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股份成首例强制复牌:省市领导关注到风险

“史上最严停复牌新规”发布后,已停牌89天的银亿股份成为首家新规出台后被强制复牌的上市公司。今年8月,银亿股份在大股东面临平仓风险时,适时停牌启动重组。

重组
重组

3个月停牌期,银亿股份为何对监管函置之不理?又为何迟迟不愿复牌?大股东的平仓风险化解了吗?如此种种,令市场颇为关注。11月20日,银亿股份向证券时报记者给出了回复。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日,两市仍有38家公司停牌,停牌率为1.07%,已接近国际水平。相比11月初的逾60家停牌,停牌数量已大幅减少。

问询回复姗姗来迟

深交所的一纸强制执行通知,让银亿股份的重组重回聚光灯下。银亿股份的重组之所以备受关注,源于公司启动重组的停牌时点选择。今年8月21日,银亿股份的股价闪崩;8月22日,公司股价继续一字跌停。连续两天的跌停,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的部分质押股票出现平仓风险。银亿股份随即于8月23日申请停牌,筹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

8月28日,银亿股份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作价15.83亿元,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五洲亿泰以及银亿控股持有的宁波艾礼富100%的股权,同时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对手中的五洲亿泰,其执行事务合伙人宁波东方丰豪为公司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全资子公司,该发行股份购买事项构成关联交易。而此次交易标的净资产为15.26亿元,其中商誉金额高达9.98亿元,占交易标的净资产的65.38%。

9月4日,深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银亿股份在9月7日前披露交易标的大额商誉形成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此外,还要求银亿股份就交易方案、交易标的、预评估和交易影响等方面做出说明。

在未得到银亿股份回复后,9月13日,深交所再向银亿股份发出关注函,深交所要求银亿股份于9月17日前答复重组问询函并申请股票复牌。如无法在上述期间内答复问询,则需要在9月17日前披露重组事项进展情况,充分提示风险并申请公司股票复牌。

然而,银亿股份不仅没有就交易所的问询进行答复,也并未按要求申请复牌。对深交所问询及复牌催促置之不理的银亿股份,于10月17日再次收到交易所的监管函。11月20日,银亿股份终于披露了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不过,却对复牌只字未提。

为何问询函的回复姗姗来迟,银亿股份11月20日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就此次重组而言,由于标的公司的前身,涉及海外资产收购,从而导致了重组过程中的尽职调查、中介审核等工作比较耗时。所以,直到现在才披露问询函的回复。

公司回应:省市领导关注到风险

虽说银亿股份上述重组涉及到海外资产并购客观存在,但是迟迟不愿复牌的背后,不得不提及公司面临的高比例质押股票平仓的风险。

银亿股份在8月23日停牌前,公司股价已经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在当时的异动公告中,银亿股份直言,按2018年8月22日公司股票收盘价5.63元/股计算,其大股东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跌破平仓线的质押股份总数为16.8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74%,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52.38%,存在可能被平仓的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日,银亿股份共有105笔质押记录,质押股份数量共计33.1亿股,按照11月20日跌停价格5.07元/股,市值约167.82亿元,占其总股份的比例高达82.18%。

在银亿股份停牌期间,控股股东银亿控股以及一致行动人即公司第三大股东熊基凯,先后收到天风证券、云南国际信托、华鑫证券、申万宏源东北证券等五家机构质押股强制减持的通知,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质押的4.09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10.17%,在未来相关法规约定期限内存在被强制处置的风险。

以银亿控股与天风证券的质押股处置风险提示为例,由于股价波动,银亿控股未按照原签定的业务协议约定进行补仓,构成违约,天风证券未来可能对质押股份进行强制减持。

与此同时,在银亿股份停牌避风之时,另外两家“银亿系”公司康强电子和ST河化,也同样处于非常期。

今年10月8日,康强电子接到公司股东宁波保税区亿旺贸易有限公司《关于股票质押拟违约处置的函》,因亿旺贸易未能于付息当日支付利息,其质押的1400万股康强电子股份存在被质权人依约进行强制处置的风险。

与此同时,亿旺贸易一致行动人宁波凯能投资有限公司、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和熊基凯所持康强电子100%股份,均处于质押状态。另外,“银亿系”手中的ST河化的质押筹码也已用尽。三季报显示,其中,银亿控股29.59%的持股已全部用于质押。

大股东的质权人之间的沟通进展情况如何?是否找到了化解平仓风险的途径?11月20日,银亿股份就此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股价的下跌,使得大股东的平仓风险确实存在。但是,这种风险处于可控阶段,目前不存在实质性平仓风险。在停牌期间,公司做了大量工作,包括积极与质权人沟通、寻找战略投资者等。此次问询函的回复,公司没有主动提出复牌申请,也是因为一些谈判目前正处于关键期。

另外,银亿股份上述人士还向记者表示,在过去几个月,浙江的省市领导,已经关注到大股东的资金链风险。在停牌期间,大股东与省市领导也进行了积极沟通。涉及的一些实质性动作,目前正处于协商推进中。从目前的政策走向来看,只要金融机构不强制平仓,大股东就不存在爆仓的风险。

今年年初至今,银亿股份股价累计跌幅达到30%。11月20日早盘复牌,银亿股份开盘跌停,封单160万手,最新市值204.2亿元;同日,ST河化下跌2.86%,康强电子下跌2.16%。

停牌逾百天公司仍有16家

“停牌钉子户”的这波复牌潮源于证监会于11月6日晚间发布的《关于完善上市公司股票停复牌制度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意见》确立了上市公司股票停复牌的基本原则,并要求进一步缩短重大资产重组最长停牌期限,被市场称为“最严停复牌新规”。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日,两市仍有38家公司停牌,相比两市逾3558家公司,停牌率为1.07%。相比11月初的逾60家停牌,停牌数量已大幅减少。

随着“停牌钉子户”陆续宣告复牌,目前连续停牌天数超过100日的“钉子户”只剩16家,其中有2家是连续停牌天数超过700日的“老钉子户”,分别为*ST新亿和深深房A。

重大资产重组是不少钉子户的停牌理由。但近期东方金钰、天业通联和金浦钛业等公司等不及重组预案出炉,就已迫不及待复牌;更多长期停牌公司如御家汇、万达电影和卓翼科技则带着修订后的预案,决意复牌后继续推进。

停牌超过2年的沙钢股份11月16日迎来复牌,此后出现2个跌停,11月20日打开跌停。这次复牌,沙钢股份对重组方案进行了调整,其中德利迅达88%股权不再作为本次交易的收购标的,拟收购标的资产为苏州卿峰100%股权。

一直以来,上市公司任性停牌或者长时间停牌已成各大资本市场的顽疾。11月6日证监会“亮剑”停复牌新规,意味着这些公司的停牌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