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国改落地全面加速 国企频频出让控股权

近期,地方国企改革落地呈加速之势,上周,上海、深圳国改概念股持续活跃。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共有62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其中38家为地方国企,北京、天津、深圳、山西、云南等地国企停牌数量较多。

地方国改落地全面加速
地方国改落地全面加速

业内人士指出,整体来看,未来国企混改呈三大趋势:即国资不追求绝对控股,重视与新进合作伙伴的战略协同,加大核心员工持股比例。未来,混改步伐会进一步加大,商业一类竞争类企业进一步让出控股权将成为趋势,但同时应加强评估,严防国资流失。

地方国企频频出让控股权

“目前,省级国资委所出资企业及各级子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到47%。越来越多的竞争性企业在混改中进一步调整股权比例,促进企业形成了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国资委一位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不少企业在混改过程中通过探索实施经理层市场化选聘和身份转换、员工持股等,推动企业形成了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浦东科投混改无疑成为了地方国企改革的新标杆。

7月12日,上工申贝、ST新梅、万业企业同时公告称,6月浦东科投召开股东会,上实资产、浦东投控分别将其持有的浦东科投10%、1%的股权转让给宏天元创投。上述事项完成后,宏天元创投持有浦东科投51%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朱旭东、李勇军、王晴华等浦东科投管理团队通过宏天元创投控制浦东科投,成为其实际控制人。本次权益变动前,上海国资委与浦东国资委合计间接持有浦东科投60%股权;变动之后,国资方面合计持股比例降至49%。

“本次浦东科投混改加码,让渡国资控股权,具有地方混改标杆意义,体现了本轮‘真混改’强调‘注重提高社会资本在国企中权利’的内在诉求。”华创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君表示,2014年,浦东科投混改便是国内最具有体制激励优势案例,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依托上海功能定位,将市场化与团队专业化的经营理念融入国企,本身就是一次重大的尝试与突破。而本次混改力度进一步加强,国资让渡控股权与社会资本接棒管理,将为公司进一步市场化带来新动力。未来公司通过依法行使股东权利达到改善公司经营管理,进而提升盈利能力与价值可期。

而被喻为混改突破性样本的云南白药模式更是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6月28日云南白药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已办理完成增资引入江苏鱼跃的工商变更登记,其注册资本由30亿元升至33.33亿元,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江苏鱼跃分别持有其45%、45%、10%的股权,并分别将向董事会提名2名、2名、1名董事。本次变更登记后,白药控股及云南白药均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企业。

招商证券认为,据测算,新华都去年年底以253.7亿元增资白药控股至50%,相当于对白药控股持有的云南白药股权作价253.7亿元,相当于在当时云南白药的股价(去年停牌价格)基础上折价15%;本次鱼跃集团以56.38亿元增资至10%,同样相当于对白药控股持有的股权作价253.7亿元,意味着在当前云南白药的价格基础上折价34%,对于鱼跃集团而言,非常划算。

过去的地方国企混改,几乎都是国资委占50%以上股权。而云南省此次混改,不仅一开始国资只占50%,后面更是退让到45%,民营资本占到55%,力度之大极其罕见,表明云南省国资委对此次混改的重视,以及充分放权的决心。短期来看,后续员工激励等方案的出台可能加快。

此外,天津市在国有股权的让渡上也颇为开放。

6月6日,在天津融洽会期间举行的“天津市国有企业混改暨海河产业基金推介对接会”上,天津市国资委副主任杨宏彦表示,天津市要引入真正的战略投资者推进分类国企改革,在竞争性国企股权结构改革中,国有资本可控股也可不控股。对接会中,天津推出40多家市属集团的194个国企混改项目,预计引入资金1100亿元。

其中,股权开放的力度很大:明确投资者持股比例可不低于50%的项目占到三分之一以上,明确投资者持股比例在30%-50%区间的项目占到55%。例如,一商集团明确国有股权保留35%,战略投资者控股55%;天津医药集团引进1-2家战略投资者,让出国有绝对控股权,引入资金100亿元。

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表示,上半年混改的推进依然存在步调不一致等问题,在深改组发话“允许改革有失误、但不允许不改革”的定调下,下半年混改尤其是地方混改将进一步提速,范围和尺度都将更大。未来引进增量与存量出售应进一步相结合,按一定规则和速度降低国有股权比例,出让控股权的案例将进一步增多。

混改落地实施仍显谨慎

混改提速,一些省市更是明确了混改的量化目标。

近日,深圳市印发了《深圳市2017年改革计划》。计划提出:实施管理层核心骨干持股、资产重组,大力推进市属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2017年内推进10家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力争完成4家-5家。

6月15日,上海市国资委发布《关于地方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第一批员工持股试点的通知》,公布了第一批试点名单共四家企业,分别是上海电气国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齐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久事智慧体育有限公司、上海新金桥环保有限公司。

山西省出台的《关于省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提出,原则上该省省属企业集团层面持股比例原则上可以降低到51%,经过省委、省政府的批准甚至可以让出控股权。集团公司层面以下二级公司不设股比限制,只要有利于国有资本增值,有利于山西经济发展,都可以进行混改。

国资委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省级国资委监管的各级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数量较2016年底增长3%,126家省级国资委监管的一级企业集团层面完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

地方国企混改落地正在提速,但从A股市场中,国企股权转让案例来看,混改的实施仍显谨慎。

牛牛金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发生的71起股权转让中,转让给民资的仅8家,其中,有两家停止实施,另有1家未获通过。上述转让给民资的8家企业中,万丰锦源入主长春经开;金昇实业接盘新疆城建成为新控股股东,并将置入卓郎智能;永辉超市五度举牌中百集团持股比例达25%等案例成为落实混改的典范。停止实施的为捷成股份参与认购湖北广电非公开发行股票以及特华投资收购辽宁成大7.68%股权。未获通过的为钢钢网计划入股杭钢股份。

央企业智库联盟秘书长彭建国认为,改革已进入加速落地阶段,此轮改革强调“国民共进”,共同发展。在深改组会议要求下,未来混改步伐会进一步加大,商业一类竞争类企业未来进一步让出控股权将成为趋势。但他强调,对于有着优质资产以及核心技术的好企业,仍要保持控股权,在混改加速的同时,要做好评估,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第一要位的。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地方混改会在允许的范围内更加活跃,对于一些非国计民生、非战略行业以及国有成分鼓励退出的行业,都可能出让控股权,出让国有控股权可以激励新股东的参与,增强企业活力。但国资监管部门需重点关注在出让控股权后,国有部分是否会受到控股股东损害,或者国资少数股东的角色被控股股东利用等问题。“在推进混改过程中实际上都还是比较谨慎的,大家在观察政策。”他指出,上市公司层面如果没有相应的话语权,对于自主性更强、决策力更高效的民资吸引力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