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电”呼之欲出? 电力业务整合是最大“障碍”

端午节后,中国神华与国电电力纷纷发布拟筹划涉及公司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国神电”呼之欲出的合并猜想。相比于上一次神华与大唐仅停留于传闻层面的合并消息,本次两家巨型央企旗下子公司的双双停牌,让外界对两者合并的信心大幅提升。在双方传出合并传闻后第一个交易日,神华H股即实现2.72%涨幅,报收19.66港元,而国电电力港股控股公司国电科环则在6月5日股价上涨17.17%,报收0.58港元。

中国神电呼之欲出
中国神电呼之欲出

但就官方层面来看,两家企业目前尚未就合并传闻给出确切答复。国电电力投资者热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上市公司收到的是集团下发的重大事项的文件,其中并未提及具体重组事宜。而神华集团董秘办相关人员同样也对媒体表示,目前上市公司没有新的信息,仍以停牌公告为准。

电力业务整合是最大“障碍”

虽然官方目前尚未证实这一合并传闻,但从神华与国电各自的企业情况及煤电产业环境来看,双方实现重组的可能性极高。“随着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宝钢与武钢等的合并完成,国企整合同类项企业的改革已卓有成效,目前国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告诉记者,本次神华与国电的合并,就符合国企改革第二阶段的发展思路,即从产业链整合出发,通过平衡产业链上下游及风险控制,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而从近年来煤电企业频发的利益之争来看,平衡产业链上下游利益,平抑煤价,推进电力改革也是国家面临的迫切任务。

从五大发电集团一季度运营情况来看,火电业务亏损加剧,利润同比下降119.7%。而38家上市电企公布的一季报显示,19家电企利润同比下滑,16家电企净利润亏损。

“从煤电改革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神华和国电的合并属于产业链的上下游整合,两者业务匹配度高。”厦门大学能源研究院院长李宁表示,神华可以通过降低自身火电业务的利润来平衡成本,但对其他火电企业而言,由于成本走高,不少从去年已开始大幅亏损。

从这个层面来看,总资产已过万亿元的神华与五大电力集团之一的中国国电进行合并,其组成新集团的资产规模将超1.8万亿,对整个煤电行业影响巨大。山西今日智库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薛文林告诉记者,本次合并对行业最大意义在于会对平抑市场煤价起到作用。“神华不仅是全球第一大煤炭企业,也是全国排名前五大的发电集团,而国电在五大发电集团中排名第三,两者合并后,神华的动力煤将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内部调拨使用,其煤炭对市场供应的减少,将有效平抑市场煤价波动。”

同时,中国神电的推出还将进一步改变中国电力产业的格局。就电力行业发展来看,截止到2016年底,华能集团以10028亿元的总资产位列全国电企之首。但中国神电一经问世,其将以1.8万亿的资产规模超越华能,成为本土第一大电力企业。

王红英认为,中国神电的问世也将进一步加速煤电产业的整合速度。“未来煤电行业竞争将是大的煤电集团之间的竞争,小企业如果不参与整合将会因丧失市场话语权而淘汰出局。”

中国神电对煤电产业的重大影响,也让其整合方案成为市场关注焦点。日前就有五大电力集团人士向媒体透露,两者合并可能涉及的重组方案或为合并同类项。

参与过多起能源行业并购重组项目的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贵生告诉记者,就他的经验来看,在国企重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人事问题。

薛文林告诉记者,目前神华和国电在人事安排上问题不大,一个缺董事长一个缺总经理,双方目前的整合难点是电力业务。

“神华和国电在煤炭方面的整合难度不大,国电的煤炭业务本身不是强项,可能将这部分资产划拨给神华。但在电力方面,神华发电业务也很强,目前是国内第五大发电企业,国电总资产则在五大电力集团中排名第三,所以在未来发电业务的整合上由哪个团队主导则是关键。”薛文林说道。

考虑到两家公司的整合还涉及上市公司资产,所以未来如何进行业务的划拨重组,还有一系列合规性问题需要应对。

根据神华和国电2016年年报数据,神华发电业务去年营收698.5亿元,占集团整体销售的38.14%,而国电去年发电业务整体营收507.24亿元,占集团整体销售的88.39%。

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告诉记者,考虑到本次重组双方的业务结构,未来重组一定要处理好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关系。

撬动煤电产业变革

对于两大集团的合并行为,有国企高管表示,政府希望通过合并后的企业强化驾驭反复无常的煤炭及能源市场的能力。但在对两大煤电央企的合并能否在行业引发鲶鱼效应,推进电力改革的问题上,行业对此则有不同观点。

李宁告诉记者,煤炭和电力产业本身都已处于规模化的成熟阶段,两个产业共同面临的产能过剩问题,都要求其要通过兼并重组来解决发展问题。对此,神华与国电两大央企的合并,势必会通过规模效应提升国企的质量和水平。“中国神电一旦成立,将超越华能成为第一大电企,这也有可能引发煤炭和火电行业的兼并重组,同时风电、核电等可再生能源的重组也将提速。”

在能源行业的具体整合方式上,王红英表示,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是目前央企重组的主要方式。“产业链的整合有利于整个行业优化资源配置,提升效率,减少上下游企业间的恶性竞争,稳定行业秩序。”

但薛文林对此则有不同观点,他告诉记者,煤电联营并非新概念,此前早已在地方煤电行业中大量出现。而在煤电行业改革中,也有中煤大量并购同业企业的模式。

“产业链的整合有利于优化企业成本,增强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而同类项的纵向业务整合,能有效强化企业在细分行业的竞争优势,在经济发展向好的时期,这类企业的盈利表现会更好。”李宁说道。

与此同时,中国神电一旦成立,其未来在国际市场拓展中的并购风险也应引起注意。

薛文林告诉记者,神华作为万亿国企,其巨大的市场体量就让其在多年的海外投资中阻力重重,目前其海外拓展均以失败告终。对此,薛文林认为整合完成后,中国神电在未来国际业务的拓展上或将面临更大阻力。