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长城收到问询函 围绕经济补偿款等展开问询

9月25日,深交所向神州长城发出半年报问询函,围绕公司收到的1亿元经济补偿款,所涉多起借款纠纷的信披履行情况,及应收款具体情况等方面展开问询。

多处财务异常被问询

神州长城2018年半年报显示,今年3月,神州长城收到华联集团支付的经济补偿款人民币1亿元,系履行2015年公司重组上市时其作出的承诺行为。随后公司将该笔补偿款计入营业外收入,并成为报告期内的主要利润来源。据悉,华联集团于2015年承诺,重组实施完毕后,将把重组置出资产中的相关无证房产所获补偿返还给神州长城。

神州长城半年报披露
神州长城半年报披露

对此,深交所要求神州长城详细说明华联集团从政府获得补偿或处置收益的总金额、获得时间、对应的具体土地及房产,及补偿金计算过程等,并据此说明华联集团是否及时、完整履行了其承诺。此外,问询函还要求公司对上述1亿元补偿金的会计处理过程进行说明。

今年以来,神州长城与深圳国鼎晟贸易、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泰豪智能、李巧丽、宁波银行深圳分行、兴业银行深圳后海支行等多家机构和个人的借款合同纠纷,无疑是监管关注的重点。交易所问及公司是否就上述诉讼仲裁纠纷履行了临时信披义务,且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事项,并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基本案情、进展情况,及其对公司利润的影响。

目前,神州长城的核心业务工程建设主要包含国际工程总承包(EPC)和国内PPP两大业务,应收款也由此成为反映公司资金状况的重要“风向标”。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神州长城应收单位往来款余额为9.81亿元,较期初余额减少约2.1亿元。针对这一情况,交易所就公司收回的单位往来款对应主体、金额情况、关联关系、应收事项具体内容,是否属于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等情况发问。

另外,公司对中电建建筑集团、柬埔寨石油化工等5家公司共计28.04亿元的应收账款,及对其计提的2.6亿元坏账准备,也引发了监管的追问。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上述应收款涉及具体项目与款项形成过程;上述5家单位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情况,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逾期付款,未能及时收回款项的原因;并说明上述公司后续回款的可能性与计提坏账准备的充分性。

业绩“腰斩”叠加债务违约

事实上,神州长城正陷入业绩颓势与债务危机的双重困局之中。据半年报披露,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15.87亿元,同比下降47.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4亿元,同比下降46.39%;扣非后净利润则亏损3350.67万元。

对于营收接近“腰斩”的原因,公司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系国家信贷收紧,资金紧张所导致的经营收缩与项目进展缓慢。报告期内-3.89亿元的现金及其等价物净增加额也较上年同期下降177.41%。公司方面表示,主要由于当期归还借款所致。

而9月15日的一纸部分债务逾期公告,更是将神州长城的债务危局抛诸台面。截至公告日,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16.78亿元,合计占公司去年年末净资产的77.97%。其中有多笔债务已被债权人起诉。

9月21日,神州长城接到控股股东陈略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通知。冻结股份数为5.83亿股,占陈略所持公司股票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34.36%。公司直言,可能存在实控权变更的风险,且控股股东的股票在解冻前不能在二级市场直接卖出或被平仓。

不难看到,神州长城今年以来,借发行债券以纾资金压力的尝试不断。今年3月,公司拟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册发行总额不超过6亿元的短期融资券,并在随后推出8.5亿元的可转债融资计划。但截至目前,该融资计划尚未实施。

6月6日,公司又计划以全资子公司神州香港在境外新设的公司为发行主体,在境外发行规模不超过3亿美元的债券。然而,随着债务违约事件发酵,公司融资将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