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市场涨跌 保持定力坚持市场化改革不动摇

要对政策的市场解读、传导机制、股价效应进行预判,保持政策的前瞻性和相机调节性,同时避免事关市场发展的根本性制度在方向上“左右摇摆”,使市场能形成稳定的政策预期。

理性看待市场涨跌
理性看待市场涨跌

自2015年7月初股市异常波动至今已倏忽两年,在这两年时间里,社会各方对股票市场的发展进行了诸多反思。从现代经济学的角度看,股票市场运行是参与各方博弈均衡的结果,投资者、社会及监管机构应归位尽责,以理性、务实的态度建设性地讨论问题,共同推动股市的改革、创新和发展。

股票投资是一项有千万民众参与的复杂经济活动,分享的是少数公司的高成长机会,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即使在发达的美国股市,过往30年的所有收益也仅由25%的公司产生。近来美股的持续上涨也主要是由脸书、亚马逊、苹果、微软和谷歌组成的五大科技股(媒体称之为FAAMG)所推动。投资者应对参与股市投资有清醒的认识,不能不切实际地指望所有股票都能上涨获利。市场运行的最后结果必然是有人盈利有人亏损,有股票上涨也有股票下跌,这种分化正体现了市场的定价效率,而普遍性的涨和普遍性的跌反而是市场不成熟的表现。

当下,面对股票市场上瞬息万变的价格、纷繁复杂的信息以及强烈追求收益的欲望,整个社会的心态浮躁。股市一涨,社会及媒体一片欢呼,仿佛所有的问题都得到解决,恨不得只争朝夕立马涨到万点。股市一跌,就仿佛世界末日来临,大骂企业IPO圈钱,管理层无能。所谓“一根阳(阴)线改变情绪,两根阳(阴)线改变观念,三根阳(阴)线改变信仰”,调侃的就是这种现象。

价值投资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曾说过:“市场短期是一台投票机,但长期是一台称重机。”股价的短期涨跌更易受市场参与者情绪、心理预期、风险偏好、交易活动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具有不可预测性和复杂多变性。面对市场短期的涨涨跌跌,社会和媒体应“不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股市涨跌不是生活的全部,更不是中国经济的全部,过往10年里A股曾涨到6124点,也曾跌到1600多点,但都没能影响中国在2010年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股市的“指数拜物教”可以休矣。

股价的涨跌起伏本是市场常态,监管机构应顶住压力,保持定力,坚持市场化改革不动摇,深入推进依法从严监管。

一是要厘清职责边界。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是监管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但这并非意味着监管部门能决定指数涨跌。事实上,股市涨跌受到国际经济金融环境、国家货币金融政策以及市场交易行为等多种因素影响,将股价涨跌、投资盈亏全部系于监管部门是不公平的,也是其无法承受之重。监管部门的真正职责是维护市场“三公”原则,确保中小投资者不因其弱势地位而被欺诈和掠夺。

二是要严控杠杆风险。全球股市动荡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高杠杆交易是股市暴涨暴跌的重要“催化剂”,也是酿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主要推手。要严防杠杆资金、场外配资等死灰复燃,确保市场不因高杠杆交易行为而发生非理性的暴涨暴跌,影响金融系统的稳定性。

三是要做好政策预判。监管部门还担负着完善基础性制度建设,推动市场发展的重要职责。要对政策的市场解读、传导机制、股价效应进行预判,做好沙盘推演,保持政策的前瞻性和相机调节性,同时避免事关市场发展的根本性制度在方向上“左右摇摆”,使市场能形成稳定的政策预期。

四是要坚持改革不动摇。明代散文家归有光曾言:“天下之事,因循则无一事可为,奋然为之,亦未必难。”监管部门应坚持改革不动摇,坚定推动股市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的进程,引领资本市场行稳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