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小炒新还是博弈重组 牛散运作套路已“失灵”

不同于机构投资者的专业老道,亦不同于中小散户的“盲打误撞”,牛散群体常年行走于股市江湖,都有着各自的“独门绝技”。然而,在今年A股市场整体震荡下挫的背景下,牛散们只要投资持股,任凭其“本事”再大,也难敌市场趋势的力量,大多数牛散所希冀的投资暴利也被现实的交易浮亏所取代。

牛散运作套路已失灵
牛散运作套路已失灵

成也中小盘,败也中小盘。“香水大王”周信钢一家三口凭借着对中小市值股票的执着投资,在过去几年赚取了不菲收益。但是,在今年中小盘个股普跌的态势下,仍痴迷“小而美”的周信钢则难逃投资市值的大幅缩水。

根据上市公司最新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信息(截至10月30日),周信钢三季度末共进驻9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序列,其中7只个股来自于创业板和中小板,另两只个股虽属沪市主板但总市值均低于20亿元,可见周信钢仍在坚守原有的投资风格。

逐一梳理周信钢持仓个股,其今年股价走势基本都处于单边下跌状态。以康斯特为例,今年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下跌近40%,且在10月18日创下了阶段性新低。此外,周信钢所持有的艾艾精工、正川股份亦跌幅明显,新莱应材更是在8月上旬发生了股价“闪崩”。

不止是周信钢。曾经“押宝”重组股起家的牛散景华,今年的日子同样不太好过。据了解,在早年通过投资重组预期股赚取原始积累后,景华自2016年起大举布局仁东控股、冀凯股份两只个股。截至今年9月末,上述两只个股仍是景华的重点持仓标的。

而根据股价走势可见,上述两只个股似都已被高度控盘。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只个股今年以来都发生过股价“闪崩”事件,股价跌幅明显,而日渐庄股化的演变趋势无疑令景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难发现,无论是炒小炒新还是博弈重组,牛散的上述运作套路皆已“失灵”。同样,作为ST股“投资代言人”的陈庆桃如今也命运难测。

三季报显示,陈庆桃目前重点持有(入围十大流通股东榜)的标的仍是“清一色”的ST股,包括*ST众和*ST华泽等。

按照早年逻辑,信奉“富贵险中求”的陈庆桃,其之所以押注绩差ST股,主要是赌公司重组自救,待个股基本面发生重大变化估值提升后,陈庆桃随之获得可观收益。然而,今时不同往日,随着退市政策不断完善,加之监管部门重拳治理,上市公司退市已非新鲜事,相关退市案例不断涌现。

回看陈庆桃持股标的,其中*ST华泽及相关人员此前已因涉嫌证券犯罪案件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结合退市政策,*ST华泽退市或是“大概率事件”。届时,持有逾百万股公司股份的陈庆桃或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股票投资要顺势而为,昔日的成功只代表过去。如果不结合政策、市场等大趋势,而将以往投资思路当成制胜宝典,不坚持研究、不改变思路,那么迟早会遭遇滑铁卢。据我了解,今年便有许多资金上亿的大户、牛散,因往年投资收益较好便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水平,导致今年盲目加杠杆最终遭遇了爆仓。”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记者。

当然,在今年的市场氛围下,牛散群体中也有逆势赚钱的个例,如知名牛散章建平家族对海利生物的投资。据了解,在今年4月海利生物股价处于相对高位期间,章建平便开始分批投资建仓,在4月10日至5月10日累计买入了1406.93万股股份。随后,其岳父方德基及其妻方文艳又陆续进场增持。

不过,受累于大盘走势低迷,海利生物股价从7月中旬起大幅下跌,章建平家族整体投资一度处于浮亏状态。然而,自9月18日以来,海利生物触底强势反弹,加之章建平明确表态继续增持,公司股价至今已从低位上涨七成,章建平家族此番投资目前已处于浮盈状态。

“与一些赌性重(指高仓位甚至满仓加杠杆)、没有敬畏心的牛散不同,章建平投资海利生物之所以能由亏转盈,在于其懂得资金、仓位管理,能够通过‘越跌越买’来摊低成本,使自己始终处于主动地位。”上述私募人士分析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