规的具体细节,但已有多个平台以及法律人士正在受理投资者对公司的索赔。

股权质押面临爆仓风险

9月10日浔兴股份复牌,股价在连续7个跌停板后一路下行。

9月19日,公司公告称,因为股价连续下跌,导致控股股东汇泽丰质押股票面临平仓风险,公司表示,汇泽丰正在通过多种措施防范平仓风险。

据了解,在取得浔兴股份25%股权之后,汇泽丰就将该部分股权悉数质押给了嘉兴祺佑。

而此前,汇泽丰收购浔兴股份所需的25亿资金,则是通过嘉兴祺佑向银行委托贷款所得。

目前,浔兴股份股价仍处在低位,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仍未到完全解除的时候。

就当前来看,2016年王立军通过汇泽丰控制浔兴股份,应是一笔极其失败的投资。

当年,他以27.93元/股(溢价率120%)收购了浔兴集团所持浔兴股份8950万股,总价25亿元,持股25%取得了公司控制权。

以最新7.07元/股(11月23日收盘价)计,王立军在浔兴股份的投资上已浮亏超过1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