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开花结果“下一程” 改善环境任重道远

资管市场在2017年底呈现一幅奇妙的图景。一面是长线绩优基金的申购“爆表”,最新募集的东方红睿玺获得了超额9倍合计178亿元的认购。另一面是行业整体发行状况十分低迷,此前完成募集的一只股基和一只债基分别募集了2.5亿份和3亿份,勉强跨过成立线。

改善价值投资环境
改善价值投资环境

这种状况与A股市场也颇为相似。当绩优蓝筹股在投资机构“警惕龙头泡沫化”的担忧声中持续上涨时,年中获得不少基金补仓的成长股、主题股正在“风格转换”的口号中遭遇资金出逃、股价连续杀跌的被动局面。

价值投资“曲高而和寡”,配置型投资“低调而流行”,这两种生态一直在A股资管领域共生共荣,此伏而彼起。而对中国的资管机构而言,如何向价值投资全面开花结果的“下一程”迈进,将是未来最重要的课题。

“长线价值投资”稀缺

从本周初开始,银行客户经理小吴就一直忙着一件事,向申购了东方红睿玺的客户推介新的“对接产品”。

根据周初的公告,上周发行的东方红睿玺的认购配售比例为11%,约有152亿元的资金将在本周退还投资者,这成为银行眼中的“肥肉”。小吴所在的银行设计了一个包含三只长期绩优基金品种的组合,向客户推荐。

但不巧的是,仅仅一天之后,其中的一只基金就宣布因“为了保证基金的平稳运作”而暂停申购、转换转入申请。“现在能够申购的绩优基金实在是太少了。”小吴感叹说。

第三方配置机构也有同样的感受。“今年市场风格和往年相比转换很大,场内适合这个风格且记录稳定的投资经理太少了,给我们配置造成了不少考验。”一位大型机构的投资经理说,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大量配置被动投资的指数基金。

优质的长线投资产品稀缺,远远满足不了市场资金的需求,是如今部分资管产品成为“爆款”的重要原因。这也同样解释了,为何大量其他质地的偏股基金难以旺销。

价值风格人才曾大量流失

长线价值投资产品稀缺只是表象,背后是多年的成长股行情带来的基金业内价值风格人才的大量流失。历史上,价值型风格的投资经理也曾占据行业重要一极。8年以前,A股几乎所有大中型基金都有价值风格的投资经理,前二十名的大型基金公司多数有价值投资风格组的设置安排。而如今,其中的相当数量人才或外流、或离职、或转岗,已经离开公募资管的“江湖”,不少公司里价值投资组已“边缘化”。

深圳一家大型基金曾经以“价值投资”闻名市场,多年以来,曾经走出了许多任知名的价值风格投资总监。这批当初的领军人才大多已经转至私募行业、或在其他金融机构担任高管。今年以来,该公司旗下偏股基金最高收益率仅为30%出头,与业内50%至60%左右的一线水平相去甚远。与此对照,从该公司离职的一位私募基金经理今年年度收益已达50%。

上海亦有两三家基金管理公司当年有几位颇负盛名的价值型投资经理。但其中大多数已经在过去两三年内退出公募基金行业。有一位价值风格的投资总监前年年末离职,恰好走在了价值型风格复苏的前夜,让人扼腕。

北京的一家著名的基金公司,当年亦有不少价值型风格的投资好手,也曾为公司挣下不错口碑。遗憾的是,这家公司的人才在前几年经历过一次大洗牌,当时相对业绩靠后的价值型基金成为重灾区,人才纷纷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